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裕与贫穷,带来是完全不同的政治光谱:受过高等教育、高收入的人群更倾向支持希拉里;未受过高等教育、低收入的人群则更倾向于支持特朗普。

Advertisement

贫富对立撕裂着美国社会,而同年《肿瘤流行病学,生物标志物和预防》(Cancer Epidemiology and Prevention Biomarkers)上的一项研究显示,贫富的差异也在撕裂着癌症疾病谱。

科学家很早就发现,癌症的疾病谱在穷人与富人之间是不同的。

有些癌症在总人群里发病率并不高,却很喜欢光顾低收入低学历的人群,预后很差,造成很高的死亡率,这些人被称为“因癌而死”(die by cancer);有些癌症在高收入高学历的人群里发病率很高,但预后不差,许多富人尽管罹癌,但控制得好,最后并不是死于癌症,被称为“带癌而死”(die with cancer)。

科学家的一项研究显示,高中以下学历的男性与女性的肺癌风险,分别是高中以上学历男女的3.01倍与2.02倍。家庭年收入低于12500美元的人,罹患肺癌的风险是家庭年收入50000美元以上的1.7倍。同时,低收入的人群罹患晚期乳腺癌与晚期前列腺癌的风险较高。

具体来说,穷人虽然不大容易罹患乳腺癌、前列腺癌,但一旦发现,则有更高概率已是晚期。富裕、贫穷本身并不会诱导癌症,但富裕贫穷改变了人的社会行为模式,从而改变了癌症的发病率。

宫颈癌在穷人里是高发,而富人里面则很罕见。肺癌在穷人里高发,与穷人的吸烟率较高密切相关。富人阶层则拥有更健康的生活方式——较少人吸烟,他们患上肺癌的可能性就较低。

阴茎癌与男性的卫生意识差、包皮垢堆积有关;肝癌来自于乙肝病毒感染,而乙肝病毒的大规模传播与贫困地区乙肝疫苗接种率低下相关。而乳腺癌、结直肠癌与摄入高脂肪高蛋白引起的肥胖有关,肥胖则往往是富裕之后的副产品。

穷癌、富癌,代表癌症疾病谱的两极。对个人而言,可以修改自己的行为模式,来降低自己面临的风险。对公共卫生部门而言,值得注意社会经济发展如何造成人类行为模式的改变,让贫穷人群有更多机会接受筛查,让富裕人群更注意饮食平衡和皮肤健康。不论贫穷或富裕,愿人们都远离癌症的伤害。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