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重挫酒楼生意,即使部分酒楼陆续恢复堂食,但堂食人潮大不如前,甚至有时候一晚只有数桌的堂食顾客!

Advertisement

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令酒楼生意饱受冲击,尤其在禁止群聚活动之下,很多酒楼宴席被迫一一暂停、取消或展延。

为了生存,部分酒楼在行管令期间,试图转型或改变,如售卖经济型菜色、开拓外送服务等,以赚取多少收入,维持营运开销。

随著政府放宽行管令,如今越来越多酒楼逐步开放堂食,然而堂食人潮大不如前,仍需时间逐步恢复;有些酒楼现阶段仍然是外卖或外送订单较多。

增江富临酒楼首席执行员王伟仪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指出,虽然恢复堂食约一个月,但生意依然淡静,有时候一天只有一桌堂食顾客,或一周两三桌顾客;反而位于甲洞的富临酒楼因为有熟客捧场,堂食人潮会比较多。

“行管令期间的销售额近乎减至仅剩过往的5%,其实很难维持下去,加上租金开销也蛮庞大,但我们都想尽办法,以新模式经营,如推出经济型菜色及开拓外送服务等。”

她希望,政府能够制定出一套仔细的指标,让商家了解,因为如今所公布的标准作业程序太过模糊,以致不少业者不敢贸然开放堂食。

“例如政府规定一桌最多4人,但酒楼有些大桌子等于2个普通圆桌,是否可容纳8人一起坐?”

“毕竟来酒楼用餐多是友人或家人聚会,一般上都会超过4个人,如果每桌只限制4人,将为顾客带来不便。”

双溪毛糯李雄记盘菜东主李雄芳也说,如今堂食生意较行管令之前减少许多,例如以往午市可接超过20张订单,但如今可能仅剩5或6张。

“晚市也如同,以前周日晚餐时段光顾人潮可达200至300人,近期不到20人。而且如今入夜后非常冷清,有时候晚上8时30分后再无顾客,就会提早关店。”

“现今经营酒楼不容易,不排除日后会将原本4间店面,缩小至2间,减低租金的开支。”

另外,沙登喜来登海鲜酒家董事经理叶育华表示,如今酒楼生意一般,午市还能够吸引一些上班族堂食,至于晚市的话,基于很多人减少夜间外出,所以晚上8时之后已相当冷清。

“或许还需要时间让大家慢慢适应新常态,而实际上我们已做足防疫措施,并遵守标准作业程序,也要求员工进行检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