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舒少少

广告

从来都知道芙蓉的代表美食是烧包,而每一次路过芙蓉,从收费站进入芙蓉买手信,最靠近的也就是烧包城。

最近常常去芙蓉,合作单位的同仁们很热情,也努力地推动芙蓉的美食文化,每一次参与工作,都会收到一盒烧包当手信。芙蓉人说,他们买烧包,大部分老芙蓉都只爱沉香路的「亚洲烧包」。

案子做了几个月,我们吃了整百粒芙蓉人推荐的烧包,如味蕾洗脑,几乎忘了其他芙蓉烧包的味道了。

听说所有芙蓉烧包都来自同一源流,80年代由一位老妈妈研製,再由儿孙发扬光大,现在平分天下。念旧的芙蓉人,却还是喜欢光顾这家老店。

哪天有机会再吃其他烧包,才有机会做比较。这老字號的烧包,其实皮比较厚实,馅料感觉上比较少,味道是传统的,口味也比较少。新一代的烧包,口味选择比较多,力求烧包外皮酥松效果,入口鬆化,里头肉丝多汁,是不同的口感。

同事们都是新一代食客,因为已经被新字號的多馅薄皮烧包俘虏,遇到传统老字號反而觉得口感不及,这是少见的后浪盖前浪现象,这让芙蓉人觉得我们这些外地人不识货。

广告

於是让人想起澳门葡挞,安德鲁和玛格烈的事跡,前者始创后者发扬光大,锋芒尽盖前者,虽然玛格烈开在市区,但不少人还是不辞劳苦前往比较僻静的安德鲁老店去追寻原味。亚洲烧包也一样,每一天都有芙蓉人排队支持,店家有麝自然香的態度笑迎时代洪流,全心应付老知音。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