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希盟入主布城后,华社普遍上期望由4党领导的新政府会“不一样”,不会出现像国阵时期的一党独大。

虽然行动党坚持为“非华基政党”,但依然是一个以华人党员、领袖为主的政党。然而,从承认统考、大学预科班学额、莱纳斯稀土厂课题,乃至近期闹得沸沸扬扬的爪夷书法课题,希盟内的代表华社的话语权似乎“份量不足”。

尤其是教育部执意在明年小4马来文科落实爪夷文书法艺术单元,引起华社对行动党的强力反弹,此举引发华社、甚至自身党基层及支持者对行动党的公信力锐减及动摇。

时事评论人黄进发博士认为,过去民主行动党把马华和民政党的积弱,简化成“卖族求荣”,倘若今天行动党不摆出强硬姿态,党基层就会怀疑行动党是否也已变质。

他指出,若行动党要摆脱现在面对的困境,就要从过去的道德动员,转成战略动员。

“它(行动党)必须在不攻击友党,因而危及希盟政权的情况下,与基层、支持者坦诚沟通,让他们在战略上理解问题和对策,避免基层认为高层已被权力软化,看不到马来或伊斯兰中心主义威胁而产生‘温水煮青蛙’的恐慌。”

黄进发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分析道,行动党在希盟政府内的谈判筹码多大,不在于有多少议席,而在于议题的处理。

“如果不变成族群之间的零和游戏,(行动党所掌握的)42席就有很大影响力,远非依赖马来选票当选的马华民政可比;如果变成族群对决,马来政党要朝野大团结,行动党的42席就可有可无。”

“这是华基政党的结构性困境。”

他指出,过去巫统占有国会四成上下议席,差一点就过半,因而任何一个盟党退盟都改变不了大局,让巫统在强盛时可以很嚣张。

“今天希盟四党势力比较均衡,如果行动党或公正党脱盟,政府就倒了;可是,土著团结党可以拉拢马来在野党填补,整个形式就逆转。”

“朝野易位不会是希盟任何一党首选,却可能发生。”

时事评论人林宏祥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提到,民主行动党在华社的公信力直坠,往后希盟政府要推行新政策,尤其是涉及“身份认同”的区域,如宗教、种族、语言、文化、教育,都会面对因猜忌而起的阻力。

“华社会质疑背后动机,无论合理与否,这会让希盟政府举步艰辛。”

他认为,行动党在回应类似课题,尤其是族群、宗教、语言、文化和教育时,应该先考虑到自己的言论会被翻译成其他语言。

他说,行动党既然号称是“全民政党”,就必须有一套能面对全民的说法。

“在非穆斯林群体中掌声响彻云霄的言论,可能在穆斯林群体骂声连连,反之亦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