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于东

Advertisement

最近笔者读了《怡和世纪》(第29期)特约撰稿人、史话作者林恩河的《“新加坡问题”促成“大马”计划的出台——从解密档案看马来西亚的成立》一文,让笔者坚定了两项立论。即,(一)1962年12月8日,汶莱人民党发起武装起事,是英国殖民者刻意安排;(二)1963年7月22日砂拉越没有独立。

公元2000年来,笔者先后读了一些史书和历史文献,激起了关注汶莱人民党在1962年12月8日凌晨2时发起的武装事变。因为这一事件发生,不仅影响汶莱人民命运,也直接波及和定夺了砂拉越人民命运;并为马来西亚联邦成立铺平道路。

早在2011年初,笔者通过各种可行渠道,解决了联系上困难,先后与两位当年汶莱人民党领袖联系上,并成功会面,面对面进行访谈,取得第一手资料。有关资料进行整编后,于2012年8月公开出版,定名为《命运的拐点》。《命运的拐点》一书面世,意料之外,引来某方面人非议、抨击、抵制(不买、不读、不传递)和在特定人群中进行排斥、孤立1。

砂独立日之争议

上述的遭遇,算是在人生道路上一个小插曲,动摇不了继续从事治史工作。林恩河先生提供了多一项历史证据。林文写到:“汶莱人民党‘叛乱’的原因众说纷纭,不过,其造成的影响却十分巨大,英国殖民地当局以砂拉越左翼牵涉‘叛乱’为由,在砂拉越展开大规模的逮捕行动……左翼组织青年越境进入印尼加里曼丹组织游击队,开始了砂拉越的武装斗争……”;“前砂拉越政治部主任罗伊‧亨利(Roy Henry)在接受澳洲学者格雷‧波尔格里安(Greg Poulgrain)访问时承认直接插手汶莱叛乱事件”2。

马来西亚成立50年的2013年,砂拉越政坛上突然出现一个“高论”:“砂拉越早在1963年7月22日独立”。这一“高论”一出现,似乎让某些政党、政客在政治较量中捡到一个“法宝”。除了例常,即每年举行“纪念”活动外,州政府更在2016年始定为公共假期。

笔者与友人感到困惑不己的情况下,共同合作撰写了《砂拉越独立之谜》一书,于2017年3月,在列为《国际时报丛书》之一而公开出版。出版后,引起一定反响。可是,不少政客却不以为然,继续以讹传讹,大张旗鼓,搞他的“庆祝”活动。

林恩河先生依据解秘档案揭穿了李光耀在1963年8月31日宣布所谓“独立”的谎言。李光耀为了与东姑阿都拉曼争夺权势,冒然开了“历史玩笑”。在马来西亚成立前夕的1963年8月31日在新加坡政府大厦的台阶上发表公开演说,用尖酸辛辣的口语说:“英国政府已经将外交和国防的权力交给新加坡。”

“李光耀演讲无疑是自行宣布独立,这对东姑来说是一颗震撼弹,他急忙寻求英国说法。英国殖民地大臣在答复时强调三点事实:(1)在英国主权下的地区获得独立必须得到西敏寺国会立法批准;(2)在英国的马来西亚法案,将在9月16日实施下英国将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的主权移交给马来西亚联邦,但不允许这些地区单独独立;(3)新加坡总理宣布……,在法律上是无效的”。3

英殖民大臣的回复清楚不过了吗——“在9月16日实施下英国将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的主权移交给马来西亚联邦,但不允许这些地区单独独立”4。在历史事实面前,还要坚持说,“砂拉越在1963年7月22日独立了”吗?还要继续庆祝“7.22”吗?!

注释:

1:某方面人是因不容对当年武装斗争的否定。

2:《怡和世纪》29,第137一138页。

3:《怡和世纪》29,第137一138页。

4:Secret Telegram, 31/8/1963,Lina Soo.Sarawak, The Real Deal.2013,P.4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