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砂拉越疫情,西里京市集无法开业,那里的小贩也因此进退两难,无法返回印尼。古晋希望之家创办人阮冠玮(右)述说因疫情关系,贫困家庭所面对的困境。

疫情无情,人间有爱!

Advertisement

平日已为三餐温饱而四处奔波,当我国因控制新冠肺炎疫情而实行行动管制令当儿,这决定直接导致许多贫困、赚取日薪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生活陷入艰难和潦倒!

古晋希望之家为生活陷入困境的家庭稍来希望。

因此,当行动管制令转至有条件行管令后,慈善组织《古晋希望之家》被允许派送物资及提供援助时,这对这些家庭而言,犹如见到救星降临,眼光泛泪之际,嘴角也展露许久不见的笑容,这种复杂的情绪,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

行管期停派物资
贫户三餐成问题

我国行动管制令于今年3月18日开始,各行各业似乎被“点了穴道”停顿下来,人们几乎足不出户,除了前线人员外,绝大多数的人民皆无法如常上班,赚钱养家糊口,尤其是直接为那些贫穷及赚取日薪的家庭带来巨大打击,这段没工作没收入的日子,简直让他们苦不堪言,倍感无助。

Advertisement
行管令期间,日薪一族生活受到巨大影响,甚至没钱开饭。

漫长行管令及有条件行管令中,就算存有积蓄,也应该因维持每日生计而所剩无几,使得一些贫困家庭甚至陷入粮食短缺窘境,三餐不能温饱度日。

日薪族手停口停

对此,古晋希望之家创办人阮冠玮分享,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就算所负责的贫困家庭有致电向古晋希望之家求助,但很无奈,他们无法如常派送物资给他们,也只能将它转达给福利部,希望当局能关注,及时派送粮食给这些家庭,以不至于在饥饿中挨过。

行管令期间,古晋希望之家也不例外,同样没操作,而阮冠玮本身则到晋汉连省华总担任前线义工,协助华总将热心人士及机构所捐助的物品及食物送到前线人员手中。

Advertisement

面对来袭汹汹之际,这种不安及畏惧的情绪并没有让他打退堂鼓,要为慈善奉献的心很坚定。

直到行管令于5月3日结束,转至有条件行管令后,古晋希望之家可在有条件下操作,重新启动派送物资给那些在古晋希望之家下照顾的190多家贫苦家庭,惟必须向警方申请准证,然而,警方一周仅批准两天的通行证。

每周2天忙派送

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古晋希望之家得在有限的时间内将物资送到受惠家庭手中。

换言之,古晋希望之家必须被限制的时间内派送物资给贫苦家庭,但由于这些家庭遍布在古晋、石隆门、马当、西连等地区,要完成任务的确很吃力。

“我们每次派发的物资是三个月的分量,原本应该4月初再次派送的,但碍于行管令打乱原本的计划,相信这些家庭的物资也吃完了,我们得尽快将物资送去。”

为了申请警方的通行证,其员工每个星期都得很早到警察局大排长龙等候,每次至少得等上1小时30分。

为拥有足够时间来完成派送物资的任务,他们都选择在星期二和星期四进行派送工作。错开分发物资的时间,也是为了让自己及员工在分发物资后的隔天可以有时间休息。

每星期只有两天的通行证,对他们而言,的确有些麻烦。每个星期二及四,他们都三个人及出动两辆货车去派送物资,一次过派送完毕。西连地区有大约8户家庭。

受惠者笑颜逐开

因病毒仍存在,防疫工作绝得做足,首先会将所有物资进行消毒,然后才安全送至各个受惠家庭的住处。有别以往的是,如今只将物资粮食放在受惠家庭的家门前,并不能与该些家庭近距离接触。因为一般上,他们会与这些家庭了解他们的近况,以及有什么需要。

当这些家庭看到他们的到来,脸上露出难掩的高兴,并说:“终于等到你到来!”

