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總緊急 救災組的志 工們,負責 接收熱心人 士所捐贈的 物資。

晋汉连省紧急救灾组,乃是晋汉连省华总现任会长拿督黄良杰上任会长一职后才成立的小组。

Advertisement

成立该小组的主要目的,就是希望在水灾、火灾等灾难事件发生时,华总可以从中扮演角色,并给予一些援助。

唯,华总紧急救灾组成立后,就遇上新冠肺炎疫情的爆发,所以相关援助工作就在华总紧急救灾组主任甲必丹陈国璋等人的主导下开始启动。

黄良杰:高峰期
1 日逾5 0 志工救灾

砂华总会长兼晋汉连省华总会长拿督黄良杰透露,一开始,晋汉连省华总的青年团及妇女组理事们先积极参与晋汉连省紧急救灾组。

Advertisement

“之后,属会的成员、青年团与妇女组理事也逐步响应,而在高峰期的时候,我们一天有50多位志工一起工作。”

他透露,有关志工当中,有一些人负责运送物资,一些人负责接收热心人士所捐赠的物资。

他披露,在救灾工作展开初期,该小组先与砂中央医院取得联络,以从中安排前线医护人员的一日三餐,并为他们提供口罩、防护服、手套等物资援助。

“那就等于说,砂中央医院方面有什么需要或要求的话,我们就尽量满足他们。”

Advertisement

他称,该小组也透过热心人士与朋友的协助,为砂中央医院提供2个20尺长的货柜及相关设施,以充作院方的临时办公室。

他披露,在先是支援前线医护人员后,后来该小组支援对象,也扩大到概括了警方人员、消拯人员、关税局人员、移民厅人员等人。

他说,在期间,福利当局也与华总联系,以询问华总是不是也能提供一些物资援助。

拿督黃良傑。

“对于一些被忽略的群体,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我们就尽量提供协助。”

他提及,在这方面,晋汉连省华总资助这些应该受到资助的一群,而当中包括了一些外劳。

“如果没有工作,又没有获得帮助的话,外劳可能因此犯下偷窃、抢劫的罪行,并衍生出更多社会问题,所以在物资到位的情况下,我们也为有关群体提供援助。”

他称,期间,华总的相关志工把物资送到石隆门、三马丹、伦乐、诗巫遥、西连等地区,然后由各地区的成员公会负责将物资派送给区上有需要的人士。

他感到欣慰的是,在进行相关的紧急救灾工作后,外面也有人回馈说,他们至少看到华总有做出一些相关努力。

“他们也因此不认为我们只会吃喝玩乐,所以这将有助于提高华总的形象,并让民众知道华总有在做事情。”

在先是支援前線醫護人員後,華總緊急救災組後來的支援對象,也擴大到概括消拯及軍警人員等。

身为领导身体力行
隔离期间线上指挥

身兼砂华总会长的拿督黄良杰称,在晋汉连省华总的紧急救灾活动中,他扮演了呼吁人的角色。

“身为领导,我应该要身体力行,要站出来做出呼吁。欣慰的是,是次活动算是蛮成功的。其中,在捐款方面,我们筹得总数大约为马币60多70万令吉的善款,并将有关款项用在购买口罩、防护服等物资的用途上。”

他披露,他也扮演着协调人、召集人的工作。

“在救灾工作进行的初期,当我们将物资送去医院的时候,我也跟着他们去了。当时,我需要与中央医院院方就餐点安排、必需品等物资需求进行商讨,所以我免不了也是要到医院走动,并与院方代表见面。”

针对其家人是否反对他参与紧急救灾活动的提问,他回应说:“我的太太和孩子们都很支持,他们其实也有参与,但我妈妈的心声就可能有些不同,且经常透过电话对我做出声声叮咛。”

“当然,在进行救灾工作期间,我都没有回到妈妈的家,并尽量避免接触她老人家。但是,她老人家看见志工们辛苦工作后,也会经常为志工们准备绿豆汤、糕点等。”

