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丽红因罹患小儿麻痹,导致她的腰因麻痹歪向一边,无法挺直身子。她并不比其他人幸运,她只是一直努力正视生命中的挫败,进而散发生命的能量。
年轻时期的刘丽红胆大心细,挑战不可能任务——手握5条巨蛇。
年轻时期的刘丽红胆大心细,挑战不可能任务——手握5条巨蛇。

残障,是她的加分题。小儿麻痹症,并没有让现年49岁的刘丽红从此颓靡,反而闯出一片自己的天空。虽然从一般人的眼光来看,刘丽红的生理机能不及正常人,但她的思维和正向力,却超越正常人许多。

Advertisement

“只要我能站,就不要坐着;只要能坐,就不要躺着;即使我只能躺着,我还有嘴巴可讲话,说出好话鼓励别人,用声音服务大家。”很少有人可以如此豁达看待自己的缺陷,来自台湾的生命斗士刘丽红是一个例外。她甚至笑言正是因为残疾,让她拥有了更多机会,遇见了更多贵人。

不良于行的刘丽红不断地挑战自我最软弱的部分,于是,她挑战高空垂降、身披5条蛇、飞行伞运动、双拐踏上万里长城、穿上肚皮舞衣,成为台湾第一位双拐舞者、残障女性深海潜水的第一人等,甚至骑上了残障摩哆进行环岛激励演说。

带人回来见你!

40、50年代,小儿麻痹症在台湾流行,刘丽红在2岁时,因小儿麻失去行动能力。一直到6岁,她都只能在地上爬,无法走路。虽然家人不曾放弃的求医治疗,但刘丽红所罹患的小儿麻痹症还是到了“终生不能走路”的地步。

自卑心作祟下,刘丽红20岁前一直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她渴望像平常人一样生活。为了让刘丽红走出自卑、走入人群,父母以种种方式训练并激励她,督促她念书上大学、要求她跌倒要自己爬起来。母亲更执意每周在家中请客,更告诉女儿:“你不出去见人,我把人带回来见你。”并软硬兼施地让她参加各种活动,以半强迫的方式让不愿意出门的丽红接触社会。

健行证明“我可以”

念书时,由于行动不便,刘丽红常被同学戏弄与欺负,个性逞强的她,为了不让父母亲担心,一直隐忍不说。“我甚至连上厕所都不敢说…尿急了,就忍。没有办法,谁来抱我上厕所?说出来可能有老师或同学会帮我,但我就是自卑心在作祟,不敢开口。”也因为这个因素,刘丽红从来就不喜欢上学。

在学习成长的漫漫长路中,刘丽红吃过不少苦、摔了很多跤,也曾经历过与父母对抗的叛逆时期。“当时以为父母亏欠我,今天回忆,其实是自己自卑心作祟。”在当时看来严格的训练,让今天的刘丽红不仅拥有自己的事业,还有着乐观进取的生活态度。

刚上大学,在母亲的“逼迫”下,刘丽红半推半就地参加了一个健行活动,最后居然成功完成了12.5公里的健行竞赛。因崎岖不平的山路,刘丽红身上七、八处破皮,满身是伤,用了4个多小时走完全程。“小时候,我最怕走在人前,因为同学都会叫我‘跛脚’。在那一次的健行活动,我第一次在人群中撑着柺杖,奋力往前走。好痛,但是好高兴,因为证明了‘我可以’。”

此后,刘丽红不断地挑战极限运动,跨越生命窒碍。而今,她破茧而出,横跨广播、歌唱、文字、演讲、舞蹈等领域,蜕变为在空中及走入人群传递希望和爱的使者。

神奇的ET小指

2010年,刘丽红获颁“2010年第十三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她与长子简恺颐从马英九手中接下此荣耀。
2010年,刘丽红获颁“2010年第十三届全球热爱生命奖章”,她与长子简恺颐从马英九手中接下此荣耀。

儿子年纪尚小的时候,刘丽红出门在外,必须用4根指头紧握拐杖,再用歪歪的小指牵着孩子。儿子有一天担心地说:“妈咪!你牵我们过马路、走来走去,都是用这根手指头,它那么用力,好怕它会断了。”

刘丽红看着自己受到小儿麻痹后遗症影响的尾指,看着弯弯的指头,笑着对孩子说:“它是ET手指呀!外星人就是靠着手指和孩子们接触,就是和我们一样,传递爱的感觉哩!它很坚强,不会断的。”

问刘丽红,觉得自己比一般健全的妈妈付出更多吗?“是啊,我是残障的,有些事我无法办到。好比说儿子的学校举办亲子郊游活动,校方会问父母是否陪同,我从来都不出席这样的活动。不是不愿意参与,而是我要怎么他们一样坐上没有无障碍设施的巴士呢?”

