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沿路辉

“509”后二度拜相的马哈迪,无疑是这个国家德高望重的老练政治家。可是,从近一段时间来的政治事态发展来看,马哈迪似乎陷入了政治焦虑感之中。焦虑的关键点是土团党的势力长不大,直接影响到希盟政府在后马哈迪时代,马来人在希盟政府中的地位问题。

随着“509”尘埃落定后,马来亚马来民族的政治版图基本上是:巫伊联合为最大一块,公正、诚信为另一块。土团党为最小的一块,力量微薄,一有风吹草动首相的位置不可能是属于该党了。

为此,马哈迪很是焦虑了,重新高喊马来人必须团结,而且必须是团结在土团党的旗帜下。

他试图标榜着团结凝聚马来人的口号下拉拢、分化巫统来加强土团党的力量,甚至很暧昧于公正党中的不稳分子,以便有朝一日全盘接受公正党中的不稳分子。至于砂、沙方面,土团党的作为有限,马哈迪不敢寄予什么期望。马哈迪在这场政治博弈中到底有多少胜算的机率?

要如何才能看穿今天的马来亚政坛形势呢?

(1)土团党与巫统的区别是什么?传媒界常有人说:“过去的巫统,现在的土团党”。这就是说:土团党=巫统=土团党。事实正是这样,若从阶级层面来看,两党的阶级成分是一致的,都源自于马来封建官僚买办资产性质的种族主义政党。

两党之间、马哈迪与纳吉之间的矛盾仅仅是官僚买办,内部利益阶级矛盾之争,根本不是阶级性质的矛盾。它们之间在一定的条件下,可能会展开激烈的争夺,有可能在另一种特定条件下走向团结、联合达到利益共享。

因此,有理由相信,当后马哈迪时代来临之际,不排除两个均以马来封建买办资产阶级为根基的土团党与巫统党重新走向团结、统一的可能。到时是土团党取代巫统,还是巫统取代土团党,就让时间去证明。

(2)马哈迪绝不是当代马来族改革的先锋。不要以为马哈迪创造了土团党,并参加了希盟;他的阶级成份与政治主张便与改革画上等号。看透马哈迪,必须历史地全面地观察他的从政整个过程。

年轻时代的马哈迪,即有反殖争取国家独立的一面;同时,另一面也是马来种族封建官僚买办集团的忠实卫士。当年与东姑首相的矛盾后,开除出巫统的主要原因,是后者的观点、方法上的不同,绝不是阶级立场上的不同。

他的名著“马来人之困境”,是他的政治立场与政治观点的真实反映。若时光倒回到“5.13”或“新经济政策”之前来分析马哈迪思想观点,有其实际的一面,最少他胜过东姑,在长期的政治生涯中,创造了一定的政治理论留给后代,“新经济政策”的提出与“马来人的困境”应该是同一链条上的两个环节。同亚、非、拉新兴独立的民族与国家际遇是一致的,就是有关的民族、国家在政治上取得独立了,也要在经济上取得独立,这是必然的趋向。

如果说“马来人之困境”催生了马来亚的“新经济政策”实在不为过,应当给予肯定。然而,在“5.13”和“新经济政策”提出之前,马来人的社会基本上仍十分简单,没有明显的阶级之分,只有贵族与平民之别,更谈不上形成马来民族的中产阶级。确切地说,自70年代提出“新经济政策”到了90年代中才逐渐形成新生的中产阶级。

因此,马哈迪与马来民族的现代改革运动是扯不上关系的。与希盟合作只是权宜之计,过了一定的特点的历史阶段之后,土团党再长不大,恐怕前途堪忧。因为土团与巫统同为一个政治板块,挣不脱其固有的阶级烙印,很自然地马哈迪很感焦虑。

(3)从人类社会发展史来看,人民公正党主席安华伊布拉欣是当代马来民族当之无愧的改革先锋,更是马来新生中产阶级的核心人物。

20多年来的残酷磨难与经历,充分彰显出他的开放、开明与包容的政治理念。打个很简单的比方,当你冷静观察巫统、公正两党,马哈迪与安华,马哈迪家族与安华家族之间的差异时,马上会感受到;虽然安华尚有一些种族的味道,但与马哈迪对比差距太大了。

若把目前的教育部长马智礼(马来新生代)与拉菲兹(同样是马来民族的新生代)一比,更能感受到拉菲兹是一个完全没有种族主义的新生代。

马来亚的未来是属于这些新生代的中产阶级知识分子,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这应该归功于70年代提出及推行“新经济政策”的效应。1957至1969年“.5.13”之前,马来亚虽然独立了12年,在浓厚的神权、族权、王权意识氛围下,经济发展严重滞后,社会的阶级分化并不明显,基本仍是贵族与平民。也只有在“新经济政策”推行了20多年后,马来族社会突显了阶级分化,原封建官僚买办阶级申异化出了相当数量的中产阶级。

同时,在现实的经济活动中不断地分化、造就了马来民族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工人阶级、农民阶级及相当数量的小贩阶级。在如此的客观大环境下,种族的氛围与味道将逐渐地被淡化,取而代之的将是阶级与阶级斗争。

因此,土团党可与巫统划上等号,绝不能与公正党划上等号,这是两个代表不同阶级背景的政治平台。他们的结盟仅是暂时有条件的权宜之计。说的难听一点,彼此为了权利相互利用与制约罢了!

当后马哈迪时代降临时,土团党仍是目前这个样子,到时难免将被巫统收编!某些时候,公正党可能会来自种族课题的冲击,但动不了其根基,当然由于马来亚社会的特殊性,注定了新生中产阶级的道路是长期与曲折的。

至于由伊斯兰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应画入公正党同一个政治板块,因其阶级成分、性质基本上与公正党同属一个板块,为马来中产阶级的代表,是公正党较可靠的盟友。

不管马哈迪承认与否,土团党、巫统与伊斯兰党都属于马来亚社会的特殊性:即神权族权王权的集中代表,同在一个板块上,是当今马来亚社会最大的一块政治板块,土团党凭借当前掌握执政资源的有利时机,到底有多少的能量扩充其政治版图,为后马哈迪时代的降临而未雨绸缪?大家拭目以待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