他坦言,在参与紧急救灾工作时,每个人的家人都或许会因此持有一些不同的看法或意见。

“大家都关注新冠肺炎病毒的高度传染问题,特别是当家中有老有少时,大家都会有一些顾虑。”

“因此,在与志工一起工作时,我也告诉他们说,如果家中的老人家、家人有意见的话,那就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我也告诉他们,如果真的还想要参与的话,我们可以安排他或她以其它方式提供援助。比方说,他们可以在家协助筹款或筹集物资,或是到华总会所协助进行记录工作。”

他直言,在帮忙别人的同时,他也希望志工们能够照顾好自己的家庭。

在救災工作展開初期,華總緊急救災組成員先與砂中央醫院取得聯絡,以從中安排前線醫護人員的一日三餐。

与此同时,在分享自身曾因为近距离接触过新冠肺炎确诊病患而被要求进行隔离的事迹时,他先是说明,他隔离一事与紧急救灾工作无关,而是起源于一项由政府当局召开的会议活动。

“在会议召开的隔天,就有高级官员致电告诉我,他被确诊为新冠肺炎病患。我当时一听,心里是有点紧张,但因为我本身没有什么症状,所以后来就觉得还放心一些。”

他称,他之后还是遵守了相关标准作业程序,前往青年体育中心接受新冠肺炎病毒的检验,然后进行为期14天的隔离。

“在检验结果二度呈现阴性反应后,我才获得卫生当局发出的‘解禁信’。”

他披露,在隔离期间,他体会了一个人在14天内自己待在房间、不可以与家人一起吃饭的经历。

但他表示,该隔离举措并未对他的紧急救灾工作带来不便。

“在隔离期间,我也不觉得有什么不方便,因为我还是可以保持电话联络,还是可以进行相关线上会议。”

他续称,基于各个救灾事项都有负责人负责,所以在人人守好自己的岗位之情况下,他的协调工作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

“当然,在进行紧急救灾工作长达约2个月期间,多少会出现一些人事问题。但本着大家一心要做事的理念,有关问题在协调后就不再是什么问题了。”

他直言,在面对疫情的救灾过程中,他要就该些愿意站出来的志工做出肯定。

“虽然大家都很注意健康与安全,但他们的付出与牺牲,都是值得我们肯定的。”

他不忘强调,志工们的无私付出与态度,是最让他感到难忘的。

“此外,让人难忘的,还包括那种在帮助别人时获得的满足感。我还记得,在头2次将口罩等防护设备运送到医院的时候,我们能够感觉他们(医护人员)的眼神,以及他们感恩的心。他们的反应,让我们觉得我们的付出是值得的。”

他提及,华总当局也正在制作一本手册,并打算将有关手册送给参与的志工们,以让他们留念。

他强调,除了志工之外,他也要感谢那些捐出款项及物资的善心人士。

“善心人士们的热烈响应,给予了我们莫大的鼓励,并犹如为我们注入了强心针。”

另一方面,他透露,有关紧急救灾工作也让他从中学习到,日后如果还有灾难发生,而福利部当局也从中帮忙的话,那有关救灾工作就应该以福利部的名单为主。

“我觉得,应该由福利部召集不同政党的代表,并要求大家把受惠名单呈交到福利部。这是因为,受惠名单如果是以福利部的为主的话,就不会出现浪费物资的情况。”

因此,他认为,届时,朝野政党都应该把选区内受影响人民的名单呈交给福利部,再由该部门透过会议,将彼此呈上的名单进行对照及审核,然后按照名单进行发放工作。

较后时,他披露,基于志工们大多将返回工作岗位,所以晋汉连省华总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间进行的紧急救灾活动已在5月12日告一段落。

“但是,救灾小组将继续存在,所以日后当其他灾情发生时,我们也会给予帮助。”

