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语良师(Silentmentor)是对遗体完整捐赠者的敬称。当生命落幕,除了回归尘土,您其实也可以成为无语良师,为医学生及社会作出贡献。

Advertisement

往生者通过捐赠躯体,让医学生在他们往生后动下人生的第一刀,秉持著“宁在我身上千刀万割,也不要在病人身上错割一刀”的精神。

在我国的无语良师学院,源自于台湾慈济大学,最先在马大医药中心实践,经过约5年多的努力后,目前落户在吉隆坡蕉赖孝恩馆,继续在我国扎根萌芽。

来自古晋,现年32岁的曾祥仁及太太甘宝娟受到无语良师奉献的精神所感动,两人一早就已立约成为无语良师。甘宝娟不幸在一年前因患上大肠癌离世,其遗体迄今依然存放在无语良师学院的冷冻库内,等待启用的那一天到来。

曾祥仁如今则是无语良师学院创办人陈庆华教授的助理,工作地点正是无语良师学院,因此他与太太大体的距离,仅是隔著一道冷冻库的门。

Advertisement

曾祥仁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坦诚,太太的离世对他打击甚大,他也需要花上数个月的时间,才能走出伤痛。

“我在无语良师学院工作后,最常被问起就是如何调适心情。但其实我也只是普通人,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平复心情,自然地去面对太太离世及成为无语良师。”

他回忆起太太在被诊断患上末期大肠癌,依然积极面对的过去。就算食欲不振、骨瘦如柴,在病魔面前却不曾埋怨过一句。甚至曾在离世前,忍著痛为无语良师学院拍摄短片,以呼吁大众筹款捐助学院添购冷冻库。

需克服心理障碍

Advertisement

“正是太太的积极态度感染了我,我从她身上学到,就算人生跌到谷地,也必须振作起来去面对所有的挑战。如今,我也已经立约在离世后捐出大体,希望为社会留下最后奉献。”

和捐赠器官一样,响应无语良师计划需克服心理障碍,曾祥仁表示,他曾参与多场无语良师的活动,顿悟到人在离世后什么也带不走,倘若能留下身体奉献社会,那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可以亲眼见证她为社会做出最后贡献,那就已足够了。”

根据程序,无语良师学院将安排学生透过家庭访问及与家属活动,了解无语良师的生平故事和遗愿,并与家属产生感情。之后,则会安排分享环节,学生代表将介绍无语良师的生平事宜,让学生们在动刀时,可以心存感恩、尊重及爱。

每具无语良师的大体在启用前,都会有一个祝福仪式,并让家属瞻仰遗容。

如今,曾祥仁则还在等待“太太”上课的时间,期盼得以再与最心爱的人见面。

曾祥仁(右)向媒体侃侃而谈太太甘宝娟成为无语良师的经历。左为陈庆华。(摄影:张真甄)
曾祥仁(右)向媒体侃侃而谈太太甘宝娟成为无语良师的经历。左为陈庆华。(摄影:张真甄)

可自行选择保存方式

针对处理大体的程序,大马无语良师学院创办人陈庆华说,大体捐赠者在离世后,必须在8小时内送入学院,以便能够及时展开保存大体的工作。

“捐赠者在签署同意书时,可自行决定大体保存的方式,即冷冻保存或防腐保存。冷冻保存是大体在零下摄氏30度进行急速冷冻,并存放于冷冻库,直到预订的课程日期。至于防腐保存,则是通过动脉为大体注入福马林及丙三醇混合剂做防腐处理,并存放于摄氏0至4度的冷冻库长达6个月至一年。”

他表示,冷冻保存的大体比较适合模拟手术,防腐大体则比较适合用来进行解剖。在课程开始前,该学院会举办一个启用仪式,供志工及学生展开默祷及祝福,让家属瞻仰仪容。

在4天的课程结束后,学生必须将老师大体仔细缝合,并为老师进行最后整装入殓。最后,学院将会举办感恩会,会上将进行课程的总体见报,让学生分享学习心得和感触,并陪同老师前往孝恩园举行送灵典礼及火化。

由于无语良师学院属于独立营运的教育机构,至今仍面对资金及经费不足的问题,因此希望社会人士能够伸出援手。

有意赞助经费的热心人士,可汇款至无语良师学院(Academy For Silent Mentor)的大众银行户头3202116429,并将汇款单据、捐款者中、英文姓名及联络方式等上传至[email protected]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