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说,最近特流行的“控状”或“判词”就是:“政治人物都不可信”。如此言论几乎充斥整个网媒,甚至纸媒。诚然,人们是因为政坛上发生的不少事而不约而同地得出如此结论,为此众从政者恐怕要“反躬自省”——虽说可能没多少人会相信其会。

Advertisement

然大家不能不面对的一个难题是:既然政治人物都不可信,那要靠谁来处理与政治相关之事务?毕竟任谁接管了政治事务,就是政治人物了(包括大骂政治人物不可信者本身),那也直接都不可信了,这可叫老百姓该如何应对、如何安心哪?

其实,或许很多人也只是发发牢骚、吐吐气话而已,内心底还是承认政治人物至少应有一部份、一层面或一时候是可信、可委托、可期待的,要不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让国家正常运作,毕竟若无从政者,公共事务就会大幅停摆,国家可要大乱也!再说那些爱发牢骚、爱吐气话者,就算条件具足,若建议其人不如自己去参政以“匡正时弊”,恐怕也不敢或不情愿也。

另外,也有些民众蛮自相矛盾,一方面大骂政治人物都不可信,但转身又十足相信政坛里也有“好人”,甚至还热心呼吁大家要投票给某某好人。不过如此矛盾也可以理解,毕竟极度失望之际,人们内心里往往也渴望著光明,以至看到稍微“正派”的人物,就情不自禁地相信之、移情之,犹如溺水时看到浮板就拚命抓住那样。

当然,也有一些一边厢四处散播“负能量”,断言政治人物皆不可信者,另一边厢却又大力推荐、吹捧某某好人,甚至直接为之站台、助势。这显然也不过是在替自家服务或心仪的政治阵营做“基层工作”而已,大有试图操纵和引导民意风向之嫌。如此做法就有点虚伪了,颇恶心,当为众人所不屑也。

质言之,在利益面前,何止政治人物,恐怕大部份人都难以被相信,只不过人们对从政者的关注度和要求会比较高而已,毕竟其人涉及的可是会更直接影响众人的“公务”。惟也正因如此,人们其实原本就毋须对政治人物抱有太多幻想,比如期待什么“好人”,而是要完善化一套可以管理,乃至约束政治人物的有效政治制度。

人性本就有弱点

具体例子比如一直被提起的“反跳槽法”,此法到底合不合理,乃至合不合法,可谓争议不断。无论如何,人们也的确可以尝试建构一套即合理又合法的制度,避免政治人物有机会因利益勾引或黑手恐吓而背叛选民的委托。如一些国家已经在实行的:对从政者涉及金钱、机会、社会关系网络等方面之行为的严厉操守规范(包括公布资产)。

总之,人性本就有弱点,容易自私,乃至因之而不惜害人。期望政治人物个个冰清玉洁或高风亮节无疑是天真、“离地”的。惟如此说不是要叫人们放弃对政治有任何期待和理想,走向犬儒或虚无主义。反之,我们更应在理性、客观地接受人性的不完美之现实上努力建构能“调节”人性的理想制度。

事实上,今天我们为何会有民主制度,就是无数前人对政治不轻言放弃,坚持怀抱理想、相信正义的成果。马来西亚自509民主“大拐点”之后,不过是在推进民主化的道路上遭遇各种障碍、挑战而磕磕碰碰、起起落落而已。有鉴于反动势力的根深蒂固,如此挑战,乃至挫折其实也不会太令人意外,人们实在不必绝望——只要学会不一味天真烂漫就好了。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