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根据联合国报告指出,马来西亚在10年将后成为人口老龄化的国家,届时有14%的人口是60岁或以上。

Advertisement

在面对我国将在2030年成为“老人国”,政府目前正著手研究制定乐龄人士保护法令,以保护和促进长者的人权,这项保护法最快2020年杪料有定案。

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副部长杨巧双表示,该部正在敲定拟议法案的研究范围和条例,该项研究将会专注研究老人的生活和健康课题、法律和规定,以及老人遭虐或忽视的趋势,研究结果将会用作乐龄人士保护法案的第一草稿。

“这项研究将会历时15个月,预计在2020年10月完成。”

她强调,制定乐龄人士保护法令的主要目的是为了保护和促进乐龄人士的人权。

她说,乐龄人士保护法令是在2017年就纳入计划中,因为当时大马统计局预测,我国在2030年将会成为人口老化国,也就是老人占人口的15%。

杨巧双在接受《东方日报》的访问时透露,我国未来的老人保护法令不会歧视乐龄人士的婚姻或经济状态,因为该法令必须涵盖所有的老人。

根据马来亚大学在2018年推出的《预防老年人被虐待和忽略措施》(PEACE)发现,我国10名长者中就会有一名老人遭受虐待或忽略。

“所谓的虐待,可分为身体、心理和情感、性、经济及忽视,而上述报告显示,最多的是对老人的心理虐待和侵占财产。”

她说,老人受“虐待”往往不是身体上的虐待,而是经济上的虐待;因此就算孩子夺走父母的财产,父母通常不会举报孩子,这样就算有保护老人的法律,也起不到关键作用。

“上述15个月的研究结果十分重要,政府将会依据我国乐龄人士受虐和忽视的趋势,制定一条真正可以保护长者权益的法律。”

她强调,国家的法律不只是满足目标群体的需要,同时是一个实际和可以让政府执法的法律。

她也指出,我国暂时没有一个针对老人受虐的强制投报机制,该部将会探讨和设立一个举报机制,民众不只可以向警方做出投报,同时也可以向社会福利局或社会领袖投报。

询及法令是否会强制孩子必须向父母支付赡养费,杨巧双提到,这种方式可能最后会演变成金钱上的往来,当中没有家庭成员之间应有的爱和关心,这都不是老人家想要看到的情况。

“因此,我们需要在两方面做出努力,一方面是制定保护乐龄人士的被动法律,一方面我们要提高年轻人的意识,爱护老人应该是我国文化的一部分。”

另外,杨巧双也提到,全新的国家乐龄人士行动蓝图及政策已经到达审查的最后阶段,该部预计将会在今年第3季度推出。

她说,妇女部对此正在进行一项为期18个月的研究,以建立一个可持续和综合的老人长期护理模式。

杨巧双:孩子有责任照顾年迈父母

杨巧双强调,政府老人院的入住对象是那些无家可归、露宿街头的本地孤独老人,而不是子女寄放自己父母的地方。

她指出,在2018年,有1452名弃养老人居住在9间政府老人院及207名卧床老人居住在2间政府疗养院。

“另外,有1903名老人居住在由自愿福利组织(VWO)营运的23间老人院,这些老人院都有获得政府的财政资助。”

“那些有孩子的老人,就必须由孩子来照护。照顾家庭的责任必须源自家庭。”

“我们不鼓励人们将年迈父母送进老人院,就算你有经济能力支付老人院费用,这是不对的。”

杨巧双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截至今年4月,共有352家长者看护中心,注册在社会福利局的1993年看护中心法令下,注册在该法令下的是不涉及派药或提供治疗的老人院。

另一方面,杨巧双表示,乐龄人士活动中心(PAWE)能让老人持续在社区活跃,不会因为无所事事而感到忧郁。

她解释,当人在步入老年时,朋友圈会缩小,会增加老人的孤独感,进而感到忧郁。

因此,她说,政府有意在222个国会选区设立一间乐龄人士活动中心,目前我国有88间乐龄人士活动中心。

她指出,乐龄人士活动中心必须设置在福利局认可的地方,同时必须由当地非政府组织经营。

她补充,政府目前在找寻现有由非政府组织营运的老人俱乐部或协会,将之转型成乐龄人士活动中心,并给予每间乐龄人士中心每年3万3330令吉的津贴,来维持该中心的基本开销和主办更多活动。

逾2千志工上门服务老人障友

杨巧双表示,截至2018年9月,全国有2532名志愿者参与社会福利局旗下的上门援助服务(Home help service),服务对象都是向福利局注册的贫穷老人和残障人士。

“目前,上门帮助服务对象中有7000名老人和 1800残障人士。”

她说,截至2018年,共有13万7660名贫穷的单身老人,每个月都会获得社会福利局350令吉的援助金,当中有行动不便、残障人士及长期卧床的老人。

她提到,这些志愿者每周都会前往受惠长者的住家,帮助他们清理住家、帮助老人外出处理事务等等。

“我们现在正打算招收更多志愿者。”

杨巧双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说,该部也有在探讨代际互动项目,比如大学生前往乐龄人士中心服务,与老人玩游戏或帮助老人理发等等。

她说,尽管有志愿者和大学生愿意到老人院义务服务,但是人数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希望爱护老人可以成为一种文化。

“我们(人民)必须认为这是我们的义务,而不是完全交给政府负责。”

她重申,照顾老人的责任不应该全落在政府,家庭成员、社会乃至每个人都应该尽己所能的都有责任。

推出家庭宣言 教家人互相扶持

杨巧双透露,该部在配合今年国庆日推出家庭宣言(Deklarasi Keluarga)。

她指出,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希望通过宣言,宣传家庭观念,以确保每个家庭成员都有扮演各自角色互相扶持。

她提到,我国有多个非政府组织都在为各种社会问题努力,但他们不了解政府的大方向,因此家庭宣言可以作为所有国民的引导指南。

她指出,家庭是构成社会最基本的的单位,若家庭破裂会衍生很多社会问题;过往国家的政策目标都是专注在建设和经济,而这次透过家庭宣言回归专注家庭问题。

杨巧双在接受《东方日报》专访时,如此表示。

减公积金缴纳率 吸引长者返职场

杨巧双表示,雇员公积金局(EPF)减少60岁以上的雇员和其雇主的缴纳率,成功在数个月内吸引2万8757名人重返职场。

雇员公积金局在1月7日宣布,雇主为60岁以上员工所缴纳的最低公积金率,将减至每月4%,而雇员的缴纳率则是0%。

杨巧双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在上述措施推行的短短5个月就吸引很多老人重返职场,其中60至64岁的乐龄人士占64%,多数老人都倾向在服务业工作。

“截至今年4月,重返职场的老人达2万8757人,比起去年同期提高了11%,当中重返职场的女性增长18%,即1万4783人;而男性则增长8%,有1万3974人。”

她说,很多人在60岁时,可能被迫退休。但是,尤其是低收入族群并不能只是依靠公积金储蓄金过活,因为很多人在退休后两年就会用尽该储蓄,然后开始依靠孩子过活。

“我们希望老人重返职场,再次拥有生产力;另外老人经济独立后,会减少对孩子的依赖,也会降低社会虐待问题。”

她指出,年轻夫妇上有年迈父母、下有年幼小孩,因此上述举措有助减轻年轻夫妇的家庭负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