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马来西亚,并非所有“华校”,都是使用“华文”为教学媒介语。惊讶?那为何将他们称为“华校”?

Advertisement

这是因为“华校”一词被不正确诠释,将所有具共同历史背景的不同类型的学校,放在在一个非常广泛的范围之下。

但实际上,华校校董会可以分为两类:一种属于私人,另一种拥有政府资助。他们的主要区别,在于资金、教学语言、教学大纲的使用。

根据大马教育部,自资运作的华文独立中学是私立学校;至于国民型华文学校(SJKC)或国民型中学(SMJK)则是国立学校,获得政府的全额或部份资金资助。

华文独立中学

华文独中,听起来可能是个奇怪的“绰号”,但这可以被追溯到一间华文学校的历史。马来西亚华校董事联合会总会(董总)主席拿督刘利民接受《马来邮报》访问时表示,独中的创立,是为了给早期从中国移民到大马的华裔子女提供教育。

在英殖民时期,上述以华文为媒介语的中学坚持采用母语教学,不为获取政府的经费资助,而改用马来文为教学媒介语,所以才被成为华文
独立中学。

除了一次性的拨款,独中向来没有获得政府资助。

无论如何,槟城、沙巴、砂拉越、雪兰莪州政府,如今已开始为独中提供经费协助。当然,这些学校也还是得继续依靠学费和社会捐款,为办学用途,包括教师薪资、学校建设。

国民型华文学校(SJKC)与国民型中学(SMJK):政府资助学校

也有一些采用华文为教学媒介语的小学。这些学校在大马成立时就已出现,即允许继续使用母语教学,作为采用马来文为媒介语之国民学校
(SK)的替代。

国民学校建立于政府土地,拥有“政府学校”地位,获得教育部的全额经费。国民型华文学校与国民学校使用同样教学大纲,采用UPSR检定考
试,但因为前者建立于私人所捐献的土地,所有被成为“政府资助学校”,相较于后者,所获得的政府经费也较少。

根据2013年-2025年教育大蓝图,教育部为上述两类学校提供师资,以及教师全部薪水,至于两者的其他方面拨款,则略有不同。两者同样
获得政府经费为运作开销,但政府资助学校在水电费资助上有限。

政府全额资助国民学校发展,而国民型华文学校则可以获得80%,或有时更多,作为学校建设或装修。

国民型中学情况也相同,即获取政府资助,病采用国民教育大纲,但政府拨款数额,根据校地属于私人或政府。

国民型中学曾经向政府争取全额资助,而不是以校地为考量。目前,若它们将校地交给政府,才会成为政府全额资助的学校,否则就只能获得部份经费资助,包括教师薪资由政府负责。

教学大纲及考试

国民型中学根据与国民中学(SMK)采用同样教学大纲和考试,包括中三的PT3评估、中五的大马教育文凭考试、中六的大马高级教育文凭考
试。

但在华文课方面,国民型中学每周拥有5节华文课,国民中学则只拥有3节。

至于独中,则是根据董总所制定的教学大纲,学生采用独中统考(UEC)。学生在初三及高三时面对独中统考,其地位与国民中学的中三及中六相同,独中生可以选择报考大马教育文凭,但并非必要。

根据董总记录,去年总共有8574名独中生包括大马教育文凭考试。至于大马高等教育文凭,则没有开放给独中生,但他们的高三统考基本上,在国外广泛被认同为大学预科资格。

在大多数独中,初三统考采用华文,但一些独中试卷则采用华文及英文,至于高三统考则是以华文及英文出题。

华校学生人数

虽然在过去15年来,独中学生人数有持续上升趋势,而且还创下8万5304最高纪录,在2017年的全国209万9603名中学生中,仅占4%。国民型中学学生人数则有10万8000人,两者加在一起,不超过全国中学生人数10%。

而在过去4年,独中新生人数也有所下降。在2013年创下1万7620最高新生人数后,今年只有1万4481新生。这主要是因为乡区人口搬迁到城市,导致城市地区学校爆满,但乡区学校招生不足,以及华裔生育率下降的关系。

根据教育部,2017年1月,小学生人数是267万4327人,其中国民小学学生人数占206万5279人,而国民型华小人数则仅占52万7453人,另有8万1483为淡小学生。

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0年至2017年,国小、华小、淡小学生人数均有下降趋势。

我国小学入学年龄为7岁,2010年至2017年小学新生,都是出生于2003年至2010年,然而数据显示,这段时间的新生儿出生率,是2000年至2015年之间的最低,即2004年48万1800新生儿、2005年47万4473新生儿、2006年47万2698新生儿、以及2007年47万9645新生儿。

华校未来目标

全国董总主席拿督刘利民表示,董总多年来都向联邦政府争取承认独中统考文凭,公共领域及国立大学录取独中生,目前仍需要进一步的商讨以实现这些目标。

政府让国内独中继续运作,被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因为其教学大纲与采用马来语教学的国家教育大纲不同,但让独中生考取大马教育文凭考试马来文单科是合宜的。

“或许,他们对独中教育有误解,以为我们所读的中文历史,源自于中国或台湾教科书。”

他强调,独中生所读的历史更加广泛,包括欧洲、中国、东南亚历史,当然也涵盖马来西亚历史。

目前,独中统考获得砂拉越政府承认,以进入州政府部门及本地私人大学,槟城政府资助的公司、雪兰莪大学(Unisel)也同样接受独中统考文凭。

就华小而言,政府应该采用更有系统的政策,例如搬迁入学率低的华小,或在需求高的城市地区、新市镇增建华小。每次一旦接近选举时,这些课题就成为政治课题。

我国教育团体中2011年和2012年曾经向首相提成备忘录,要求在全国6州属兴建45间国民型华小,但截至去年杪,政府尚未批准。

——本文翻译自《马来邮报》(Malay Mail)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