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埋场的垃圾已溢满散布四地。

(本报古晋14日讯)自去年12月开始,来自石隆门的80个比达友村庄,包括短廊、武梭、砂南坡及新尧湾巴刹地区,就面对了垃圾收集服务的问题,导致垃圾囤积没人处理,严重影响了当地的卫生。

广告

公正党玛士加汀支部主席波尼菲威里指出,该党非常关注这个问题,明显已对石隆门一带居民带来严重的影响。

他说,石隆门的垃圾处理是由石隆门县议会所委任的两个承包商所进行。

“随着锡盖地区居民的投诉,接下来还有来自伦乐路布拉达地区及佳戈地区,我于日前就亲自前往视察情况,而有关场景简直令人震惊。”

苍蝇四处臭味冲天

“垃圾桶已溢满,甚至垃圾散布在周围地区及道路上,臭味冲天,苍蝇四处。”

他说,随后他也到位于甘榜史杰拉玛(Skiat Lama)的石隆门县的土埋场查看情况。

广告

“土埋场也溢满垃圾,而前往土埋场的斜坡路也布满一大堆的垃圾,恶臭溲水也流到甘榜史杰路上。”

承包商缺乏能力

他讽刺道,这些石隆门居民民生问题,应是属于玛士加汀区国会议员安多尼诺格坤柏,以及两名助理部长,即拿督彼得南祥(碧湖区州议员)以及拿督耶里苏修(文莪区州议员)的权限范围。

“这垃圾收集的问题,主要是承包商缺乏能力所造成。在该服务合约下,有关承包商应提供两台全新的垃圾压实机,不过却只提供两台二手的压实机,而且这压实机也经常发生故障。”

他说,他从县议会得到的消息指出,不单单只是承包商能力方面的问题,也包括了进行垃圾收集工作的承包商,并没有从合约中获得每月4万2000令吉的酬资。

“据内部的消息透露者指出,当中的原因是,有关收益必须与一名提供此业务资本的前县议员以及另一名人士平分。”

他说,这垃圾收集服务合约会于2016年12月才届满。

另一方面,他指出,甘榜史杰的土埋场超越其期限长达4年,这对甘榜史杰村民的健康带来严重的威胁,而石隆门县议会因未取得新的地点,无法开发新的土埋场。

“这问题,是州政府方面所引起。据了解,3年前,政府已在桑巴迪(Sampadi)森林保护区取得200公顷的土地,以做为设立一个固体废料处理及加工中心。”

“原本的计划是石隆门县议会及伦乐县议会共同使用此设备。不过很不幸的是,其部份的土地已被租出予两间油棕公司,发展成为油棕园及兴建炼油厂。”

他说,如今石隆门居民已对此长期的垃圾处理问题束手无策,并感到失望。

因此,他也呼吁地方政府及社区发展部长应尽快介入解决这问题。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