慈善无边界。古晋希望之家为受困在西里京的印尼小贩提供物资,解燃眉之急。

他补充,就算在有条件行管令的首个星期,他们也接获不少的求助。在之后的日子里,就逐渐减少了,因为社会上也有许多善心人士陆续做慈善,解燃眉之急。

除了为贫苦家庭派送物资外,一些因长时间无法开工的日薪家庭,他们家里已经没伙食可吃,无奈之下,才向古晋希望之家求助,希望能获取一些粮食。出于同情,他们决定提供一次性的援助,且前前后后帮助了超过150户家庭。同时,古晋希望之家也协助那些居住在马当一带的长屋居民。

援滞留邻国摊贩

除了上述个案外,由于砂拉越的疫情关系,一群来自印尼边界的西里京小贩也面对进退两难,被困在西里京一带,古晋希望之家在接获当地居民的求助下,尽绵力,助他们度过难关。由此可见,慈善无边界,爱是无限的。

随着如今我国进入复原式行管令,一切操作都恢复正常,然而,为安全起见,避免万一,古晋希望之家分成两支队伍,每支队伍负责两个星期,而这期间两支队伍都不会碰面。

---

疫情耽搁救济
8旬妪残疾女断炊

阮冠玮相信,这段日子大家都很辛苦,尤其这些贫苦家庭,更是活在水深火热中,苦苦盼望救济的到来。

位于三山花园木屋内相依为命的老奶奶(84岁)及残疾女儿(51岁),她们每月仅依靠福利部的援助金过活,家里一贫如洗,就连电话也没有。

一名老奶奶及残疾女儿开怀见到古晋希望之家的到来。

由于今年1月份,曾获派发物资粮食,原本应该在4月初才派送,但遇到疫情,所以耽搁。可想而知,这户家庭如何熬过这些日子,想想都让人感到心酸。他们一家也面对很大的困难,包括粮食短缺、包大人的尿布也完了。

51岁的女儿是名残疾人士,无法正常行动,靠着老母亲照料。因此,当古晋希望之家于本月16日送物资到她们家时,他们脸上都露出久违的笑容。或许内心深处会想,人们不会因疫情而遗忘了她们的存在,人间依旧充满爱。

一对患有精神疾病的夫妇高兴看到古晋希望之家的阮冠玮的到来。

另一个案是,居住在日廊,患有精神疾病的夫妇,这也是令人同情的家庭。当古晋希望之家从古晋驱车载送物资到他们住家时,那一幕犹如看到救星降临的感觉,夫妇俩笑脸迎人。

目前已进入复原式行管令,古晋希望之家的操作一切恢复正常。多个领域也逐渐开放,他期望,这方面的问题也随之减少,他不希望因此导致其他社会问题的出现。

---

载送物资到高风险区
格里芬担心感染家人

《古晋希望之家》志工格里芬表示,起初确实有些担心,因为他与双亲同住,他们都是高风险群,已经是60多岁,其中父亲患有高血压及心脏问题。

为了降低父母的感染风险,他表示,自己都会先到胞兄的家盥洗、消毒干净才回去父母家。

“我的父母很担心我,因为我在外面到处跑,尤其是这段期间经常需要到砂中央医院载送物资,风险很大!不过,他们有给我精神支持,虽然他们很担心我。”

格里芬在有条件行管令期间,派送物资给该机构的受惠者。

格里芬日前受访时,分享在疫情期间的经历时,如是表示。

《古晋希望之家》志工格里芬(左)与阮冠玮几乎每日载送物资往砂中央医院。

他说,在疫情爆发期间,主要是负责开车,与阮冠玮一同出入,到不同地方收集物资、个人防护用品及食品,再送到砂拉越中央医院。

他表示,物资及食品主要是送到中央医院的厨房,而个人防疫用品则必须经过高风险区,即潜在确诊病患筛检区。

“送完物资后进入车里,我们都会消毒一番,大家都不敢松懈,全程佩戴手套及口罩,皮肤也因为酒精消毒而变得干燥!”

另一方面,格里芬表示,由于行动管制令,所有活动暂停,包括非政府组织的福利工作,以致该机构不能派送物资给他们的受惠者,这是较为伤心的事。

之后,他说,政府宣布进入有条件行动管制令,他们也接获受惠者来电,说他们需要粮食及救济物资,那时候,他就不时要警局排队申请跨县移动准证,当时,很多人大排长龙,他也很担心会感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