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脚11日讯)21岁印尼女佣疑被印裔雇主的一对儿女虐待,被迫与狗睡在屋外的停车处超过一个月,头、脸、手均有瘀伤,双脚还长满脓包,被救出送院医治后疑细菌感染,今午在医院去世。

Advertisement

警方发文告证实,该名女佣于今日下午4时45分在大山脚医院身亡,死因暂时不详,遗体將在明天早上9时进行解剖。

死者安德丽娜来自印尼棉兰,是一名基督教,到大马工作已有两年时间,被人发现时,头部和眼部均有瘀肿,手脚生脓包,不排除遭人施虐。

这起虐佣案于昨日下午4时许,在百里镇意见排屋被揭发。警方接获投报后,已扣留两名年龄介于39岁和36岁的印裔兄妹,他们是该名女佣雇主的一对儿女。

原本警方援引刑事法典第324条文(持武器伤人)调查此事,今早延扣两名嫌犯4天,至2月14日。较后,改为刑事法典第302(谋杀)条文展开调查。

Advertisement

大山脚国会议员助理傅政瀚发文告指出,昨日(10日)下午4时,他与威省市议员胡智胜和古玛前往百利镇一间住宅了解情况,发现女佣坐在屋外的停车处,于是尝试与女佣沟通,但对方毫无反应。他们惟有向邻居打听,被告知屋主曾很大声地责骂女佣。

较后,他们在屋外与一名大约60岁的女雇主沟通,並试图说服她將女佣送到医院,但对方拒绝了,並要求他们不要插手此事。

他说,该名女雇主把其女儿的手机號码交给他们,通过电话询问后,对方否认家人虐待女佣,並指將在晚上8时或9时会见他们。

他指出,雇主的女儿在傍晚6时许到家,但她重申没有虐待女佣,只承认曾打过女佣1或2次。

他说,雇主向他们解释,女佣在厨房的排水孔排便导致堵塞,因此他们买了强力的清洁化学品让女佣清理,女佣却意外地將化学品溅到自己的手脚上,造成化学灼伤。

「雇主的女儿说,他们买了药让女佣涂在伤口上,但女佣不停弄其伤口,导致伤口恶化。」

他说,雇主的女儿在没有知会下,要在傍晚6点15分將女佣带出门。为確保女佣的安全,他们决定向警方报案, 警察后来要求雇主的女儿把女佣带到威中警察局做进一步调查。

他表示,今日下午接获妇女力量组织(Tenaganita)的来电,告知该名女佣的于今日下午约4时30在医院过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