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督刘利康在第15届国际泥炭土大会上发表主题为《园坵﹕朋友或敌人﹐砂拉越的观点》报告。

(本报古晋17日讯)既然政府﹑工业界及非政府组织都拥有保护环境的目标﹐3方必须保持合作﹐而非处于对立立场。

Advertisement

砂拉越木材公会秘书长拿督刘利康相信﹐在有关3方中﹐非政府组织一直都被认为是为环境与人权斗争的一方﹐而工业界及政府则遭受破坏环境﹑贪污及违反人权的谴责。

也是BLD园坵公司执行主席的刘利康说﹕“非政府组织与工业界已成为该情况下的敌人。”

他于此间一间酒店所举行﹐从本月15日至19日的第15届国际泥炭土大会上发表主题为《园坵﹕朋友或敌人﹐砂拉越的观点》报告时﹐挑战上述观点。

获分配700万公顷森林

他指出﹐在州政府的森林政策中﹐有700万公顷的森林被分配给森林业。在这当中﹐有600万公顷被定为永久森林区。在该600万公顷当中﹐有500万公顷是涵盖伐木执照﹐其余的100万公顷为全面保护区。

他表示﹐自2015年﹐木材业一直都是本州其中一个收入贡献最大的行业。该行业总共出口65亿令吉木材与木材产品﹐为本州带来5亿6600万令吉的收入。

他说﹕“虽然我们没有资料显示﹐但木材活动对消除砂拉越的贫穷率带来很大的效果。”

刘利康表示﹐木材业在过去50年有很大的成就。其中成就或贡献包括建筑道路与桥梁﹐提供数十万个就业机会及照顾受影响的内陆民族之福利。

与此同时﹐他把农业指为“砂拉越的最后边疆”。他表示﹐油棕园只占了世界农业地的0.3%﹐但是﹐它却生产了全球30%的食油。油棕业也在生物油替代能源及环境扮演重要角色。

油棕业聘请逾50万人

他表示﹐马来西亚油棕业聘请了超过50万人﹐并为小园主带来稳定的收入。在2015年﹐该行业的出口收入达630亿令吉﹐种植面积只有560万公顷。

他说﹕“这是很出色的﹐因为每公顷生产1000令吉的棕油﹐每人的收入达2200令吉。”

他表示﹐砂拉越的油棕业开始得较迟。政府在经过努力之后﹐成为说服木材公司参与油棕种植计划。州政府的目标是在本州种植300万公顷的油棕。在这当中﹐200万公顷是油棕园﹐100公顷是种植在土著习俗地。

砂要种300万公顷油棕

刘利康指出﹐砂拉越目前拥有140万公顷的油棕园﹐在这当中﹐有100万公顷为私人园坵。以每公顷1万5000令吉的投资﹐总投资额为210亿令吉。

他表示﹐比起全国的560万公顷土地﹐砂州的140万公顷仍旧被抛在后头。

提及土著习俗地﹐拿督刘利康表示﹐由于缺乏了解﹑设路障及非政府组织的涉入﹐土著习俗地对工业界的经济不具吸引力。

他表示﹐在160万公顷的土著习俗地中﹐只有23万5000公顷被发展为商业园坵﹐其余没有生产性。

200万公顷收入180亿

提及油棕业的经济利益﹐他表示﹐油棕业带来丰厚的收入(200万公顷可获得180亿令吉的收入)﹐它提供就业机会﹐并为本州经济带来很大的贡献。

在非政府组织方面﹐他表示﹐非政府组织一直都被公众视为环境保护的战士﹐但是﹐他们却没有资料证明燃烧森林是破坏环境的祸首。

刘利康表示﹐他们的环境保护任务必须受到支持﹐但是﹐他们也必须具透明度的进行处理﹐而非毫无根据及不公正的指责。

“这导致我们成为敌人﹐实际上﹐我们必须坐下来寻找方法﹐以取得经济发展及保护环境。”

他以BLD园坵公司与人猿之友的两个个案为例子﹐在该个案中﹐马德格兰宣称公司威胁到人猿。

共同合作非互指责

“我想这错误的。我建议我们坐下来﹐并共同合作﹐而非互相指责。”

与此同时﹐刘利康赞扬环境份子表示要拯救森林﹐但是﹐他认为该言论太一般性。

“为了做出行动﹐实际上﹐我们必须研究个别个案﹐才做出总结。”

其总结是﹐工业界与非政府组织不可把对方当成敌人﹐而必须合作﹐以寻找为环境做出贡献的方案。

“我们必须当成朋友。朋友的意思是﹐在公开谴责对方之前﹐我们必须坐下来讨论问题﹐进而解决该问题。”

3方面须包容对方

他说﹕“该3方面必须包容对方。政府的努力必须受到遵重﹐工业界必须扮演其角色﹐非政府组织则必须扮演为环境斗争的角色。如果没有包容﹐我们将不能够成为朋友及合作。相反的﹐我们将成为敌人﹐在各方面都互相对立。”

“让我们面对它﹐我们都想要获得朋友﹐而非敌人。如果环境是我们所关注的﹐我们必须合作﹐而非对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