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已宣誓为第8任首相,周一上任首天会见文武百官,从政府首席秘书到全国警察总长和武装部队首长等,立即进入执政状态,稳定局势。

Advertisement

他是在争议声中上任,没有蜜月期。若国家元首没有行使《联邦宪法》赋予的斟酌权,委任陛下认为,可能获得大多数议员支持者为首相,这个胶著状态,或许至今依然无法解套。

他不是在一片喝彩和欢呼声中上任。这跟两年前希盟风光上台有很大分别,当时希盟获得国内外一片赞赏,大马终于向民主迈进一大步,和平完成史上第一次政党轮替,选民把贪腐的政权拉下台。

不仅国内开心放炮,国际社会对希盟和马哈迪的评价也非常高,新政府获得国际社会认同和点赞。部长领袖们都可挺胸抬头,自豪地说,拥有民意基础,绝对是一个合法性和正当性兼具的政权,不容他人质疑及挑战。

慕尤丁演讲讯息

慕尤丁了解到,本身当前情况与509截然不同。没有鲜花和掌声,更多的是保留和不认同,情况十分挑战,因为他与一个已经被标签为贪腐的政党合作,感观不好。

正式上班第一天晚上,即发表面向全民的全国电视演讲,除了针对自己人(巫伊结盟),也包括希盟(特别是敦马)、以及担忧新政府沦为马来人政权,走向单元及保守政府的非马来人。

他的演讲内容主要有三点:1)回应政敌对他的质疑;强调自己不是叛徒,不是后门政府,而是为了拯救大马(又是“拯救大马”口号);2)释放善意,争取支持:重申自己是全民首相,照顾各族;打造廉洁政府,案件在身者休想入阁,门都没有;3)经济民生:提升经济发展,解决民生问题。

这是他第一份施政愿景报告,传达想做要做的事情,重点是“给我机会”。

政治领袖都渴望“机会”,某些人为了争取“机会”,不择手段;另一些则等著“机会”来敲门。你会给“机会”谁,胥视他们提供的方案,是否符合我的利益,解决我的问题。

随著慕尤丁的上任,过去一周政治危机也暂告一段落。不过,他面对内忧外患,至少8大挑战,关键的是民众,盟友和政敌都对他的领导产生信心疑惑。

新政府8大挑战

摆在其面前的挑战非常多,主要分成两大类:内部和外部,内忧:1)国盟和其他政党合作,大马来政权诞生?土团党,巫统和伊党,以及其他支持慕尤丁政党的政治合作模式是什么?

过去国阵强调,华巫印三大族群;希盟则是华巫印+沙巴和砂拉越;如今国盟会否成为马来人/穆斯林主导,非马来人/非穆斯林沦为配角?从华巫印,倒退为巫裔+其他?

2)内阁阵容。如何组阁?梦幻团队或杂牌军?瘦身或臃肿内阁?多少位副首相,如何维护大马的多元特质,平衡种族、区域和性别代表?

巫统是最大党,内阁股份占多少?慕尤丁如何在巫伊两党之间游走?若巫伊撤回支持,国盟政府将倒台。

3)新政府与希盟执政州属的关系。竞争?合作?倒台或大联合?朝野势均力敌,柔佛和马六甲已经倒台,霹雳、吉打和沙巴会紧随在后。国盟政府面对史上最强反对党,朝野的人数非常相近。

4)巫统领袖贪腐案件。如何走下去,继续或撤销?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上周五(28日)已辞职。

对外的挑战,主要围绕在负面观感和印象管理:1)缺乏信心。民众对慕尤丁和新政府的质疑一直都在,未经大选考验的政权,以后门方式执政。希盟支持者和同情者,以及政治观察者普遍认为,新政府的正当性受质疑。

2)新冠肺炎。疫情构成短期影响,换了首相之后,前朝提呈的振兴经济配套还如期执行吗?

3)经济放缓,国际经济疲弱。投资者对大马缺乏信心,以观望态度回应不稳定的政局。

大马主要贸易伙伴国皆面对各自内部问题,影响投资情绪,如中美贸易战,美国总统选举、中国新冠肺炎冲经济、英国脱欧,以及印度的国内局势(大马因喀什米尔课题和扎基尔传教士课题,与印度总理莫迪有分歧)。大马是贸易国,无法置身事外。

4)族群和宗教关系:华巫关系陷入低潮,网上族群言论,日渐保守和排外,深化矛盾对立。

反对和支持慕尤丁的人,简化地被分为华裔反对党对抗巫裔政权,网上互相谴责对方,情绪激昂的网民,巩固彼此边界,也不经意地强化偏见。政府必须治理,但不是约束。

如今人民是否给慕尤丁机会已非重点,元首已做了抉择。新首相必须妥善解决,内忧外患的挑战,否则战火肯定会蔓延,动荡的局势,最终全民皆输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