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展现的问题显示了家庭系统的不足,所以需要再教育的是父母本身,父母透过学习,才能改善及解决问题。

时代进步,时下青春期的青少年除了面对科技產品的诱惑而染上网癮,有者更深陷吸毒、抽烟等种种上癮行为。

Advertisement

翻开报章,种种涉及青春少年男女的问题层出不穷,女中学生与数名男生发生性关係、大马青少年最无聊等新闻让人触目惊心。然而,为何上癮、上癮的种种前因后果,是父母师长需要深入了解的,就让我们来探討问题。

道德重整生命关怀工作者兼AKASHA学习型社群执行长林润崧表示,上癮行为层出不穷,惟即可区分「外在有形」及「內在无形」两大类。

他说,外在有形的上癮行为可对生理起了化学反应,包括吸毒、抽烟、性滥交、嗜食甜食如蛋糕、巧克力、上网、赌博及酗酒等。

「至于无形的上癮行为则是透过行为展现內在,诸如发脾气、自残、工作狂、惯性推卸责任、购物狂、自拍狂、洁癖、惯性说谎、享受掌声、宗教狂热及贪污等习惯性行为。」

他说,以上种种的上癮行为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通过上癮行为转移不想要的情绪。青少年是国家的未来栋樑,所以他们的问题很快都浮现並引起社会关注。

「一般上当一个人出现上癮行为,就是希望透过活动逃避,甚至转移不想面对的情绪,这个活动只要持续至少一周就会成为耽溺性行为、进而成为习惯,再演变成性格。」

林润崧指出,青少年通过上癮行为转移不想要的情绪。
林润崧指出,青少年通过上癮行为转移不想要的情绪。

父母也要被教育

他说,青少年问题被放大焦点,然而他们就好像下游,下游中毒再如何的清理,源头没有改变,下游依然会中毒,问题始终无法解决,所以青少年问题,若身为源头的父母没有改变也是徒然,这不只是父母师长的问题,就连整个社会及国家都需负责任。

「诸如青少年沉迷网癮,父母一味地禁止並无法治本,却也化解不了下游的毒,因为父母本身都没有办法以身作则。环境因素使然,问题无法解决,除非更多方面得以认知,上癮是一种逃避责任的行为,是內在抗拒所產生的成果。」

他说,身体的化学癮容易消除,只要戒毒、戒烟、戒网,將外在的癮戒除即可,让人担忧的是內在的心癮才难戒,只有透过提升觉察力及教育的方法才能戒除。

「重要的是,通过教育有望戒癮,惟教育並非只是教育青少年,而是教育他们的父母,因为父母是孩子的专家,也只有父母最了解孩子,可以成为孩子的辅导员。」

目前林润崧通过其非营利组织已开办「家庭重塑成长班」超过10年,分別在隆市、雪州、森州、北海及双溪大年皆有专属教室或合作教室共同推动,通过「家庭会伤人」、「回归內在」、「敏感度及洞察力训练」、「生命的深层医治与重生」,让学员学习发现、面对、处理、和解生命问题的能力。

遏制不如节制 自我疗愈走出迷宫

林润崧表示,与其遏制上癮行为,倒不如教育青少年自我节制,甚至通过自我提升及內在的自发性处理问题,目前的芬兰、北欧等先进国家都是通过心灵教育提升自我,反观心灵教育层面並非我国教育注重的一环。

「诸如开车系安全带,是要系给警察看的,还是提升人民的自律性?若一味的加强刑罚,却没有教育自发性,那么国家如何会进步?」

他说,家庭教育也是如此,与其把家规订得太严,限制家人的活动,倒不如让每个家庭成员知道家法,然后自行遵守,哪个才得道?

「严格上没有真正的上癮行为,它们只是透过这些方式让人类自我觉察,这是可以被治疗的,所以一定要提高自我內在的觉醒能力。」

他说,觉醒的第一步是必须深感无助、无力、无能,甚至糟蹋自己,痛定思痛承认自己的无能为力、完全投降,然后虚心求助(寻求外援,及大于人的能力–信仰),通过自我疗愈走出与上癮行为共依存状况,因为这是上癮行为的祸根。

「问题本身不是问题,它是一股力量,已发生的事情经已成为生命的一部分,在还没有使用这个力量以前,我们都为他所困而让它成为了阻力。」

「然而,我们可从问题中看到成长歷程,从问题中获得应有的力量,並训练面对、处理、解决问题的觉知能力,才会发现过去的问题儘管形影不离,但只要和它和解,它即可变成生命的助力。」

他说,人的生活有问题,源自生命有问题,看清楚生命的问题,就不需被生活的问题所困挠。

青少年吸毒主因:药物影响、好玩、好奇

专业心理辅导员李馨君说,根据反毒机构2008年资料统计,我国共有1万2352名年龄介于15岁至30岁的吸毒者被捕,其中13岁至18岁佔2%、19岁至24岁佔17%、25岁至29岁佔20%。

「在这个数据中,霹雳怡保的人数最多、其次是檳城乔治市及吉隆坡。在这些被捕癮君子中,78%为巫裔、印裔11.58%、华裔8.7%。青少年吸毒者主要原因是药物影响佔55%、好玩佔21%、好奇佔15%。」

她认为,数据无法反映真实情况,並相信这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若与国际社会比较,虽然我国的吸毒人数不高,但是或许是我国没有严厉的政策在扫荡时强制辅导及戒毒,甚至没有很好的机制去发现。

