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习惯独身旅人来说,捷克克鲁姆洛夫是个梦幻得令人手足无措的童话。这里没有危机四伏的丛林,没有需要征服的雪峰,甚至没有一间适合让你摆摆孤独样子的安静酒馆。

Advertisement
席勒美术馆(Egon Sehiele Art Centrum)
席勒美术馆(Egon Sehiele Art Centrum)

放眼望去,克鲁姆洛夫小镇上不是泛舟游河的一家大小,就是抢着在城堡上自拍的缠绵恋人。背着登山大背包,在这些人中间拿出单眼相机拍照,感觉像闯进兰若寺撞见群魔乱舞的宁采臣,冷汗直冒心想:“为什么我要自己一个人来这里…”

“旅人”很多时候总带给人一种奇妙的孤独想像,无论是一身邋遢的背包客;拿着相机,发型永不见杂乱的摄影师;还是酒吧与露天咖啡座上,独自啜饮饮料的俊男美女。

那影像背后总有意无意将旅行与独身画上等号。

一个人旅行的确有许多好处:时间自己分配,完全按照喜好安排行程;累了就坐,饿了想吃什么不用考虑别人;艳遇来时,也不会因身旁有人错失异国露水情缘。

有些地方太过梦幻,无论多强悍的浪迹天涯一匹狼,到了这样的地方,也只能像被贴上符咒的妖孽现鲁蛇(Loser)原形,比破冰之旅还让人心寒,比徒步沙漠更让人难耐。

冻龄小镇  单人勿近

赛德尔摄影博物馆(Museum Fotoatelier Seidel)原是19世纪德籍摄影师Frantisck Seidel的住家与工作室,馆内收了许多珍贵的作品、底片,相机与冲洗设备。
赛德尔摄影博物馆(Museum Fotoatelier Seidel)原是19世纪德籍摄影师Frantisck Seidel的住家与工作室,馆内收了许多珍贵的作品、底片,相机与冲洗设备。

捷克克鲁姆洛夫( Cesky Krumlov)就是这样一个“单人勿近”的小镇。小镇位在南捷克,距离首都布拉格搭巴士约3小时车程,是国人奥捷蜜月团必排行程之。1992年,克鲁姆洛夫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列为世界文化遗产。未曾受到战争破坏的小镇保留着中世纪的面貌,吸引着世界各国眷侣来到这里,与冻龄美境相互印证童话依然存在。

既为冻龄,必得天生美景佐以后天保养得宜。克鲁姆洛夫小镇位处伏尔塔瓦河(Vltava)上游,河道环绕城地,像是美人被紧揽住的细腰。

于是泛舟成了小镇观光最大卖点,小两口,或是三、四人小家庭租艘小船划到桨游河。价钱依行程人数不等,最短两公里1小时,两人收费约四百克朗。

但价格表上不见一人价格,问了间店家,只得到:“付两个人的钱就可以租船,但怕你一个人划船会太累。”

这样伤人答案。站在岸边看船上游客见人就挥手大喊:“阿吼伊!(Ahoj)捷克打招呼语”气得赶紧离开河边,躲在克鲁姆洛夫城堡(Cesky Krumlov Castlc)中。

抱歉又显矫情

eSUP_20150115_C0888克鲁姆洛夫城堡建于13世纪,城堡区内分为五个庭院广场。广场内建筑外观为文艺复兴时期风格,仔细一看,却发现建筑上的石砖以及窗户全是彩绘画成。

据说当时贵族向往南欧气派建筑,但本地缺乏意大利石材,只好借由透视技巧与浮刻技术达成,逼真程度简直像网路正妹单眼皮变水亮大眼的神奇化妆术。

而位于城堡区内第二广场的彩绘塔(Castle Tower),是克鲁姆洛夫小镇地标,为了一览整个小镇景色,旅客们爬上这座同样有着高超化妆技巧的高塔,忙着把自己、家人、伴侣,和童话,塞进手机荧幕中。

孤身旅人只能低下头,又抱歉又不好意思地穿过众人腋下才能拥有风景。

尴尬的是,此时拿起手机一人自拍好像太可怜,但拿出笨重专业单眼,又显得矫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