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丹

广告

我们相遇在一个医学工作坊,获知你的一段过去,让我铭记至今,并决定把你这段动人的故事写出来。当你以很轻松淡定的口吻一一道来,我不得不由衷地佩服你的坚强与正面。这位了不起的妈妈,在我还没把你的故事分享出来之前,请接受我为你一弯腰,致予你无上的敬意。

虽然事情已过去三年了,但对你来说所发生的一切,依然是历历在目,烙印在你身上的每寸肌肤,每个细胞,永远是忘不了的。三年前,你那还未满一岁的宝宝终究敌不过死神的召唤,到天上当了天使。你还清楚记得当初怀她的时候,小小的生命在你的肚子里一天天长大。

每天你都会对她说上好多好多的话,每分每秒都在期盼她的到来;她是你心头的一块肉,你在这世上的唯一希望。当然,九个月之后你顺利产下了这个宝贝,万万没料到的是这孩子一出世体型就很小,是先天性就有缺陷的宝宝,很容易受细菌感染并无法正常进食。为此,宝宝一开始就得留院,大部份的时候满身都得插上管子输送氧气,每两天抽血检验,每周得打强心针,灌药,每晚都得依靠医生开的安眠药,好让她能安稳的睡上几小时并减轻她身体的痛楚。。。等等。打从娘胎堕地她就得受这一切肉体的磨难,是注定的吧!我听你娓娓道来,但从你平静的脸上,反而让我更为你和这孩子的遭遇感到刺骨般的痛。

你就每天这样进进出出医院,不分昼夜,不辞劳苦,只一心祈求宝宝能受少一点的痛,自己再累再苦都不足挂齿。这样的煎熬持续下去,反复出现在宝宝身体的不适也愈来愈频密,让你深知宝宝的情况是很不乐观了。每一天你都得眼巴巴地看着宝宝受苦,而自己只能无助的喊医生或护士;日子长了,医院里的工作人员也就没闲再给你或宝宝更多的关注。对他们而言,只不过是例行工事,有病的人多的是。渐渐地,你好像开始明白你的宝宝是不可能痊愈的,是时候该放手,所以你在深思熟虑之后作了一个很勇敢的决定;你要求医生让宝宝在毫无疼痛的状态下慢慢的离去。每当回想这一段的时候,我都很心痛,眼泪就徐徐落下了。

一个妈妈含辛茹苦的将这小生命带来人间,满是欢喜的迎接却也得咬牙切齿的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并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要求医生结束自己宝贝的小生命,好让她早些脱离苦海。

这种痛,作为妈妈,是注定要承受一辈子的。

广告

结果,宝宝就在你的怀里,呼吸变得越来越微弱,而你一滴眼泪都不敢掉,深怕宝宝会因为你的不舍而无法安稳的上路。你在心里不断地念着宝宝的名字,反复叮咛她不要回头,妈妈送你到没有痛的地方, 忘掉今生, 一切重来。待医生把手搭在你的肩膀,意谓着宝宝已走了,并将她从你的怀里抱起,你才如梦初醒。那时候的你,没有竭斯底里,也没有捶心钝肺,你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着,而你的眼泪在这个时候才有如缺堤般一大串一大串滴滴答答地下个不停。我想这就是世人所说的哀莫大于心死吧!

由于家公家婆还健在,所以家人都反对把宝宝领回家里办丧事,怕霉气会带给他们俩老,得直接在医院把遗体处理,火葬后连骨灰也不能带回来,得安放在寺庙里。作为母亲,但同时又是别人的媳妇,太太,你是没权吭声的。这可怜的宝宝自出世就没回过家,现在连死了也不能把灵位安放在家里,对那些人而言这是传统的习俗,没有任何人能不跟从,所以你的感受似乎都被所谓的家人漠视了,就连你的先生也与他们一般见识,只是劝你别再难过了,以后可以再怀上,反正大家还年轻。

对你而言,孩子已经走了,生命的重也不外如此,形式上的一切就显得格外碍眼,所以你什么都不再计较。之后你坚决把离婚办了,自己搬到别处安静的生活。

你的这段过去启发了我对生命的另一种认知。原来当了妈妈的女人真是不简单,尤其当面对孩子病重时的无助却不的不保持镇定,还得勇敢的放手。这种勇气,所包含的爱是对生命的无惧,而对孩子的眷恋就当然不在话下了!如此伟大的爱,想毕只有当了妈妈的女人才能更明白其中的典故吧!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