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迪君博士

英国人在殖民地时代说,要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他们的文化,要消灭他们的文化就要消灭他们的语文。被英国人殖民了一百多年的香港和新加坡人,以及被日本人殖民了50年的台湾人当中就存在一群被消灭了语文和文化的殖民地遗民。

即使是在华文教育传承得比较完好的马来西亚,英国人也不算完全失败。教会学校不但成功地培养出一批殖民地遗民,而且这些曾经的教会学校,至今依然是许多家长的最爱。比如吉隆坡有圣约翰(St.John)、修道院(Convent);怡保有圣弥高(St.Michaels)、美以美(Methodist);槟城有圣方济(St.Xaviers)、美以美、修道院、圣乔治(St.Georges)等。当然还有更具英殖民地传统的维多利亚书院(Victoria Institute)和槟城大英义校等。

殖民地遗民,十有八九以奶油自居,原话是:“we are cream of the soceity”。中文翻译是:“我们是社会的奶油”。他们曾经是英国人在殖民地贱民中所培养的奶油,是他们最自豪的传统。

移民欧美是殖民地遗民的人生终极目标;模仿主子的行为就是高级(high class),其中打高尔夫和普世价值的唇舌活动(lip service)是最高级的。如果不成,哪怕是在姓氏前面加个洋名也自觉更接近洋气。对殖民地遗民来说,接近地气是老土。

从姓名看四等中国人

友人老刘有一个挺损人的说法。他说,中国人分四等,第一等坐不改姓,行不改名,如毛泽东就是Mao Ze Dong,周恩来就是Zhou En Lai。第二等名字在姓氏的前面,如于山平叫做Shan Ping Yu。第三等是姓氏前面改个洋名,如张学友叫做Jacky Cheung。第四等是连姓氏也洋化的,如侯大伟叫David Howe。姓氏后面加个e,级别就不同了!

殖民地贱民的奶油阶层大都属于第三和第四等,不过这对他们来说都无所谓,因为他们不耻为支那人(China man)。一位香港朋友告诉我,在香港的英文书院,上学的第一天老师就给每个人取个洋名。比如张学友叫Jacky Cheung,成龙叫Jackie Chan。中国的语文政策比较宽松,香港更是如此,所以对英文书院的语文也没有进行强制改制。我没有研究到底英文书院改洋名的传统是否还保留。

大日本帝国是大英帝国的山寨版,所以没有差异。不知道蔡英文是否有日本名,即使没有也正常,因为日本人和英国人都已经沦落为美国人的狗崽子。所以与其抱狗腿不如当狗腿,干脆直接抱美国人的大腿更划算。无论如何,李登辉肯定有日本名,叫做岩里政男,不过他不是第四种中国人,因为他自认是日本人。

有人问:“这些港独与台独难道不知道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的耻辱吗?”

知道又如何?如果是在殖民地时代,贩卖鸦片和当伪军的就是他们。李登辉的亲哥岩里武则就当了伪军,当然李登辉兄弟俩认为是皇军。在菲律宾战死的岩里武则,还供在靖国神社呢?

套用孙子的话,美国今天“中原内虚于家。百姓之费,十去其七;公家之费,十去其六”。不用之乎者也说,就是美国人民提前消费,国家外债高筑。原因当然是因为大搞金融全球化30多年,以致科学和科技都被欧洲、日本和中国追赶上来了。美国最痛恨支那人坚持关闭金融大门,而且5G和AI又崛起,搞得美国狼狈不堪。

美国黔驴技穷

今天,美国人对中国进行关税和科技封锁都不得要领,已经黔驴技穷,所以沦落到要帮蔡英文助选。如何帮呢?用香港修改《逃犯条例》做文章,企图在香港搞颜色革命和白帽子活动的伎俩。其实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激怒解放军介入,那么他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对台湾选民说:“你们看,一国两制就是个幌子!”

港独们又图什么呢?前面已经交代清楚了,殖民地遗民的人生终极目标是移民美国或英国,名正言顺地当洋人。听说这次暴乱的大都是学生,你说英文书院的中学生图什么呢?当然是到英、美留学啦!如果承诺出事则保证留学常青藤大学,你说这磁场有多强烈呢?听说有一位暴露身份的港独学生领袖已经被耶鲁大学录取了,你说该羡煞多少书院学子呢?

有人说港独是港毒,我认为并不准确。比较准确的说法是:“港独是上海话的“港独”,啥?那就是海南话的“梦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