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玉娣(右2)向媒体展示其手中高达58万令吉的电话费律师信。左起为何金龙、谢琪清及华汉伟。

(芙蓉12日讯)母亲为了让儿子上网学习功课,向DIGI公司签购每月150令吉的通话加互联网配套,岂料首个月结单竟然高达5016令吉,嚇得她即刻终止服务;如今过了5个月,电讯公司竟发律师信向她討高达58万令吉电话费!

广告

让事主感到不满的是,在接到首个月结单后,她已即刻终止服务,并交还手机SIM卡。岂料,隔月她还是接获帐单,向她追收逾2000令吉的欠款。

来自芙蓉百美花园的妇女朱玉娣(43岁)连同其8岁儿子卢镇祥,今日在武吉甲巴央州议员谢琪清的协助下,召开记者会时指出,为方便儿子做功课时能上网找资料,於今年7月向DIGI电讯公司签购每月150令吉的智能手机配套。

朱玉娣说,有关智能手机配套仅限於互联网服务,並没有通话服务,每月的限额则为150令吉。

「儿子是在7月至8月份开始使用该智能手机配套,然而,一个月后,当接获手机月结单时,让我感到非常惊讶,单据显示一个月的电话费竟高达5016令吉。」

隔月接逾2千账单

由於不满不合理的收费,她便到该电讯公司理论,职员却反指她的儿子没关闭网络数据,所以一直是启用模式,因此才会如此昂贵。

广告

由于不满过于高昂的电话费,事主坚决不愿付费,甚至当场將手机SIM卡归还;岂料,第二个月依旧接到为数2608令吉的电话月结单。

「我百思不解,为何已经退还了SIM卡,也终止了服务,却仍然接获逾2000令吉的账单?」

为此,事主二度前往电讯公司理论並询问,是否电话线遭盗用。然而,相关职员却不多加理会,表明不愿受理,反要求朱玉娣自行前往吉隆坡的总部了解详情。

她说,儘管对此事感到不满,而且也是电讯公司的疏忽,故她并没特地前往吉隆坡的总部釐清事情。直至本月1日,她再次接获该DIGI公司发出了律师信,追討总数高达58万6553令吉的电话费。

朱玉娣在记者会上数度哽咽道:「8岁男童的电话费,竟高达58万令吉,是实在令人震惊,我终日以泪洗脸,不知如何是好…!」

逼于无奈之下,他向谢琪清求助,也希望能够解决这笔「不可思议」的昂贵电话费。

谢琪清向事主了解情况后,宣佈將致函该电讯公司总部,要求彻查此事并做出交代。他深信,这是电讯公司的失误。

他形容,在芙蓉能以58万令吉购买到相当不错的双层排屋,这笔高达58万令吉的电话账单,是他见过有史以来最高的电话费!

「试问,有谁能够相信一名8岁男童,在每月只有150令吉用量限额的情况下,竟可花掉58万令吉,真是奇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