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胡万鐸[/highlight]

广告

马来西亚的华教发展,一向自力更生,一路走来崎嶇难行。英殖民地时代,虽然曾颁布《1920年学校註册法令》,规定学生10以上的学校必须註册,但无阻华文教育的发展;即使1925年又颁布《註册学校津贴条例》,因条件苛刻,不利华教发展,而被华社拒绝。

二战以后,华校在广大华裔族群的努力下,得以全面復办发展,而南大也在陈六使的號召下于1954年创办。显示华教已发展为一个由小学生至大学的完整 母语教育体系。《1952年教育法令》,规定马来亚境內只能设立以英、巫文为主要媒介语的国民学校。以及1956年所谓「火炬运动」也不以华校作为华裔儿 童入学登记,无不以达到消灭华教、华校为目的。在华教处于生死存亡时候,幸得刚成立不久的董教总在林连玉的领导下带动华社民眾,力挽狂澜,使殖民地的诡计 不能得逞,终于失败。

马来亚独立后,以为华教得以自由发展,因为国家宪法明文规定各族人民享有自由学习母语的权利,但是华教却在暗流汹涌中挣扎求存,受到更严厉的打压,尤其是《1964年教育法令》所提的「最终目標」,及法令21条(2)都是威胁华教死亡的绳索。

1962年改制风暴席卷全国各地华文中学,不接受改制的成为华文独立中学,从此以华文独立中学处于半死不活,惨淡经营,学生人数只有2万多。许多独中至1972年代,由于政府允许小六直升中学,而没有生源,处于濒临关闭状態。中马及北马一带独中影响尤巨。

独中突破重围

为了打破困局挽救独中,霹雳州首先发起「復兴运动」,並由董教总推动发展至全国,成为全民的醒觉社会运动。董教总也接受霹雳州建议书,发布了歷史性 的文献《华文独立中学建议》提出独中具有指导性的「四大使命与六大办学方针」,从此全国60间华文独中突破牢笼,呈现欣欣向荣的气象。

广告

根据董总首席执行长孔婉莹指出,近10年总共有7个州属的独中学生增幅超过50%以上,包括雪兰莪(93%)、霹雳(78%)、檳城(73%)、森 美兰(73%)、吉打(68%)、砂拉越(68%)和吉隆坡(51%),而以雪州4所独中生增幅最高,以2005年的4102人至2014年增至7925 人,共增加3824名学生(93%)。

如今国內60间独中的学生人数已由復兴运动前的2万人,到2014年达到7万9264人,增加几乎6万人。今年报名新生更是踊跃,柔、雪隆、霹雳及各州都满堂红,一席难求,许多学子被拒门外。

何以近年来独中受到家长的追捧,我认为有以下几个原因

(一)对政府的教育政策失望

我国自独立以来,教育政策几乎隨著教育部长的喜好,而隨意改变,没有一套长远的教育制度,令家长及老师从无所適从,以近年来,马哈迪年代,为了提升 英文程度,主张英语教数理,实施了一个时期,又被后来者取消,回復以国语为媒介语;前两年又提议取消初中评估考试(PMR),取而代之的是「校本评估 制」。教育的朝令夕改,令人无法接受。

国中教育的缺陷

(二)成绩优秀生无法进入我国国立大学

由于行政偏差,或种族歧视,华裔成绩优秀生,不论你考获多少个A,都无法被录取你要选择的大学,甚至于落榜。这些优秀生经过多方爭取又是没有派到自己喜欢的科系,只好选择到海外深造。

(三)国中纪律差,独中纪律严。

根据一些家长反映,国中只照顾优秀班,成绩差的班级则被喻为放牛班,得不到老师的照顾或关怀,造成许多学生旷课,蹺课的现象。学校也產生许多纪律问 题,如有班霸、学霸的出现,报章也常报导欺凌学生。家长对此甚为介意,可能被欺侮的是自己的孩子。而独中则不会出现这种问题,不爱读书的孩子,至少在独中 学会做人的道理。

(四)独中注重成人成才

独中长期以来稳健发展,而且课外活动多元化,一般的家长也不再只是注重孩子的学术表现,也关注孩子们是否有参与课余活动。读书不好的学生,也可在课外活动展现他的才华。

(五)读独中出路广,多一份保障

独中办学方针多元化,注重华文、国文、英文,成绩优异不怕没有出路。邻国新加坡,就往往来马挖掘人才作为己用;同时近年来家长开始重视技职教育的发 展及其潜能,独中除了注重学术成绩,同时也是在未来报读台湾各类技职教育科系的主要管道。因为独中多元化的发展,为子女將来的出路多一份保障。

(六)提供奖贷学金

独中除了升学管道多元,隨著经济的改善,以及不乏奖贷学金的申请,协助贫寒学子深造,减轻父母的负担,这也是使到家长更积极地让子女报读独中。如果 独中生报读本地大专院校时,国家高等教育基金也接受独中生的申请,甚至有不少的国外大专也提供豁免25%学费,吸引优秀生报读。

教育是改变一个家庭命运的渠道,许多弱势群的家长,都会以「再穷也不会穷教育」的理由坚持让自己的儿女报读独中,就是让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打好中学基础,有一天到国內或国外接受更好更高的教育,脱离贫困,也可为社会为国家服务,造福人群。

独中未来一片光明!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