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甘榜嘉旺隔河相望的拉雅岛,传说是公主遭诅咒而化身的孤岛,並蕴藏著打造为生態旅游区的条件。

(怡保7日讯)霹雳州和丰暗藏一座充满神秘传说及歷史的岛屿——拉雅岛(Pulau Raia),近日更引起州政府的关注,一旦科研及安全评估过关,州內有望迎来全新的生態旅游观光区。

Advertisement

此坐落在距离和丰约18公里的拉雅岛,与甘榜嘉旺隔河相望,除了藏有神秘的传说及歷史故事外,岛上的一棵生长异常,並被称为「拉雅母根」的大树,近年更吸引不少游客慕名而来。

值得一提的是「拉雅母根」(Mother Rootof Raia)乃当地人所给予的名称,它未受证实为任何树种,而其树枝更长的非常茂盛,每节枝头形状不一,有的盘绕如蛇身,有的则如马来短刀。

甘榜嘉旺的旅游业者西蒂诺丽莎瓦蒂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她是在2011年发现岛上的「拉雅母根」大树,于是开始携带游客登岛参观。

「拉雅母根」的树茎倚倒在地后从一分为二,长出许多树枝,即使远至数十公尺外,也能寻获其树枝的踪影。
「拉雅母根」的树茎倚倒在地后从一分为二,长出许多树枝,即使远至数十公尺外,也能寻获其树枝的踪影。

传说受诅咒变孤岛

Advertisement

她坦言,当地人並不晓得「拉雅母根」的树种,因此,隨岛命名为「拉雅」。

「也许有人对『拉雅』此名感到好奇,为何岛屿及大树都以此命名及『拉雅』究竟有何特別?」她笑言,这有关一段被诅咒的传说。

「据当地人说法,『拉雅』是从前一位贵族公主的名字。她爱上了一位叫格米利的军士(Hulubalang),但碍于社会阶级差距,两人不允相爱。然而,两人不理各方的阻止,仍坚持相恋。」

「最终,他们受诅咒成为2座分离的孤岛,一座名为拉雅岛,另一座则被名为格米利岛。」

Advertisement

西蒂诺丽莎瓦蒂表示,目前她只掌握拉雅岛上一些事物,关于格米利岛则一无所知,就连格米利岛是否有生物,也无人知晓。

她续说,从甘榜嘉旺前往拉雅岛,需越过霹雳河,因未能断定水位多深,偶尔水流湍急,因此游客需从甘榜嘉旺码头乘船前往拉雅岛。

她补充,该处除了有传说,也有歷史故事,那就是从甘榜嘉旺前往拉雅岛,船经过的一个转弯处,是从前约在1700年时,暹罗与仍被殖民的霹雳州交界处。

「我们甘榜嘉旺以往是贸易船只停留的码头,进行以物易物的地方。嘉旺(Jawang)就是大臣与生意人商议聚集地的意思。」

「拉雅母根」的树枝茂盛且奇形怪状,有的宛如蛇身,甚是嚇人,但却是吸引不少游客登岛参观的一大卖点之一。
「拉雅母根」的树枝茂盛且奇形怪状,有的宛如蛇身,甚是嚇人,但却是吸引不少游客登岛参观的一大卖点之一。

需展开科研及安全评估

掌管霹州旅游、文化及艺术事务行政议员陈家兴指出,州政府需展开科研及安全评估工作后,才確认拉雅岛是否適合发展为生態旅游观光区。

「对州政府而言,拉雅岛上充满著未解之谜,如兽医局在该岛进行的保育工作、岛上是否有非法开垦及其他问题等,我需先向相关部门一一了解。」

他日前携带《东方日报》记者,乘船前往拉雅岛视察后,受访时如是发言。

他也说,若有科研人员愿登岛展开动植物学的考察,如辨別「拉雅母根」的树种及寻觅其他岛上珍稀的动植物,这不但能为该岛的旅游价值添分,也能以此作为教育用途。

他指目前仍未有单位能鉴定该处霹雳河的河床深浅及河流湍急状態,加上目前该岛仅有一条羊肠小径能通往「拉雅母根」大树,因此出于安全考量,州政府將探討如何提升该岛的安全措施为先。

曾是大象保育地 疑有人入侵破坏

西蒂诺丽莎瓦蒂指出,据了解,拉雅岛已被宪报为兽医局管辖的区域,而该岛从前更是大象保育地,但如今岛上已不见大象的踪影,目前更相信有人正进行开垦及破坏山林的活动。

她表示,虽然她只携带游客进入参观该岛总面积不到10%的范围,但是因为林內有树木被砍伐的跡象,所以才会大胆揣测有人在岛上进行开垦活动。

同时,她也说,虽然无法確认岛上的开垦作业是否合法,但看见有的植物被糟蹋,包括拉雅母根的树枝有受毁的痕跡,因此担忧如果继续毫无节制地进行开垦活动,將会为拉雅岛的生態影响造成严重的破坏。

「以往在甘榜嘉旺遥望过去,可见有一些鸟类,如大鸟和老鹰飞翔,也有水獭在岛域棲息,但近来已很少见到它们踪影。」

有鑑于此,她希望兽医局能关注此问题,採取適当的行动保护拉雅岛的生態环境,尤其是「镇岛之宝」——拉雅母根。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