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庄仁杰

Advertisement

最近两位年轻朋友出了些事情。作为马大新青年一员的黄彦铬,因号召大马人网络联署反对中国对香港实施国安法(香港国安法内容和马来西亚内安法令类似),结果遭到许多中共胶/中共支持者的谩骂和霸凌(按:用中共胶形容其中一些人,是因为这些人的心目中,中共是一个完全不会出错,完全没有问题的事物,无法接受任何人对中共的丝毫质疑和批评。更严重的是这些人对于其他质疑与批评中共者恶言相向。因此以“中共胶”来称呼这些认为中共有好没坏“可谓思维僵化,这符合胶之定义”、对异议者恶言相向的人)。同时,另一位女性朋友也因为支持香港而反对国安法,结果被某个中共胶恐吓说要去强奸她。

这些事情,都令笔者感到非常不快,感受到马来西亚在思辨教育/公民教育上始终没有任何进展。面对不同意见者,还是有许多人并不是据理力争,以理性、逻辑和证据与对方展开论战,尝试说服对方(即使实际上往往只是互相展开论述但无法说服对方);反之,而是以各种不堪入目的言语谩骂、侮辱与霸凌对方,完全不讲道理和证据。这两位年轻朋友的遭遇,只是这些中共胶语言暴力下的最新受害者。

扭曲事实自相矛盾

在网络世界中,常常可见这些中共胶对于不同意见者的各种侮辱和霸凌,更常常可以见到他们扭曲事实的能力。对香港警察滥捕以及动用过度武力,以及中共政府对于异议者、穷人和少数族群的欺压的如山铁证视而不见,并且对于他人的苦难幸灾乐祸,甚至这些中共胶的言论显示了他们自身的矛盾。例如看到美国最近发生的暴动,就对此幸灾乐祸,大骂美国警察执法不公之馀,也认为民主制度有问题等等。

Advertisement

可是问题是,面对香港警察执法不公与过度武力,他们不但认为没问题,还认为这是应该的,甚至说应该更加严厉执法才对。在批评美国民主制度,认为民主制度不好,可是自己却身在民主制度的马来西亚,享有民主制度所提供的言论自由(但是却支持中国的言论不自由)。并且有好些中共胶在上一次大选中支持希盟,认为如此才能落实民主等等。可是却认为民主制度不对,甚至说中共所推行的不民主的制度才是正确的。

想请问,如果这些不叫做矛盾,什么还叫做矛盾?

假中立罔顾历史语境

更令人不悦的是,还有一种随著这些中共胶起舞的假中立者。一些人以中立为幌子,但是实际上偏向这些中共胶们。例如有人特意混淆事实,说指责中共胶的人所指责的对象是全体中国人(即认为指责中共胶的人说:所有中国人都是中共胶),然后说这些批评中共胶者也是极端。这种看似各打五十大板的说法,不但在逻辑上犯下偷换概念,以及攻击稻草人的缪误,而且完全罔顾历史语境。

Advertisement

政治思想史研究中的剑桥学派,特别强调研究政治思想时不可脱离历史语境,要求研究者必须把政治思想与各种词汇放入当时的时空脉络来理解,了解政治思想产生的时代背景(这包括了政治、经济、社会与文化等等)、语言的使用方式,以及当时人们的言行与论说对象等等,如此才能真正理解政治思想的产生等等。

可是这些包庇共胶的假中立者,却完全避开历史语境这些不谈,甚至扭曲人们使用‘胶’来形容这些死忠的中共支持者的原因与方式,来达成各打五十大板的假中立目的。甚至有的假中立者,只汲取部分事实,并认为这就是全部的事实,然后依据这些事实合理化自己批评香港示威者的立场。这种完全抽离历史脉络,违背史学基本功的做法,笔者十分不屑。

现今这些在网络上行径恶劣的中共胶,却依旧大摇大摆,甚至盘踞在许多社交网站,大举出征攻击他人,甚至含血喷人,霸凌他人。同时也有好些假中立者自行蒙蔽双眼和良知任由这些人攻击他人,并且屡次包庇。如果说这些不是网络乱象的始作俑者,谁才是始作俑者?

【作者其他评论】

大马许多人批评难民 庄仁杰:却不思考谁制造这些难民

爪夷文事件体现错误讯息何其多 庄仁杰:大马人缺乏媒体识读能力

不支持中共就被说是“慕洋犬” 庄仁杰:大马“中华胶”让人侧目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