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沙迪领导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最近撤回对团结政府的支持,将自己定位为第三势力在野党,这一决策引发了广泛的争议和关注。

Advertisement

这主要的原因是副首相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在健康思维基金会贪污案上获得法庭释放并不代表无罪的裁决(DNAA)。

赛沙迪认为这是对社会的期待正义和道德的背离。然而,这一决策是否他搞错了对象值得深思熟虑。

首先,我们必须承认,司法独立和法治原则至关重要。DNAA决定是由司法系统做出的,而非由受到政治干预的影响。这是攸关我国三权分立的宪法精神。司法独立,行政独立和立法独立,互不干涉,又不互相监督,独立操作。

简言之,立法权力归国会;行政权力归内阁;司法权力归法庭。

根据赛沙迪的逻辑思维,现任团结政府有一双隐形的手在操纵司法机关。

在这种情况下,撤回政府支持似乎将焦点放在了错误的对象上,可能会被视为对司法独立的不尊重。他应该在法律程序的透明和合法性上提出质疑,而不是将其政治化。

倘若团结政府有隐形的手,也应该不会在不恰当的时机,适逢柔佛双补选来个扎希释放并代表无罪的裁决吧?这岂不是给国盟找到加分的话题?

而双补选的成绩证明了,人民还是选择相信团结政府的努力和贡献。

道德期望

其次,政治目标也是需要考虑的因素。MUDA是一个政治党派,它的目标是争取政治权力和影响力。撤回支持政府可能被视为一种政治策略,旨在吸引选民和扩大支持基础。这引发了疑虑,人们可能会认为这一决策是出于政治动机,而不是纯粹的原则。

然而,这一决策也引发了对政府道德期望的重要讨论。社会期望政客和政府在道德和原则上保持高标准,特别是在处理贪污和腐败等问题时。赛沙迪和MUDA的决定强调了这一点,呼吁政府始终遵循法治和公平原则。

同时,我们必须关注政治稳定性。这一决策可能会对政治稳定性产生不利影响,导致政治混乱。团结政府少了他这一成员,是否会造成政治动荡,国家和社会可能会遭受负面影响吗?

最后,令狐公子倒想请问赛沙迪是不是死脑筋?扎希被释放并不代表无罪是司法和总检察署的问题。除非有证据显示行政权干预司法,就像从前老马干预司法一样。别忘了,如果团结政府真的有隐形的手,那么赛沙迪的失信案不日也就DNAA了!

评论: 周本兴 (执业律师/麻辣大状/令狐冲。著作:法庭恩仇录/我在黑帮的日子/要ubah也要跟Law走/马来西亚Law霸/情诗九九爱我久久/我的忧郁不是病/法庭揸Fit人。大马忧郁症关怀组长/讲师/法律顾问/人权律师/潜水诗人/创意达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