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大马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从60人一跃三倍至172人,相信大部分的我们都被吓了一大跳。但回神后,你又会有什么反应呢?

Advertisement

我呢,是先去查证数目的细分。原来,当中有112人乃移民局扣留营的外籍人士,44人则是吉隆坡建筑工地的新感染群(包括一名大马人,余者为移工),还有5人为境外输入,而经由社区感染的大马人已经掉至单位数(8人)。

病毒不会辨识感染者

当然,一样米养百种人,每个人的反应都不一样。有人开始在社媒大骂人民不听话,一些甚至在社媒言之凿凿认为“这应该是为了要过新年而隐瞒之前感染的数据”,再不然就怪罪其他族群或移工。

针对这些谬论,我比看到“172”这组数据有更多的摸不著、想不透。谣言始于愚者,止于智者;但遗憾的是,前者永远比后者多。若你也是未查证事实就口出狂言的网民(酸民?),那请问你和唯恐天下不乱的政客(政棍?),有何不一样呢?

Advertisement

当我们看到一些国家领袖把新冠肺炎的责任推给特定族群时,我们可能会感到愤怒;那么,当我们也把责任推给其他族群或移工时,我们岂不也一样以五十步笑百步的排他仇外吗?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我们知道:病毒从不会选择性辨识感染者的国籍和族群,也让我们知道:无知同样不分国籍和族群。当世界已经成为一个地球村时,如果我们仍以某种性格、态度或行为标签一个族群时,只会凸显出我们是多么的无知。

换位思考,如果明年农历新年仍被疫情所笼罩,我们也能否不回乡过年?也能否不群聚欢庆呢?要知道,今年很多穆斯林朋友为了保护他们家里的长辈,决定不返乡,在新常态下度过了他们的开斋节。那我们也能吗?

换位思考,如果可以,谁想要付了中介(非法运输移工的蛇头?)一笔高昂费用后,离乡背井却遇上疫情,还要冒著客死异乡的危险呢?要知道,移工们大多从事乏人问津的3D领域(危险、辛苦和肮脏的工作)。少了他们,我们该如何继续推动经济发展呢?

Advertisement

我们都知道,出外后返家要冲凉、多洗手、戴口罩和保持社交距离都是对抗新冠肺炎的防范锦囊。

惟,这些防范解囊对一些人而言,包括一些人怪罪的移工,也可能是奢侈。病毒虽可怕,但无知更可怕。尤其是各国专才马不停蹄的研发疫苗,但无知却肯定无药可治。只有更多的同理心、宽容、思考和了解,才能让世界更美好。

作者:梁洁莹
(曾是读新闻、写新闻、教新闻的媒体人。现在是左手拿笔,右手拿麦的自由工作者。对新闻伦理、性别和劳资议题尤感兴趣。)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