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一本漫画嘛,既然已经严禁《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流传本国,事情也应该告一个段落;为何出现不见经传的行动党小咖,柔佛州委马齐发表文告撂下狠话,疾呼大动作切割。

Advertisement

犹为不解,因为这一本书,马齐甚至因此声嘶力竭地高调建议,党中央与槟州政府重新思虑,是否撤回租金津贴,取消营运执照,停止继续资助位在槟城光大数码广场二楼亚洲漫画馆云云。马齐到底尝试在解决问题,还是大事添乱?

既经国家图书馆审理,且有ISBN书号,可知《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的定调,扑朔迷离。如今内政部的重审不能过关,除了早前送书流程的技术犯规。一部分显然攸关国策的圭臬。

眼下事情告一个段落,但为了《互利共赢的一带一路》,开铡锄掉亚洲漫画馆;如此这般,洋人说,throw baby outwith the bathwater,脏水不要,娃娃冲掉。马齐呢,似乎连水桶也要扔掉!

要知道,亚洲漫画馆所汇合的,不仅是各国独具一格的漫画,而是聚集“教育,文化和经济”交流和合作之平台。通过这个据点,五湖四海的画家跨出国界,认识而相知,打开创作的视野,丰富了世界级的漫画珍品。

因为亚洲漫画馆,槟城也多出了一道风景。学校的旅行团,如今也多将之当作一个必须到来打卡的景点。游客既然纷沓而至,对助长光大的人气,思之自明,迨无异议。那么,马齐所云,可曾想及这些?

有句话说:高度决定程度;反过来言:程度显见高度。马齐“牵一书而关全馆”之见,所流露的,不仅是个人的胸襟和眼界,也显见了既有的水平,恐怕也只不过如此。万一哪天亚洲漫画馆内发现三两只老鼠,按此标准,想必还要重建光大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