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髮碧眼的外型,说著一口流利的华语。来自美国新墨西哥州、不折不扣的「洋妞」不仅说、看没问题,还能为自己的首张专辑写词,中文造诣好得让不少「ABC」惭愧。如同卡通人物哆啦A梦的百宝袋,总有不同的神奇道具一般,从克丽丝叮身上,看见「一百万个可能」。

Advertisement

自芝加哥名校西北大学学习中文以来,克丽丝叮学习中文已有9年之久,什么「庄子」、「唐诗」、「宋词」等中国文学,对她这位道道地地的外国人而言却 有著莫名的吸引力。因为喜欢看臺湾偶像剧而自弹自唱上传了《我可能不会爱你》视频爆红,进而到现在以「台湾歌手」身份出道,克丽丝叮就像她首张个人专辑名 称《一百万个可能》那样不可思议。

「到台湾之后看到小叮噹(多啦A梦),觉得它很可爱,所以我就把名字写成小叮噹的叮,但其实我也不是那么常看小叮噹啦!」害羞自招的克丽丝叮一听到要问小叮噹的道具时,一度有些担心;但聊完以后又觉得有趣,还笑说:「谢谢你(记者)让我瞭解了很多道具!」

记者:你最喜欢的道具是什么?

克丽丝叮:任意门。我很喜欢旅游,如果可以一开门就到想去的地方就好了。这个夏天,我和妈妈会到苏格兰去爬山,她现在很积极进行爬山练气,我因为要 宣传的关係,没什么时间锻炼,所以希望到时候跟得上才好。我最近也在自修日文,看些动漫和买了些书来学。虽然程度还没有很好,但希望他日能到日本去看看。

记者:如果能搭乘「时光机」,你最想回到什么时候?

克丽丝叮:我想回到高中时期,跟那时候的自己说「不要那么害羞,多认识点朋友。」以前在学校里头我都一直在唸书、看小说(克丽丝叮以全校第一名优越成绩自高中毕业),不常跟朋友出去玩。如果我在中学已经有机会学中文,发音应该也可以更標准!

记者:你希望吃了「记忆麵包」以后,能记得什么?

克丽丝叮:记更多的语言!语言可以开放很多机会,让人去很多地方、认识很多朋友。我是那种如果我真的想记得,就会记得,尤其是我很有兴趣的语言,会特別注重,但我不是会记仇的人,很容易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然后就会觉得对方可能很可怜。

记者:什么情况下,你会躲回自己的「安全罩」?

克丽丝叮:美国也有这样的说法,就是会有一个自己的「安全网」,不让別人进来的意思。我对不熟悉的陌生人会有点害怕,所以不太喜欢陌生人贸贸然地碰 我,靠太近我会尷尬。有试过我在吃饭时,遇上很想跟我一直聊天的粉丝,那我就会想办法脱身。基本上我住在台湾遇上的人都蛮有礼貌,只是试过在国外遇到不会 说「excuseme」的人,有点无法理解而已。

记者:谁是你的「指引天使」?

克丽丝叮:和我相差一岁半、在芝加哥的那个妹妹和妈妈。我和妹妹年纪相近,从小感情就很好,会互相打闹,也最常让妈妈头疼。每到那时候,我的小妹就 会跟妈妈告状,哈哈!现在我的两个妹妹,一个在芝加哥唸书、一个待业中,大家各有各忙。其实一开始是妹妹比较喜欢流行乐,我喜欢古典,但现在却对调了。她 在学声乐,我进入了流行乐坛,不过我觉得很酷,我们都能互相瞭解,並且互相鼓励,也很期待能有机会一起完成一个作品。妹妹唱歌也很好听,但她不会中文,可 能就没办法唱中文歌。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