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混沌投资公司(Shanghai Chaos)以爱德华诺顿洛伦茨(Edward Norton Lorenz)开创的混沌理论(chaos theory)命名。洛伦茨创造了「蝴蝶效应」一词来描述一些似乎偶然、实际却存在关联的事件。这可能是对全球金属市场的恰当描述。如今,中国对冲基金的 一举一动日益影响著全球金属市场。

Advertisement

上海混沌投资公司创始人葛卫东,在2009年接受中国媒体採访时解释,为何以混沌命名自己的基金公司,他表示:「40多年前,美国气象学家爱德华洛伦茨不会知道他的理论,將改变一个中国人的投资理论,而且还会让他赚钱。」

中国基金正在成为全球大宗商品市场,受到密切关註的资金。

这些通常由上世纪90年代,在中国期货市场摸爬滚打过的投资者创立的基金,据说一月中旬一轮铜价暴跌的背后推手。

法国兴业银行(Societe Generale)分析师罗宾巴尔(Robin Bhar)表示,1月14日早上伦敦金属交易员得知亚洲铜价大跌消息的时候,期铜已成交了1.5万张合约,远高於通常2000至3000张合约的隔夜成交量。

一位金属交易员表示:「他们扎堆行动。当他们进入时,往往会对市场產生巨大影响。他们持有影响力巨大的合约,並通知其他人入场以支持某个头寸。」

中国基金多年来,一直在国內市场举足轻重。隨著中国放鬆货幣管制,以及解除对海外股票和大宗商品市场的交易限制,他们开始精明地从事跨市场和时区的交易。

亚洲交易关键指引

对伦敦和纽约这些金融中心的交易员来说,这意味著,要关註亚洲交易时段的动態,並以此作为价格变动的关键指引。

麦格理(Macquarie)表示,上海期货交易所(Shanghai Futures Exchange)的交易量,日益相当於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和美国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Comex)的总和。

自2012年被香港证券交易所以14亿英镑收购以来,伦敦金属交易所將寻求增加中国交易量作为战略优先事项。

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作为全球最大金属消费国的地位,中国消费了全球逾40%的金属,而在1980年这一比例仅为4%。

按购买力计算,中国是全球的最大经济体,同时也是最大的农业大宗商品进口国,而中国的期货交易所经常会影响芝加哥的价格。

但知情人士表示,上海混沌投资公司等基金公司,越来越多地参与到从大宗商品到股票等期货交易,这让它能够压低铜价,同时做空嘉能可。

上海混沌投资公司创建於2005年。去年,它收购了广东鸿海期货公司,这让该公司可以直接参与中国国內3大商品期货交易所以及黄金交易所的交易。

2012年,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对葛卫东及其控制的一家公司罚款50万美元,並责令其返还因在豆油和棉花期货合约上,违反投机性持仓限制而获得的100万美元利润。

葛卫东一度在美国棉花期货合约上持有5%的未平仓头寸,因他试图从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的差价中套利。葛卫东拒绝了记者提出的採访要求。

在上海混沌的竞爭对手浙江敦和投资公司(Zhejiang Dunhe Investment)那里,中国大宗商品基金与国际股市的关联表现得更为明显。浙江敦和投资公司总部位於上海以东的杭州市。

浙江敦和由叶庆均创立。叶庆均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从事期货交易,据说在铜、树胶、棉花和豆粕的每一次重大行情,启动阶段都建立了正確的头寸。

这些中国基金展现出的新实力,让人们开始关註交易淡静时段的交易。如今伦敦金属交易所在伦敦市场收市之后、上海期货交易所在夜间以及纽约商品交易所(Nymex),在美国日间交易结束后,都可以从事金属期货交易。

上海混沌管理的资產据估计在16亿美元至48亿美元之间,浙江敦和管理的资產逾10亿美元。

政府数据显示,截至去年11月,中国有3163傢俬营证券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资產逾620亿美元。

巴尔表示:「因为他们所处的位置,他们能够掌握信息流,当流动性出现异常时,他们能够进入市场推波助澜。」

这意味著,中国在大宗商品市场上的角色可能继续扩大,即便实物需求在过去10年间的快速增长出现了放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