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图:戴上面罩,为值勤的前线人员多添一份防护。 右图:每一份面罩制作的背后,都是一份祝福和支持。

在灾难面前,语言很苍白,只有行动最能安定人心。

Advertisement

志工罗如意表示,“在疫情期间,能为前线人员尽上一份心力时,大家都觉得很有成就感。特别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原先互不认识的人,发来很多祝福和鼓励。有些人还捐了一些布、做衣服的胶带等,让我们拿去医院。我们彼此都不认识,却在有难的时候,互相支援。这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罗如意与家人一起制作面罩中。

 

民间抗疫力量
生产逾2万防护口罩

疫情初爆发,行动管制时期,前线人员如医护、军警、民防消拯人员日夜轮班工作,让人为之动容。志工罗如意就一直在想要怎样,也能为防疫、抗疫尽一份心力,未料一份机缘巧合就这样来到眼前。

手工制作面罩古晋团队在认真制作面罩,要让医护人员多一层防护。

当时,罗如意是看到医疗人员李医生分享的面罩制作方法,并得知李医生有意协助制造面罩来支援中区医疗团队,就希望能成为面罩制作队伍之一员。“前线的医务人员是冒着生命危险来拯救新冠肺炎患者,如果制作这些面罩,能为医疗人员带来更多一层的防护,我们何乐而不为?”

当时,罗如意联系了志工团队,大家开了线上群组,希望能借由大家的力量制作一批面罩给医护人员应急。要制作面罩,首先要收集面罩制作材料,那时已进入行动管制期,从外下单订购再运输材料的方法是行不通。大家各就各位,利用自己所能找到的资源人脉,找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材料。

Advertisement
一次次改进面罩的制作,希望能从有限的物资中,做出最好的成品予有前线人员。

“那时要找制作面罩的材料不容易,每一批来的材料都不一样,我们志工都要在群组里面讨论,怎么解决材料问题。比如胶带一度告缺,我们就用做裤子的胶带来取代;一开始我们也要用到双面胶,但发现双面胶成本太高,又不够牢贴,我们讨论用热熔枪来取代。但五金店也没有开,就只好托朋友找热熔枪、热熔胶给我们,后来的制作速度也可以更快一点!”

当然,一些材料并不理想,可能有点脏、也可能是旧货,拿到这些材料的时候,志工都先拿去洗干净、晒干和消毒了再做用。

“真的会很感动。因为当时大家都不求自己的利益,遇到问题还是尽力解决,并且不断去想方设法让面罩可以做得更好。大家的心意都是一样的,就是把东西做好,再送去前线,保护好我们的前线人员!”

在制作面罩的初期,志工团队是想把面罩供给医院或一些比较偏远的医疗单位。像是加帛医疗单位,因为行动管制,很多物资都不能及时送抵,只能等医疗单位有送病人到诗巫时,才能把防护面罩交给他们送到前线。虽然不知道最终是谁在使用这些面罩,但只要这些面罩能完成保护前线医护人员的使命,就够了。

Advertisement

罗如意也说,面罩的成功制成,要感谢来自各造的协助,包括文具行、书店、医院、海绵店还有为大家联系及跑腿的大爱人士,大家都希望自己的付出,能使得抗疫工作更有成效。希望大家可以共体时艰,一起挺过这一关。

面罩上也写着抗疫加油字眼。

“当我们为前线人员尽上一份心力时,大家都觉得很有成就感。特别在这个过程中,很多原先互不认识的人,发来很多祝福和鼓励。有些人还捐了一些布、做衣服的胶带等,让我们拿去医院。我们彼此都不认识,却在有难的时候,互相支援。这种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觉,真的很美好!”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各地团队加入生产线

一开始,只有诗巫团队在做,后来达叻、美里、泗里街、民丹莪、古晋等,都陆续有家庭要加入生产线。“我们主要是以家庭为单位。因为行动管制期间,我们主要是待在家里。那么就召各自的家庭成员,组成一条生产线,一家人一起动手做面罩。”

民丹莪泗里街团队也在家制作面罩。

她提及,当时大家在对接物资时,都在社交距离下保持一对一接收,在接收材料前后,都要做好消毒防护工作。“这些面罩都要提供给医护人员使用,所以每个环节的清洁消毒工作都很重要。每次制作,都要先用消毒水做好消毒,每个人都要仔细洗手后才可以来做。”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分工,而在分工合作的过程中,一家人边听音乐、边聊天,边在这场战役,尽上自己的一份力量。

达叻面罩制作团队,一家老少齐出动一起做面罩!

志工面罩生产线,是以诗巫作为起点开始生产,这股火还烧到整个砂拉越,美里、古晋、诗巫中区都有或大或小的面罩生产线。从3月底到现在,总共送出超过2万5000个面罩。其中诗巫生产线,光是面罩就送出了1万2218个;古晋1500个;达叻460个;美里1万501个、民丹莪泗里街350个。连同面罩一起送往前线各单位的,还有防护衣、鞋套、口罩等。

民众自制布口罩送来。

还有一部份的民众,还会送来一些给前线人员打气的卡片,也给志工团队送上自制的布口罩,大家不约而同用了自己所能做的,为前线尽一份心力。

美里面罩团队在做好面罩后移交到医疗单位。
将面罩送到医院。

“在疫情初期,我们制作的面罩主要是给医疗组织,后来,我们也会送面罩给警察、民防局等。因为他们也同样在前线执勤,也面对同样的风险。当他们拿到面罩时,满心的感恩一直不停地说谢谢,我们也是很感动。其实我们都不认识的,但在面对灾难的时期,我们都是共同的信念,同心一致地抗疫。”

面罩制作除了在砂拉越各地掀起热潮,也远烧到槟城。罗如意也透露在槟城的友人尽管曾因事故导致左手不灵活,但也尽力完成50个防护面罩送到槟城医院,其个人目标是制作250个面罩送至医院。

“你们在前线拯救生命,我们在后方为你们制作防护”,这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实际的行动。这场疫情带来的很多伤害,其中一个伤害就是心理压抑,精神焦虑,所有的人都生活在不安中、惶恐中、焦虑中。然而,这一群热心有爱的志工,在惶恐害怕中,输入了温暖与安心;支持及祝福,加持了防疫、抗疫的力量。

疫病还在,但只要人心斗志旺盛,必能战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