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古晋21日讯)就昨日联邦法院针对土著习俗地的判决,砂行动党认为追根究底是砂国阵政府的错,州政府应该停止只是在口头上说要捍卫土著习俗地的权益,而是采取正面行动去修改土地法典,给予习俗地(Pemakai Menua)和保留地(Pulau Galau)承认。

Advertisement

砂行动党主席张健仁是于今早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相关判决指习俗地和保留地并没有法律效益,土著不能因为之前长期在某地狩猎,而可以在法律上索取土著习俗地的权益,而这对长期依赖森林产品来过活的土著影响甚大,特别是所给予的土著习俗地只是局限在屋子及耕种地的话,却失去森林狩猎及采摘森林产品的权利,对生活造成很大影响。

对乡民生活影响大

他亦指出,在外国的习俗地和保留地都受承认为土著习俗地一部分,但昨日联邦法院的裁决却是这两地没有法律效果。

他强调,在野党的观点,如此的裁决追根究底乃砂国阵政府的错,而丹斯里占玛欣在任超过20多年的国阵内阁部长更是难辞其咎。

他认为,今次联邦法院的裁决非法庭之过,因为法庭的责任在于诠释法律,而法律条文是由政府透过州议会通过;而建国至今53年皆由国阵执政,若要赋予习俗地和保留地法律权限的话,不可能无法在州议会通过一些条文给予明确阐明,承认公用土地和公用森林的法律权限。

法律权限批给私人公司

他相信,此案件的产生主要因为砂国阵政府将习俗地和保留地法律权限批给私人公司,而不批给原住民;此举也证明砂政府本身也不承认习俗地和保留地拥有法律权益的概念。

“联邦法院会有如此裁决,是因为双方律师呈现不同的法律观点,如果砂州政府承认习俗地和保留地,只要向法官表明承认习俗地和保留地拥有法律权限的观点,法庭就不需要做出裁决。”

他慨叹,砂州政府律师在法庭上提呈的观点,是习俗地和保留地没有法律上的约束,才有了昨日的裁决结果。

他深信,上述3点造就达雅族群的困境,土著习俗地的权益被侵蚀,罪魁祸首就是砂州政府而非联邦法院。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很容易。只需要在州议会提呈土地法典修正法案,赋予习俗地和保留地的法律权限即好。但州政府并没有针对这点提呈修正法案。”

他说,此事件证明所谓本土政党在侵蚀砂州人民权益,根本没有捍卫砂州人民权益。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