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金圣[/highlight]

刘禹锡在他的《陋室铭》中有言及﹕“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他会发出又有仙又有龙的豪语﹐为的是衬托出他所欲强调的陋室。他陋室虽小﹐只不过﹐别看轻哦﹐居住在内的可是有崇高道德的人哦。

可是﹐陋室是陋室﹐政党是政党﹐政党的领导人素质固然重要﹐少了众志成城的党员来作为后盾﹐也一样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大选时未能一鼓作气﹐笑到最后。

联民党在仓促之间﹐从成立支部﹑拉拢人才……及至于日前正式风风火火召开三年一度的首次党代表大会﹐给人的印象是一气呵成﹐效率超高。虽然在目前党员仅三万多名﹐不过﹐相信在该党的行情看涨时﹐还会有更多人加入﹐共襄壮举。

联民党的处境彷佛就是以前砂拉越达雅党的版本﹐一样是旧党有党争﹐在忍无可忍之下﹐另寻出路﹐期望在山穷水尽疑无路之际﹐在柳暗又花明之中另有一村﹐延续斗争﹐完成自认为还有待完成的政治使命。

现在有人拿砂州某某政党与已走入历史的砂州国民党来相提并论﹐虽然稍嫌刻薄﹐在政治现实下﹐是一种正常不过的比较。

国民党在元气大伤之后﹐沦为蚊子党﹐也没有多久﹐就正式走历史了。已故国民党党魁虽然亦曾扮演强者怒于言语﹐可是众叛亲离的杀伤力过于巨大﹐砂州国阵主席只能强龙压阵﹐接纳砂拉越达雅党。

人联党虽然有19个州议席﹐胜出的仅有6席﹐余者皆归民联。

首长阿迪南在政坛上已久﹐谁强谁弱﹐他应该比任何人更胸有成竹。人联可以争取全部州议席的配额来出战﹐至于在衡量胜败与轻重之后﹐州国阵主席(也即是首长)会否从善如流又另当别论。上阵是要拿回失地﹐不是单纯的为了出战而出战﹐考量到这点﹐人联党能否收复全部早前的失地﹐画公仔已无须画出肚肠来了吧﹖

州内的反风不难想像﹐会比上一届州选来得强﹐个中原因﹐你知﹐我知﹐全砂州有跟进热门课题的普罗大众﹐也一样知之甚详。

人联党目前最该进行的是应该与黄顺舸示好﹐为了国阵的胜算﹐枪口对外﹐而非视联民党为不共戴天的大仇敌﹐任意制造鹬蚌相争之局﹐让民联捡到了渔人之利呵﹗

联民党是一个新党也是一个规模不算大的党﹐可是﹐听说入党的青壮人士不少﹐会不会令人耳目一新﹐大选时即知分晓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