刘丽红坦言,无论你是健全亦或残障的父母,只要有了孩子,生活一定会出现改变;人生也因为变得更加圆满。

逃避越久越消极

曾经,社会无端的不公平,让刘丽红耿耿于怀,为什么她拄着拐杖,反而要比别人走更多的路。但也就因为如此,她比别人更坚强。

“像我们这样,还算是身心障碍人中的强者,那么那些真正的弱者,处境更何以堪?残疾朋友并非没有能力,只是缺乏机会。”

刘丽红希望还未走出阴霾的残疾朋友不要再浪费时间,一旦在家的时间变长,就会想得越多,若产生负面想法就会变得消极,与外界沟通就更困难。

“残疾朋友需勇敢踏出第一步,只要意外没有夺取你的生命,什么都难不倒你了。生命有时候就是无奈,但你必须得接受它,不能妥协。”

凭藉“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到”的理念,使她拼尽全力要帮助更多的人,尤其是充满希望的青少年。

如今,刘丽红在各级学校、监狱及企业团体,进行演讲研习、音乐演出、示范互动,以自身经历,鼓励众人发现生命价值。

母亲是永远的巨人

母亲,一直都是刘丽红生命中的巨人。母亲在怀刘丽红的时候,丈夫就因为罹急性肝炎而不能工作,家计问题全由她一人负责。因此,母亲带着刘丽红四处讨生活,先在饶河街夜市卖衣服,又到工地做临时工。

“6岁那年,妈妈听朋友说起,曾有和我类似情形的孩子,在某家复健中心治疗之后,可以站起来走路。

于是,她背着我去求诊。到了那儿,却因当时得病的孩子太多了,院方不得不设下门槛。”刘丽红的家境虽不富有,却也非贫户,因此被拒门外。

“我永远记得妈妈失望的模样,为了治好我的病,她风雨不改地站在医院窗户外,看着院内复健师为孩子做复健,试着学习方法,回家后照着做,为我复健。连续一星期,母亲往返医院,在窗外学习,终于引起医院里一位外国医生的注意,打开门询问。备受母亲感动的他,亲自引荐让我接受治疗,终于让我可以靠着拐杖和铁鞋站起来走路了。”

对于母亲的执着,刘丽红十分感动,在成长过程中,努力冲刺,报答亲恩。

刘丽红热爱写作,为了答谢母亲的养育之恩,她写了《因为有你》一书,送给敬爱的母亲。

环岛跳舞样样来

结婚多年的刘丽红,和丈夫简士博育有两个健康可爱的儿子恺颐、恺威。
结婚多年的刘丽红,和丈夫简士博育有两个健康可爱的儿子恺颐、恺威。

在冲出束缚前,刘丽红有过20年的封闭期,所以现在一天要当两天用,全力以赴的弥补20年的空白。难以想像一位身障者会说出“再远的地方我都OK。”的话,工作、旅游或演讲,再远她都想试。

去年4月,刘丽红挑战了残障摩哆环岛,暂别熟悉的城市,离开家人,给予巡回激励演说。她笑称,“关于人生,还有太多要学;太多的不可能需要被挑战。”骑行这么远,刘丽红成功挖掘自身潜力。在炎热的天气下骑车是苦差事一桩,加上行程中有不少爬坡路段,困难重重。途中,刘丽红不幸发生了车祸,在医院昏迷了3小时,醒来后儿子很担心,希望她回家休养,倔强的刘丽红却坚持完成旅程,“因为我的手指还能动、还能骑车啊!”旅途中忍耐不知名的胸痛,直到最终站,惨叫一声,才知道肋骨断了。

这一个多月的骑行生涯锻炼了她吃苦耐劳的能力,也磨炼了她的意志,“更重要的是要通过不懈努力,证明自己完全可以,不能看轻自己。”

在任何情况下,刘丽红都是以坚强喜乐的心面对各种挑战,并让自己的人生活得更有力量与意义,她真真实实的活出自己。平日除了主持节目,还和好友“银娇”合组“阳光小雨二重唱”,巡回校园、监所等地演唱,并担任广青文教基金会广播班的教师。

刘丽红走起路来一跛一跛,她想要像正常人一样能跑会跳。在机缘巧合下,她也接触了肚皮舞。“跳舞是我的梦想,当时知道这个机会时我在想‘天啊,是真的吗?’拐杖可以成为我的脚,我的肚皮可以扭动,享受在舞台上表演的优越感,让我更加勇敢面对自己。”

“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未来,刘丽红承诺会继续那些还未完成的旅程与梦想,昂首向前走下去。

透过采访
解答人生

行动不便的刘丽红,从事广播工作超过20年。

她以身为残友却努力扮演好媒体人的角色,用独特而细腻的观察力,从每个受访者身上看到鼓舞人心的力量,再以亲切的叙述方式记录下这些精采的故事,并在广播中获得许多的回响。

“我是个行动不便的主持人,但从事广播多年,觉得我不应该躲在幕后报导新闻,反倒必须走出去,到处看看哪里值得我采访。克服身体的残缺,行动不便也要试试看。”

采访过程中,无论坐轮椅、用爬的或面临租车的麻烦,刘丽红都坚定地说:“什么都是可解决的。”尽管过程并不容易,但有深刻感动,她认为,那就够了。

刘丽红曾亲身访问过演讲大师戴晨志、千面演员郎祖筠、魔术大师罗宾等杰出名人,也有贴身观察过许多生命的斗士,如多重障碍诗人庄馥华、台湾钢琴雨人邱仁宁、视障天使钟宛贞等。

“你知道吗?采访过程对媒体人来说,是解答人生许多疑惑的途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