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入凡间的天使>义工团成立至今已10年。这个义工团的特色是没有固定成员或班底,只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自动自发,成为别人的天使。

Advertisement

该义工团创办人罗如意说:“每一个人都有行善的能力,我们不搞组织,来的人只要有心,就可一起来做。我们也鼓励大家,可各别去帮忙有需要的人,不一定要加入我们,我们每一个人都可成为别人的天使。”

<落入凡间的天使>义工团,与其他慈善团体不同之处,除了不搞组织,也不以金钱形式帮助有需要的人,而是按照需要,直接提供粮食及物品给弱势人士。

谈起成立这个义工团的缘起,罗如意在受访时说:“10年前,我很想要做义工。每一年的生日我都收到别人的祝福。那一年的生日,我就希望可以用我的生日来祝福别人。所以,我就在网络上发动,没想到很多人都想要做义工,但没有机会,因为没有人召集他们。”

sdr

“我们第一次做义工是在爱之家。爱之家需要有人帮忙油漆篱笆,我们就接下这个工作,花了大约半年时间完成。很多人觉得做慈善需要有钱,将慈善与金钱挂钩。我觉得做慈善可以有很多形式,如有时间、有才干及能力,都可以来帮忙。我们那时做油漆工作,不能油漆的,就准备茶点给志工及帮忙做宣传等等。”

Advertisement

她说,这个工作结束后,当中就有人觉得,既然已有这个班底,就不要解散,大家可继续去帮忙别人。接下来,他们又去了盲人院及13哩老人院做打扫的工作。有人煮食物,有人打扫,大家分工合作,把工作完成。

“陆陆续续的,我们开始在慈善活动里添加一些环保元素。比如,我们召集志工去海边捡垃圾,并鼓励志工带小朋友来参加,因为我们做的不只是一个活动,我们希望可达到教育的目的,让小朋友从小就懂得关心周遭社会的需要,也加入环保行列。”

罗如意说,<落入凡间的天使>义工团,目前在诗巫天鹅广场设有慈善箱,365天开放让大众捐赠衣服。

“有了这些衣服,凡有火灾及水灾发生时,我们可随时调动及援助灾黎。另外,我们每个星期,都会去探访一些有需要的家庭,有时一星期去几次。一般上,我们会与福利部的志工合作。福利部志工在接获个案后会通知我们,而我们去探访之后,就会按照他们的需要来筹集物资。”

Advertisement

“我们的志工团,不涉及金钱上的辅助,我们只给东西,比如米粮、面、饼干等等,需要衣服就给衣服,需要奶粉,就给奶粉,需要米,就给米。至少那些小孩直接受惠。我们也有帮助小孩继续学业,一些家庭的孩子没钱上学,每逢开学都需要一笔钱,我们会筹集学费,之后直接到学校帮小孩付还学费,不会把钱交给他们。”

“我们没提供金钱援助,是因为有过几次不好的经验,他们没有善用这些钱,好心反而变坏事。所以,我们就想实际的帮助有需要的人士。”

她表示,平时,我们去探访这些家庭时,都会知道他们的需要。因此,最近开始有一些发型师,善用休假日时间,用他们的手艺来帮助有需要的家庭剪头发。

谈到这在10年来,该义工团已帮助过多少个家庭?她说:“我们没做统计,能做多少就做多少。我们的重点是传递讯息及宣导每个人都是天使的概念。因此,我们没有固定的成员,我在网络进行发布后,有感动的人就会来。以这样的一个出发点,你有心就来帮忙。”

她指出,有组织性的团体,在诗巫已有很多,我们不需要特别成立一个组织,我们只要带出一个讯息,每一个人都可成为别人的天使,这样效果才能扩大。同时,要让大家明白,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行善的能力。在慈善的面前,每一个人都一样,是不区分宗教、种族及文化背景的。

罗如意也分享了她所接触过,一些印象比较深刻的案例。比如:遇过一名精神失常的单亲妈妈。

“我们一路来都在关心她,也曾帮她搬家,最后她却自杀了,因她有精神方面的问题。另一个是小孩,母亲有精神问题,经常不给孩子穿衣服,每次带着小孩赤裸裸满街走。我们觉到小孩会有危险,我们送衣服去给小孩穿,隔天她又将小孩的衣服脱掉,她不能自理,也没能力照顾小孩,后来就由福利部介入,将小孩送去古晋的孤儿院。这些都是大约7年前接触过的案例。”

她说,最近有一宗案例,为夫者突然去世,妻子自行抚养5个小孩。她是菲宾律籍的沙巴人,嫁来诗巫,因此很多福利都无法申请。我们帮她渡过一段时间,现在也帮她申请到福利金,并供孩子们去上学了。

“还有一名插管的小女孩,她1岁时被蛇咬伤变成植物人。其母亲带着她及另一名小女儿相依为命。她今年已5岁了。我们每星期会给她奶粉、纸尿片、米粮等等。变成植物人的小女孩,只能一直躺在床上成长,还要在固定时间抽痰,令人备感心酸。”

“另有一案例,2岁开始,父母发现孩子是名特殊儿,父亲竟抛妻弃子,由母亲独力抚养特殊儿到25岁,在今年初他不幸去世了。20多年来,母亲亳无怨言的照顾他,还要每天拉他去冲凉及抺身体,非常不容易,这就是母爱的伟大。”

罗如意说:“健康、三餐的温饱、求学的机会,其实都不是理由当然的。有些人想要,却得不到。我们有很多志工,都有很深的感触,在心灵层面,会让他们觉得,其实自己已很幸福。我个人的感想是,人死了,甚么都带不走,倒不回把爱分给别人。爱是唯一能留下给他们的。我们之前帮助过的一个家庭,那个家庭的孩子跟妈妈说,以后我长大,也要去帮忙其他的人。这种传承理念,就是我想要的。”

除了个案的帮助,3年前,<落入凡间的天使>义工团也开始举办为爱奔跑(Love Run)义跑,连续办了2年。

“今年没办Love Run,是因为我不想让它成为形式,我们有需要才办。第一次办是为自闭症协会筹募经费,当时自闭症协会的托所儿面对要关闭窘境,我们帮他们办了一场Love Run 1.0,也推广自闭症的醒觉。社会大众可能对自闭症不了解,包括我自己,我没有走进去,也不知道他们的需要及难处。我们希望带出一个讯息给社会大众,今天自闭症不是一个选择,但我们可以选择“接纳”。我们要让自闭的孩子能够坦然走出去,可以融入社会,不会一直关在家里。”

她强调,该义工团第二次举办义跑是帮助戒毒中心,提倡的也是“接纳”。成功戒毒的人,如果我们不接纳,会把他们推回老路,以后他们再去偷抢,会造成社会不安宁,倒不如我们先接纳他们,让他们能融入社会。以这样的一个出发点,戒毒中心刚好要筹钱建会所,我们就办了Love Run 2.0。

她说,今年7月21日,该义工团会在乌也办净滩活动,到时义工们还会出来集在一起。选在砂拉越日办净滩活动,是因为我们砂拉越人都有照顾这片土地的使命。

“我们的每一个活动都有拍成短片分享出去,是希望其他人看了之后,他们可以在不同的时间与地点,各自推动慈善与环保,这样才能发挥更大的效果。他们不需要加入我们,做慈善可各自发挥,也可从身边的人做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