琢玉者

广告

最近,我一直在医院陪患病的妈妈。医院病床紧张,大多数晚上,我要睡在折叠床上。

一天晚上,我发现过道有空出病床,于是我就溜出去霸占了一床,妥妥的睡了个好觉。昨晚,我看到楼道又有空床,于是拎个毯子又去睡了。不知是枕头的原因还是灯光的原因,或是冥冥中有股力量告诉我,换床!果然,半夜12点的时候,妈妈因为不能躺卧,就把自己的床给我睡,她自己靠在椅上睡了。夜半醒来,楼道那张我睡过的床已经有了病人。当时我暗自庆幸我能及时换床,否则被护士姑娘赶走是有多不好意思。

清晨与妈妈闲聊的时候,才得知新进的,看起来才20来岁的年轻病人是之前那个大爷的儿子。那年轻人一住进来就在打吊瓶,护士来来往往在他的病床转,一会儿说需要这些,一会儿需要那样,情况似乎有点紧张。

接近中午的时候,护士又来到那小伙子的病床前,他看起来很虚弱,甚至不能自己翻身。于是,我闭上眼睛,默默为那年轻人的健康祈祷。才诵读了几遍祷文,护士和医生都挤进病房,因为那年轻人吐了好多的血。然后就听到护士说他们已经无能为力,病人要被退回家去。病人的父亲听到这个消息,不知所措地坐在病床边,满眼的落寞和无助。护士再次问那老人,是否愿意叫车把儿子拉回家,老人沉默不语,他似乎有些不情愿,迟迟没有给予回应。这时,坐在床边的年轻人发话:“叫吧!”很快,这个年轻的病人随着车子离开了医院,护士说,他未必能坚持到家里。也就是说,他可能在路上就没有了呼吸。

不够十个小时的时间,我在旁目睹了一个年轻生命的消逝。目睹一个老人不得不面对自己年轻的儿子离开。这些让我想起我亲爱的爸爸和我尊敬的老师。他们都是在这家医院被宣告不能救治而后不久就离开人世的。这些事情的发生到现在还不足3个月,我心里的悲伤,一下子被触发,不禁潸然泪下。

20年前,我的表弟车祸去世。10年前,我的爷爷过世。他们的离去给我带来无尽的悲伤,因为我不知道表弟和爷爷去了哪里了。不知道有多少个早晨,我是从哭泣中醒来的。往后的日子里,我慢慢学习到,人死后会去往另一个世界,灵魂会在另一个世界继续进步成长。为死者祈祷,可以帮助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中获得进步。曾经有人问过一个心理学家,他是如何看待那些身患重症的孩子的,参加心理团体活动对他们还有什么意义,因为生命即将终结。他说,“我并不把死亡看做结束,生命并不仅仅是肉体的存在。”

广告

在漫长的灵性探索后,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