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芙蓉12日讯)妻舅曾带「大耳窿」上门借厕所,隨后却被误当欠债者住家,短短一个月內被三度泼漆追债。

广告

投诉人邱立有(59岁,机械工人)及妻子郑秀莲(53岁)今早在万茂州议员叶耀荣及特別助理林坚义的协助下,在事主位于梅岭花园住家內召开记者会,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放过无辜的他们。

邱立有说,他与妻子在上址住了20年,其妻舅鲜少前来家里做客,也鲜少来往。然而,3个月前妻舅突然带著一名华裔男子上门「借厕所」,2个月后家里频频遭大耳窿泼漆追债,就连毗邻住家墻壁也遭殃!

认地址不认人

邱立有指出,妻舅带著友人前来「借厕所」后,家里的电费月结单就不翼而飞,相信是当时遭顺手牵羊,作为向大耳窿借贷的住址证明。

他说,大耳窿分別在上月15日、28日及本月10日的下午时段,三度前来拋红漆袋,並將欠债催收单拋入屋內。此举引起邻居的怀疑,除了自家的损失,他还花费200令吉为邻居重新粉刷墻壁。

他指出,妻舅郑海良(34岁)本身住在杜顺钮,大耳窿也曾到其住家泼漆討债。他曾经告诉大耳窿的跑腿,坦言妻舅不住在该处,但对方却声称指仅「认地址,不认人」,显然妻舅盗用他家地址来借贷。

广告

忧2外孙安危

他曾多次联络妻舅,要对方立即解决债务,惟妻舅却直言本身欠下2组大耳窿债,分別为10万令吉及3000令吉,无力偿还。

邱立有强调,本身与妻子都有工作,平时只有2名分別11岁及13岁的外孙在家,一旦大耳窿再找上门,担心外孙安危受到威胁。他已针对前2次的泼漆事件,向警方投报。

叶耀荣促请大耳窿必须认清借贷对象,毕竟「欠债还钱,天公地道」,但贷款公司不应该向无辜的家人下手,甚至採用不合理的手法追討债款。他会协助事主第三次报案。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