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年前的509大选,是60年等待终于实现的所谓“两线制”,充满讽刺的是,两年光景不到,恍若昨日,一切又似乎回到509前。2018年,我们曾经因为反对党惊心动魄的胜利而欢天喜地,推翻一党专制的腐败政权本来就被认为不可能的任务,但最终我们用共同的意志与决心还是完成了。

Advertisement

改朝换代,一个多美丽的期盼,95%的华人确实一股作气投选当时的反对党希盟,在马来社会基本一分为三的政治形势下,非马来人成为创造历史的造王者。领导希盟首相职务的马哈迪在成功执政后,不忘在内阁组成上让更多的华裔国会议员上位,使得内阁成员非马来人达到38%。

有人在朝好办事,行动党作为代表华裔的执政党,面对华社按捺多时的期待,无可避免“身负重任”。其中,华社念念不忘独中统考的承认成为一个衡量“行动党是否当权”的指标,这是一道极难跨越的门槛,行动党面对“讨好华人,得罪马来人”的困局。为了顾及马来社会的反弹,承认统考变得遥遥无期。

希盟政府为了履行承认统考文凭的竞选宣言,在2018年8月29日的内阁会议上决定成立统考特别委员会,并在同年10月委任3名非来自教育部的人士担任成员,即马来西亚传统表演纪录和研究中心创办人邱武英、穆斯林青年运动主席莫哈末莱米及董总署理主席陈友信。

统考是政治问题

Advertisement

有关统考报告书一直拖延没有公开,再度换政府后恐将“胎死腹中”,其实统考是个政治问题,并非“学术”研究报告一出,就可水到渠成。希盟政府每踏出一步,顾及的已不是对与错、是与非、善与恶,更多的考虑是马来社会的反应、感受与观点,以至于战战兢兢,忧心政权是否受威胁。

行动党执政前多次保证希盟上台后立即承认统考,而马华的所谓“最后一里路”更成为嘲讽的话题,前财政部长林冠英、前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都曾在509大选前扬言要走完马华所谓的“最后一里路”,但面对重重的壁垒,这一里路原来如此颠沛流离,目前还没走完,行动党却在两年内“被下课”。

前首相马哈迪声称承认统考须顾及各族特别是马来人感受,前教育部长马智礼表明政府需要在5年内“研究”是否承认统考,这类缓兵之计,明眼人岂会看不懂。

公正党主席安华接位的心切,与华社施压希盟政府尽快承认统考有异曲同工之妙。有论者就以为,希盟政府的竞选宣言流为一纸空谈,就算是现在不倒台,恐怕也可能是一届政府。

Advertisement

爪夷文的风波,由于行动党无法扮演“力阻”的角色,华社排山倒海的抗争,使行动党备受指责与谩骂。去年11月丹绒比艾的补选,代表马华的黄日昇能突围,以1万5000多数票取得压倒性的胜利大败希盟候选人。爪夷文课题延烧是重要因素,行动党完全是处于挨打的状况,无力反击。

风云色变,希盟最终属意的接班人安华,没能成为第8任的首相,反而本来在希盟阵营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蝉过别枝后,结合包括巫统、伊党在内的反对党以黑马姿态出任首相。

行动党被妖魔化

这个国民联盟,是否会受困于巫伊的种族主义与宗教意识,对多元、开放与民主背道而驰,令人关注。

希盟落入这个地步,无疑的,马哈迪负有极大的责任。但无法有效抗拒与化解巫统与伊党的两面手法,希盟的政权其实早面对尴尬的处境,两边不讨好。

马来社会指责希盟政府完全被行动党所操控,马哈迪受制于华人政党,随著公正党的分裂,阿兹敏派的出走,就单一政党而言,有42名国会议员的行动党顿然成为最大政党,其次是公正党。

行动党早被妖魔化为反马来社会的政党,理应在华人社会被讨好,但情况也并非如此。华人社会这两年的“怨气”不分青红皂白也一股脑儿算到行动党头上,而爪夷文课题成为引爆点。

本来可以用5年的时间来考验行动党的政绩,我们过去对行动党的苛责,是否一方面是我们操之过急,另一方面一些“有偏见”的媒体见缝插针,使行动党处于不佳的“口碑”。

行动党从拥有丰富资源的执政党到走下神坛,华人的权益是否随著国民联盟的执政而进一步削弱?马华就是“从后门”入阁也难有作为,这都是我们必须面对的。

今天的政治格局,单一的马来人政党,土团、巫统、伊党如何在权力与利益的分配上达到平衡,考验著马来政党彼此之间的合纵连横,权力分不均则内部纷扰将难以避免。今天国民联盟各党急就章的合作,没有共同治国理念,缺乏共同斗争目标,明显的只有“利益”的结合,当官位与利益分赃谈不拢,明争暗斗的戏码估计将连番上演。

今天行动党再次沦为反对党,这个政党是否仍然是华人的“最好选择”,他们从政的斗争目标、理念、精神是否仍然受到华社的肯定?过去我们对马华没有好感,今天我们寄望行动党,对后门政府,马华没有避忌,道德无底线,再度让自己失分。当然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认清当前政治的格局与局限,或许才能在“族群海洋里”找到出路,如果重新大选,行动党是否还能赢得大多数华人义无反顾的支持,这是一大挑战。希盟的倒台,其实给我们上了一堂宝贵的政治课,激烈的马来人政治斗争,华人的处境到底是更好还是更坏?

509前喊得震天价响的“盗贼统治”回归了,官司缠身的巫统领袖似乎准备“王者归来”,希盟面对如此处境,是否还有机会翻身与重夺政权?无疑这正考验国家的前途、命运与我们下一代的未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