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The Malaysian times

评论:陈锦松

在希盟政府内,行动党尽管是多元种族的政党,但基于历史的缘故,行动党无法改变其华人政党的色彩,过去其积极扮演捍卫华人利益的角色被肯定。事实上,只要立足点是在捍卫基本民主人权,尽管是华人权益,又何错之有?董总作为民间团体,在华文教育备受打压的年代,其领导层奉献牺牲不言悔,以免华文教育受蚕食与鲸吞,当首相马哈迪指责董总是“种族主义”,种族主义是这样定调的吗?

为人权无关种族主义

作为多元种族的国家,除了中国及港台之外,马来西亚在世界因为拥有完整华文教育体系而自豪,但有人以为这是政府的“恩典”,才使华文教育得以开枝散叶,前朝政府国阵甚至要华人用选票来“感恩戴德”。其实,没有华教斗士如陆庭谕及已故林连玉、林晃升、沈慕羽等锲而不舍的坚持,今天60间的华文独立中学及1200多所的华小恐怕已不复存在。他们的高风亮节是种族主义,还是人权斗士?

行动党在过去的岁月里,与董教总几乎是站在同一阵线,1987年的茅草行动,政府援引1960年马来西亚内安法令展开大规模逮捕行动。此政治风暴中,董教总与行动党领袖都成为政治的阶下囚。在反对党长达50多年的政治斗争中,行动党领袖林吉祥在捍卫多元与民主的价值是应被肯定的。今天反对党刻意借“爪夷文课题”营造行动党是出卖华人的,指责他们是马哈迪的帮凶,因为他们“求官”心切,忘了从政的初心。

马华已失道德制高点

到底行动党在爪夷文的立场,是在“出卖”华社,还是维护多元民族国家不得不做出的“合理”妥协。这个退让是“可以接受”的,还是“难以忍受”的?而华社是否“买单”。

对马华而言,放大“行动党之恶”,才能彰显“马华之善”。马华过去在朝时的种种不是,难道因为在爪夷文课题上扮英雄就能使他们翻身成为华教的捍卫者?今天他们的“勇敢”,是真情还是假意?今天马华不是尽快与巫统切割,而是拥抱迫害华教有半个世纪的巫统而以为可以通过爪夷文课题向行动党打出致命的一枪。

华人社会其实是在马来人主导的政治大潮中,不经意地被玩于股掌之间。在国阵执政时,马华无所作为,对巫统卑躬屈膝,华人惟有唾弃马华。今天,马华还继续拥抱国阵,他们已经失去道德的制高点,却还浑然不知。

代表马来人利益的土团党,会长马哈迪也是集权力于一身。行动党作为希盟第二大成员党,如何平衡首相的权力,如何面对残酷的政治现实而不卑不吭,让华人有感,而不会轻易掉入种族政治漩涡而被华社遗弃。

在现有的政治体系里,当巫统与伊党结盟,而马华宁可依靠国阵的庇荫来对抗希盟政府。华人社会可能天真地以为把行动党打垮,就可以得到他们想要的,而没有清楚认识到巫统与伊党的结盟,马华继续成为帮凶,只会把华人前路推向更险峻的深渊。

推翻火箭是最好选项?

通过混淆视听,华人轻易被蛊惑,剑指行动党出卖华人,对行动党丢鸡蛋似乎言之成理。在马来社会,董总与行动党被定位为种族主义者,都应受到对付。吊诡的是,行动党既然出卖华人,理应在马来社会受到英雄式的欢迎,为何却出现两边都不讨好?

行动党会受到华社责难,是建基于该党目前是希盟第二大党,国会议员42席,仅次于公正党的50席。在这样的政治结构里,按常理行动党应有更大的话语权。但面对爪夷文课题,华社认为行动党却没有展现出他们在议会里应有的“高度”。

土团党在509大选时只有13席,随著吸收一些从敌对阵营退党的议员,目前增加到26个国会议席,在希盟排名老三,但马哈迪的强势,其他成员党显然是“毕恭毕敬”。

爪夷文的争议点走到今天,是否是行动党的停损点,值得关注。可以想像,如果摧毁了行动党,希盟可能沦为一届政府。问题是虎视眈眈准备反扑的巫统、伊党与马华,是我们更好的选项吗?他们重回政坛主政,想想我们的华教是否会更糟蹋?我们应该从华教的历史吸取教训,不要被一些媒体所误导或蒙蔽。

或许大家可以思考,消灭行动党,谁得益?再问,爪夷文课题是否是我们华社的最后底线,当反对党准备利用此来达到推翻希盟政府的目的时,我们是否愿意坦然接受?腐败政权的复辟,难道华教不会面临一个更大的灾难吗?这是我的忧虑。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