「再说,许多新村的青少年,由于缺乏娱乐,再加上生活烦闷,父母也照顾不到,导致吸食毒品、各类摇头丸的案例比比皆是。」

李馨君专注在青少年的自我成长课程,並展示从家庭系统中,上癮行为会延续至下一代。
李馨君专注在青少年的自我成长课程,並展示从家庭系统中,上癮行为会延续至下一代。

曾向教部推荐课程

李馨君于1996年至2007年曾经在美国与福利部合作辅导问题家庭的少年,更接触了毒品及饮酒上癮的个案,于2002年考取美国教育辅导硕士学位,获取辅导执照及酒精与毒品辅导双执照。她在美国期间,有4年是参与青少年、儿童与成人的酒精与毒品及性虐待等辅导。

她隨后于2007年至2010年前往日本,为美国海军部队的家庭专门进行青少年吸毒辅导个案,从中发现了上癮因素,並研发了一套学习模式。

她于2010年返回马来西亚后开始辅导生涯,並与志趣相投的朋友成立了「亿谦心理成长中心」。至今她正攻读美国凤凰城亚利桑那州的家族及配偶治疗(小孩及青少年)博士学位。

依据其过去的经验,这套课程是附属在美国一所学校,因此她和其拍档曾经想要依样画葫芦,向教育部及卫生部推荐这套课程,惟两造都认为不关他们的事情,以致至今事情不了了之。

基于青少年是较被动及较难接触的一群,除非进入他们的世界及环境,取得他们信任后才能辅导,否则父母亲在发现问题后也只能自行改变。

家庭系统有问题 孩子也有问题

林润崧表示,孩子有问题显示了家庭系统出现状况,只有通过父母的学习、认知及清楚背后的情绪及感觉,提升本身的觉察能力,不抱怨,才得以解决问题。

他曾经接触一个真实个案,一对夫妻经营地下万字,並育有5名孩子,孩子长大后子承父业负责收万字,惟每个週末一家七口都是喝酒喝到烂醉。

「在5名孩子中,其中3人结婚娶了媳妇同住在一起,不过这3名媳妇基于与他们的家庭系统不吻合,也无法融入他们喝酒「文化」,所以每到週末,媳妇们都外出逃离酗酒家庭,转移不喜欢的情绪。」

他说,这些媳妇在外无所事事,就到商场消磨时光,习惯成为了购物狂,每个週末都出外购物,通过了情绪转移,却也製造了另个上癮行为。

「在小孩出生后来到了第三代,为母者一定不会希望孩子学习父亲酗酒,所以从小也就带著孩子跟隨母亲出外购物。孩子是父亲及母亲的结晶,在这个家庭系统下,孩子因为父亲的酗酒、母亲的购物狂而出现了被遗弃的感觉,更出现了强迫性思考问题,包括合理化父母行为。」

在孩子的思考內,合理化父母的行为才得以帮助自己接受事实。隨后,孩子再长大不愿跟母亲出外购物时,他会做什么?他会选择上网,不需要面对真实的世界,也不需要承担一切责任。

李馨君常受邀到学校给学生讲课,以提升他们的自我价值感。
李馨君常受邀到学校给学生讲课,以提升他们的自我价值感。

网上制造假象

「因为他们会认为,与其被遗弃,倒不如在网上先遗弃別人,所以他必须很努力製造假象,让自己被视为最重要,別人不能没有他,並通过不开电脑上网而得以遗弃他人。」

他说,纵观整个家庭,在心灵及麵包之间,很多人都为满足食慾而不提升心灵,对于该个案中收万字的家业,追根究底,主要是很注重社会地位而出现酗酒以转移情绪,因为只有在酒精的世界才能当皇帝。「这个家庭在受教育不高,没有价值及自贬情况,再加上恶性循环下,整个家庭系统都传承了这个次文化。」

处处指责难成事 好好沟通把孩子拉回正途

李馨君表示,孩子因为缺乏抗压能力、不懂情绪管理、人际关係欠佳、不懂得拒绝而导致出现上癮行为。

她说,在这个阶段,父母不应再成为前锋处处指责孩子,反而应该退下来当顾问,照顾自身的情绪,再与青少年孩子做朋友,与他们好好的沟通、正视他们的意见、尊重他们才能將孩子拉回正轨。

其课程主要分为4个主轴,即培养自信、人际关係、情绪管理及提升抗逆的能力,对象主要是小孩及青少年。

她说,在培养自信方面,青少年首先必须1)瞭解我是谁,提升自己的魅力、2)制定有效自我改进计划、3)培养自信的言行举止、4)勇于学习,做个有担当的人、5)尊重你我的差异,拒绝不尊重的对待。

在人际关係方面,1)交友秘笈、2)说话的技巧、3)提升你的人气、4)社交规则、5)学会分辨好坏朋友、6)应付难搞的人、7)互相帮助与支持,你並不孤单。

至于情绪管理,主要是探討1)什么东西让你毛了、2)学会控制情绪、3)关键时刻要放鬆、4)培养有效的表达自己、5)积极表露正能力、6)处理衝突的软技巧。

在提升抗逆能力,主要是1)瞭解社会的游戏规则、2)关关难闯关关过,关键在于应对逆境的態度、3)你贏,我也贏的武功秘笈、4)瞭解潮生活的坏影响,学习坚决拒绝一切坏影响。

对此,其理想是希望有一个长达一年的上课空间,惟类似课程无法获得广泛的认同,更在成绩分数上毫无作为,导致乏人问津。

她说,至今的父母共分为三类、其一是看成绩型、其二不以成绩为唯一考量,其三则是又要看成绩又要照顾孩子心理成长的父母。

「儘管课程再多好,父母及孩子都无法承诺完成一年课程,对此,我们也只能从短期课程中浓缩,或分阶段慢慢的灌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