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你知道你能保护自己吗?」

Advertisement

全球每3名女性当中就有一人面对暴力、虐待甚至性侵犯,每年的「国际杜绝对女性暴力日」主要是传达反对性別暴力的讯息,提升民眾对女性面对暴力的醒觉意识,向「对女性施暴」说不!

根 据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及大马皇家警察提供的数据显示,我国的暴力事件以家庭暴力佔大部分,在2000年至2013年间,国內共发生4万2499宗家暴 案,另外还有3万1685宗强姦案、2万4939宗侮辱女性尊严案、4117宗乱伦案、2562宗鸡奸案及986宗性骚扰案。

调查也显示,民眾对「性別暴力」的醒觉依然有待提升,尤其是经常发生的对女性施暴事件,都是性別不平等及歧视女性的文化所造成。

一些遭遇家暴的妇女,因抱著「家丑不得外扬」的保守心態,將本身被丈夫施暴一事扫入地毯,让家暴事件恶性循环,造成受害者在身体及心灵上深受创伤。

只要受害者愿意踏出第一步,对本身遭受的暴力对待向警方报案或到专门提供妇女援助的单位寻求协助,脱离终日在暴力威胁下度过的生活。

檳州妇女醒觉中心社工杨美燕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该中心將根据家暴受害者的问题及情况提供协助,不会专设一套公式的解决方案,而是依照各別的需求作出应对。「我们主要以服务、法律諮询及推广这3大领域,协助受害者及杜绝家暴问题。」

可申请暂时保护令

她指出,该中心將通过面谈、电话及电邮,为受害者提供辅导,若有需要將会安排受害者及孩子到暂时性庇护所居住。为了避免她们的丈夫前来骚扰,庇护所的地点將会保密,因此受害者在这段期间不能工作或外出,社工將会定时去探访她们。

「大多数的受害者都希望可获得家人的支持,通常我们先建议她们暂时寄住在亲戚的家。对于那些暂时没有落脚处的受害者,我们將会提供一个安全的庇护所。」

她说,在《家庭暴力法令》下涵盖肢体、心灵、性、社会及精神上的暴力,该中心將通过有关法令提供受害者相关的法律諮询,如向警方申请暂时保护令。

她表示,政府医院的紧急及创伤部门设有一站式中心,院方一旦获得家暴或性罪案受害者的同意,將会把案例交给该中心进行辅导或进一步援助。「若护士怀疑受害者因家暴而受伤,將会建议对方到医院的辅导中心,有89%的案件將会转交给我们处理。」

她指出,该中心的推广部將进行预防暴力的工作,如培训护士及实习医生相关知识。现在该中心开始到乡区的诊疗所进行推广获得,护士將会把该中心的联络卡交给前来治疗的家暴受害者,看她们是否需要寻求协助。

此外,她强调,基于立场的问题,该中心將不会推荐私人律师给受害者,但受害者可以向政府旗下的法律援助服务处(04-2109100)及法律援助中心(04-2617451)寻求协助,有关单位將提供免费的法律諮询。

家暴受害者需精神上支持

檳州妇女醒觉中心执行董事骆清桂表示,很多家暴案令妇女陷入危机,她们需要精神上的支持,该中心將提供心灵上的辅导,但最重要的是受害者必须了解本身寻求协助的意图。

「很多时候受害者以孩子、家庭经济或依然深爱丈夫为由,不愿揭露丈夫的暴行,让家暴继续恶性循环。最终我们依然会交由受害者自行决定,是否告发此事。」

她说,通常受害者的丈夫施暴后都会道歉,这是很普遍的情况,该中心也十分乐意跟她们的丈夫沟通,避免暴力事件重蹈覆辙。当然也有一些个案,受害者选择原谅丈夫,跟隨他回家后又再遭遇家暴。

「一般上东方家庭的妇女认为家暴是件羞耻的事,若受害者去报警,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严重地步。」

她表示,现在很多年轻女性被丈夫赏巴掌或动粗后都会去报警,因为现代女性拥有反家暴的醒觉意识,她认为这是一个好现象。

她指出,最近有报导指一名丈夫被妻子揭露出轨,对方不但没有悔意,反而还禁止妻子过问此事,这都是男女不平等而衍生的问题,造成女性在社会、家庭及经济上的卑微。

她认为,无论是男性或女性,每个人在反暴课题上都扮演一定的角色。

张念群促友族勿隱忍暴力

民主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表示,相信我国还有更多家暴受害者尚未站出来揭发另一半的恶行,尤其是许多巫裔及印裔女性面对暴力对待时,仍然隱忍。

「巫裔及印裔社会中还存有极端父权主义、男尊女卑,以及妻子是附属丈夫的財產等等迂腐观念。为遏止社会病態,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2007年设立24小时全年无休的『阳光热线(Talian Nur)』,为受害者提供一站式的服务。」

张念群说,处理女性被性侵或家暴迫害涉及多个部门单位,例如警方、医院及福利局等,阳光热线专线的接线员会把受害者的遭遇记录在案,並交由有关单位处理,包括向各县警区备案,並將受害者转介至县福利局,让福利局暂时收容受害者,或申请临时保护法令(IPO),以及辅导。

除了可向阳光热线专线求助,马来西亚妇女援助中心(WAO)也提供妇女收容所,让遭受家暴的妇女入住。

该中心社工部主任王妤嫻受访时透露,该中心每年接获1500至2000通遭遇暴力对待的妇女来电,当中又以华裔占多数。

「华裔大多数都是来电倾诉或接受辅导,极少有入住收容所的个案。通常会要求或有需要寄住在收容所的是巫印族裔或其他国籍的妇女。」

她推测,华裔妇女的外部支援较多,在面对家暴时能够借住亲戚家,一般上她们也较难適应收容所的生活环境。「收容所像是一个大杂院,住著来自各地面对暴力问题的女性及小孩。这可能让有些华裔女性会认为与之前的住家环境不同,不太习惯。」

王妤嫻透露,福利局除了有专属的弱势者收容所,也会视情况转介个案至多个附有儿童或妇女收容所的非政府组织,该中心是其中之一。

「中心所设立的妇女收容所可容纳35人,地点绝对保密,主要保护遭受家暴的妇女,並设有受害者的孩子看顾中心,让家暴妇女可放心孩子的安全,安心工作打稳经济基础,与孩子一起投入新生活。」

该中心也设有专线服务,为面对性侵、家暴、僱主虐待的受害女性处理个案。举凡女性国民、外籍劳工,甚至难民,都可到本中心求助,不论国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