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冯久玲

广告

台湾歌手罗大佑之前向太阳花学运致敬留下的名句「不分蓝绿,只要黑白」,这句话对马来西亚最近的黄红集会对决也很应景。

黄色集会是由有多年歷史的净选盟(Bersih) 第4次號召的全民大集会。Bersih 4重申对乾净选举、重建社会公平公正制度、杜绝贪污滥权等的诉求。Bersih 4也要求一个丑闻缠身、领导无方的首相下台。

隨 著国內的政治形势的变化,这个运动继续团结在城市的马来西亚人。上街集会的文化逐渐成形成熟,己可以看到有些人一家大小,有些人三五友好,也有很多是自己 一个人,自愿自发,想尽办法,必须走向集会地点,参与和支持,表达诉求。我参加了三次Bersih的上街集会,第4次不在国內,未能出席。这次集会很多朋 友告诉我「我们都去了」,然后很坚决的补充说,「必须去」。 有过白色恐怖经验的老一辈,也因前首都马哈迪的出席,鼓起勇气一起上街,事后都自豪的和朋友相告「我去了」。那两天的短信、微信不断,一直传来种种大家在 现场的情况。很肯定,去的人都是自愿去的。

916的红色集会在「团结大马」的空口號下上演了一场挑衅种族仇恨的闹剧。最显见的当然是举 办者有嫌疑公然利用政府(不是政党或组织)资源,把在城外的马来同胞送到首都,利用这些无辜的民眾来搭建一个场景,上演了一场「我族至上,我是主人」的种 族挑衅大龙凤,要向大家传达「我也有能力號召大量的支持民眾」的信息。媒体访问了不少人,得知许多的「出席者」是「被出席」的 。前首相马哈迪也坦言看不出916集会的目的。

罗大佑用他那嘶哑的嗓音在台北总统府前广场唱出台湾民眾的心声,他以歌声传达希望消弭对 立、撕裂的诉求,希望社会能明辨真相,不要被政客愚弄和分化。台湾在亚洲民运有被模仿的张力。是的,近年的民运、学运站在前台的己不在只有社运人士,歌 手、㙯人、律师,还有一般民眾,包括退休的安娣、连最保守的生意人也都来了!不止是参加者多元化了,集会也善用现代的多元沟通工具,並建立各种识別方 式,T-恤、 帽子、主题音乐和歌曲,加上互联网上的种种创意平台,多元化、多渠道进行的运动在全国甚至全球铺开。这些运动通常会利用一种鲜明的顏色来定位,来代表运动 的诉求和斗爭(cause)。
顏色的意义很大,很有感染力。但是任何的一场斗爭必须建立在先辨黑白——是非黑白——的前题上。运动或游行是要建立 在能辩是非黑白的基础上来团结群眾,让民眾能够心连心的团结在共同的诉来下,一起释放大家的情感,不管是热血沸腾或低迴哀伤,我觉得都是一种集体的心理治 疗,通过文明合法的集会 向当权者表明立场,坚决抗议,提取力量来延续运动。

上个星期,烟霾导致马来西亚天气恶劣,天空是灰的,也很应 景,像是暗示部分人黑白不分的状態。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政治游戏也一直是这样玩的:执政党出现危机必製造课题转移视线,最好利用的就是去挑衅敏感的课题, 製造仇恨,创造一个假像,误导支持者,达到自己维权的目的。很大城市人己看透这种大学唾弃的政治手段。

广告

在民主社会,每个人都有权参加或 举办集会,但集会的进行必须合法。916集会马警方值得嘉许,警方说他们是色盲的,或者说哭 违规者会受到法律的制裁。马警方这次的表现在马来西亚国际形象上是加分的。一个集会不只是为了挺那个人或反那个党,去的人要清楚是非黑白,斗爭的目標是否 符合你个人的价值,支持或反对必须与终极目標相结合。文明的大集会不是某些人泄愤的工具。

没有一个社会可以被继续撕裂、对立、折腾。停摆很久的马来西亚经济在走向崩溃,再继续这样下去,谁都活不下去!我们知道脑袋里只有维权的人是不管这些的,不过世事一切会有其规律,马来西亚的国运被恶性政治所害,没有再一个10年是很难会有新春。

916 大集会躲在国民大团结的空口號身后,激进份子近行种族挑拨是对马来西亚各族和谐造成严重伤害,也肯定加深了对华人的感情伤害。那些偏激的语言是很刺耳的, 听了会很难受(虽然长久以来如此,不过我们上了年纪的也习惯了把听觉的频率调高,不要听这些噪音)。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別那么容易动气,我们辛好可以回到中 华文化的养份来提取力量,不和一小撮人计较。
有进步的是很多马来资深领导人和一些马来政党也在遣责这次由部分巫统人领导的集会。柔佛州苏丹依布拉欣殿下尤其表明其鲜明立场,柔佛州不容种族主义,他下令绝不容许有人在州內挑拨种族主义和播种仇恨,这些不良份子將被赶出柔佛州。

我 们这这次的滋事者应持什么態度;继续忍耐,有必要发声。中国成语有句「以直报怨」,也就是说要以实公告天下,把黑白的道理继续的去宣传,把很多歪理扶正。 另一方面我们保住元气,积极爭取,不要被少数不良份子影响,积极去做,加强族群互信的工作。互联网成功了年青人这方面的需要;各种我们首是马来西亚人(I am Malaysian a First) 的宣言广泛流传。

民主是建立在互相尊重,守望相助,合理妥拹的运作基础上的。  国家是属於大家的,马来西亚好,大家都好。马来人不好,国家也不好,华人也不会好。我个人的心情和大家一样。最后以罗大佑的「长征」与大家共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