抗极端,挺中庸,是当前大马的热门话题;只是,看上去,似乎华社的热情比他族 更为热烈。尽管如此,做为一种处事或人生態度,中庸之道自有其一定的价值,如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Aristotle)、孔子或伊斯兰,也有提倡中庸 之道。中庸之道与讲诚信、著民本、守秩序一样,均是传统社会的基本伦理项目;只是,也应看到中庸之道並不必然等于公正或明辨大事大非。若没有人道主义精 神、人权、理念或法治做为基础与指导原则,中庸之道也有可能劣化为「和稀泥」,混著过、不认真对待或解决问题。

广告

在多元族群、宗教群的大马,「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恕道,恐怕比中庸之道还重要。提倡普世伦理的学者与宗教人士,便多认为恕道是处理教际关係的黄 金定律。就现阶段的大马言,要使中庸之道成为实现社会和谐的手段,尚须配以更重要的公平施政及公平对待各族群;若否讲了等于没讲。

中產巩固民主

进而言之,在现代社会,由于盛行比较,信息也较易取得,故要落实中庸之道,还必须打造一个中间大、两边小的中產阶级至少占到收入阶层40%或以上, 蛋形社会结构,才有落实的基础。此点,古人早已有言「仓廩实而知礼节」、「有恆產,方有恆心」,有一定资產的人,行事才会较多顾忌,较投鼠忌器。也因为如 此,政治经济学者多认为,打造中產阶级,是巩固民主的基础条件,缺乏强大中產阶级的民主,也多是较不稳定或素质较低的民主。

显见,中庸之道並非只是个空洞的口號或理念,而必须有相应的社会基础,才可能落到实处。与此同时,要人民守中庸之道、奉公守法,除了公平施政、公平 待遇、打造壮大中產外,还有两个必要条件,一为法治,二为「清明政治」。一个国家若仅有法制而没有法治,或是用霸道手段来占法治国,利用有违基本人权的严 刑恶法来压制人民的合理合法的基本人权与利益;那么,人民就无法守中庸之道。实则,连著重中庸的孔子与孟子也强调,为政者必须以身作则,行仁政、王道,才 能让人民心服口服。若否,人民是有革命的权利的。这也是何以,现代人谈民主,也多与法治结合一起谈。没有建立在人权基础上的法律的统治,人民就不会遵守中 庸之道。因为,那等于是做顺民,而非有苦必诉的公民。

有道是政者正也,或上有所好,下必从之。若执政者不奉行勤俭节约,而好大搞派场,舖张浪费,自也不能要求人民遵守中庸之道。更重要的是,若执政者滥 权,以权谋利,有贪不反,有腐不肃,谈中庸之道也只能使人感到犬儒,啼笑皆非。今天,中国与印尼的新领袖,均提倡反腐倡廉与奉行勤俭节约,这两个一体两面 的运动也是建立和谐社会的基本条件。

就马来西亚而言,敢敢反腐打老虎,可说是当务之急。当然,要打老虎,也得严以用权、公正用权,而非选择性地用权来打压政敌或异议者。一个国家的领袖 或显要人物,只一昧空谈中庸,不正视根本的问题,如过度的贫富不均、朋党横行、霸占法律欺民压民,大搞威望项目、金权政治当道、公器私用;又如何落实中庸 治国?它只能沦为口號治国。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