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萧悦寧

广告

以前,我十分羡慕韩国人拥有上街示威的自由。刚来留学时,就在大学路目睹反对开放大米入口的农民佔据半条马路,在舞臺上用尽各种恶毒字眼辱骂当时执政的卢武鉉总统。街道两旁有交警维持秩序,手持盾牌的警员也衹是严阵以待,並未使用暴力对付示威者。

后来,反对进口美国牛肉的烛光示威更是让我欣羡不已。有一天坐巴士回家时刚好经过光化门,我特地提前下车穿过示威区,感受一下现场的气氛。韩国民眾扶老携幼出来抗爭,但现场一片祥和。既有丰富多彩的文化表演,也有各种演讲、大字报等为民眾解惑。当然,那时候的政权已经易手,示威人群最终还是被警方强行驱散。不过,从市府广场一路延伸到光化门的那一片「烛海」,至今仍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

有道是「各有前因莫羡人」,韩国人能享有这种自由,能如此团结抗爭,那是过去数十年、甚至百年来纍积而成的经验,但凡夫俗子就是这样,就算知其「前因」也难抑欣羡之心。

然而,经过这次的「Bersih 4」,我已经不再羡慕韩国了。反之,我为自己的同胞感到无比骄傲。儘管外界有各种质疑,从参加者民族比例到这些人是否真的有民主素质等,负面批评不绝於耳,但我这个身在海外的游子依旧要为勇於上街表达意见的同胞们鼓掌。

净选盟的诉求非常清楚,参加集会的群眾就是支持这些诉求的国人。你可以用种族来为参加者分类,但我也可以用「支持贪污腐败与否」作为判断的標准。聚光灯照向何处,决定了你看到的会是什么东西。大家都在错误中学习,人人都从经验中汲取教训,我看到的是从过去几次大集会到现在的进步。所以,我选择为同胞们鼓掌,为我的祖国加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