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中董事和独中教育人士认为,学生到公共场合和上街募款是一种社会教育,避免学生与社会脱节,而且若办学经费足够,也就没有必要募款。

Advertisement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昨日称,学校和非政府组织等机构,应停止让18岁以下的儿童到公共场合和上街募款,也不鼓励以学校名义的募捐。这一言论引起爭议,在大马眾多源流学校中,上街募款是独中的传统活动之一,也是获得经费维持学校运作的其中方法。

林连玉基金署理主席吴建成指出,学生上街募款是一种社会教育和生活教育,在过程中让学生们了解现实生活,而社会服务是独中教育改革的部分。

「有一些学校会认为,学生上街募款是丟脸的事情,学校竟然要靠孩子找钱,实际上这更多的是社会教育。大马也需要思索,我们要培养什么样的学生,教育不是闭门造车。」

曾经是吉兰丹中华独中校长的吴建成认为,中学到大学是孩子成长的重要阶段,在他们走进社会之前,要给予各种方式的锻炼,以免与现实社会脱节,通过上街募款,孩子们有机会接触社会,是学生社会化和自主化的过程。

「在信息时代,学生大量接触手机和网络,几乎是在虚擬世界中交流,他们是否准备好进入现实社会?」

他称,在当前的教育制度下,学生的个性非常强烈和自我,校方和家协有责任组织学生走入社会,教导他们去关心社会,通过上街募款,他们学会如何沟通与合作,面对各种眼光时的良好心態,提早了解现实社会。

募款足就停止

另一方面,吴建成认为,上街募款也需要学校的正確引导,確保人身安全和交通,放任学生走上街募款而没有监督,那就是非常不负责任的行为。

尊孔署理董事长沈德和则直言,如果政府的拨款足够,那么独中、华小就不需要上街募款,华校长期都是依靠募款来生存。「政府多给拨款相信可以解决问题,但是在不能多拨款的情况下,又要停止上街募款,怎么生存,独中平均每年都需要一两百万的经费。」

他称,上街募款也是教育方式的一种,让孩子们了解社会,培养他们做慈善的思想。

沈德和表示,若上街募款是属于商业行为,当然不值得鼓励,用于社会公益和慈善则是有意义的教育活动。

他指出,学校发起上街募款必须要有教师或家协合作监督和带领,避免发生意外,也可以在过程中给予学生教导。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