他提及,其中,晋汉连省华总日后可能与福利当局一起为街头流浪汉提供协助。

“有关群体可能是因为特定因素而无家可归。虽然,为他们寻找适合的住所并不是什么问题,但他们可能会因为喜欢自由而拒绝,所以我们必须一起处理,以看看当中有什么折衷方案是可以一起做的。以古晋为例,我们或许可以找一个地方,以让有关群体至少有东西吃、有地方可以冲凉或上洗手间,并从中避免卫生等问题的出现。”

陳國璋:行管期間
求助電話接到怕

行动管制令期间不间断的求助电话,一度让他对接电话感到“害怕”,但同时也让他深刻体悟到社会上依然有许多人需要社会援助。

晋汉连省华总紧急救灾组主任甲必丹陈国璋受访时表示,自紧急救灾组成立,并公开自己电话后,电话几乎瞬间被刷爆,除了接听电话不暇外,甚至还接到许多的求助讯息,电话消耗到没电已是平常事。

他坦承,庞大的求助讯息确实让他感到压力,尤其是每当刚想坐下休息片刻,又接到求助电话或讯息,让他几乎都处于“备战”状态,电话来不及充电对他来说已是习以为常的。

惟他真心感谢行管令期间,向华总紧急救灾组捐助物资和捐款的善心人士、企业和商号,没有众人共同贡献力量,相信援助范围将受到限制。

社会热心人士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踊跃捐赠物资予华总。

对于成立紧急救灾组的来源,陈国璋分享说,实际上,本身在农历新年前就一直关注中国新冠肺炎疫情的发展,虽然当时砂拉越未有任何确诊病例,但砂地方政府与房屋部长拿督斯里沈桂贤及晋汉连省华总会长拿督黄良杰已多次在活动场合提及防疫的重要性。

“其实,成立救灾组的想法早在新冠肺炎还没在本地爆发前已有概念,主要是透过救灾组向社会弱势团体或在天灾人祸时,向相关人士提供紧急援助。”

巧合的是,华总会长拿督黄良杰也意识到成立救灾组的需要,尤其是新冠疫情于3月开始恶化之时,火速召集华总理事探讨并成立紧急救灾组,同时委任他为主任,以协助救灾组的工作分配,确保能在第一时间向前线人员提供支援。

“肩负救灾组主任的重责,我也是抱着一边学习一边进步的心态。在防疫工作,我们必须与医务人员时刻保持联系以学习正确的防疫方式。此外,我们还与中国驻古晋总领事馆联系和索取资料,中领馆也给予我们最大力度的支援和资讯,以协助我们更加顺利及流畅的执行任务。”

他坦承,众人在参与前线支援工作当儿,肯定也对新冠肺炎的威胁感到担忧,惟大家都有个共识,那就是不便参与的理事可从其他方式提供支援。

他表示,疫情的威胁让人感到恐惧,特别是参与支援前线人员的理事和志工等,也面对家庭压力,家人也会担心他们在外会被感染。因此,志工们之间都有个默契,那就是自己必须先做好一切的防疫措施后才参与救灾工作。

庆幸的是,华总是个大组织,号召人力及物资上拥有更大的弹性和伸缩性,救灾组志工在人员调动上也能应情况而迅速调整。

晋汉连省华总紧急救灾组主任甲必丹陈国璋。

在疫情期间,陈国璋深刻体会到“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的感悟,尤其是华总紧急救灾组成立后在捐款、人力及物力上获得源源不绝的支援,对此他向多方提供的支援致谢,尤其是政府机构、国内外热心人士、企业和商号等给予赞助与支持。

进入疫情复苏行管令后,志工也逐渐回到各自工作岗位,惟救灾组的工作却没因此停顿,早前青山岩马来甘榜不幸发生火灾事故,救灾组也第一时间前往支援,并赠送物资给灾黎。

張慧嬌:殘酷打擊
疫情期間失2 至親

外婆突然离世,以及不幸因新冠肺炎逝世的妹妹,让她在短短几个月时间丧失了两名至亲,无疑在她内心深处烙下永远的痛。

晋汉连省华总妇女组主任兼紧急救灾组副主任张慧娇接受访问时,言谈下,对两名至亲的离世尽显不舍之情,惟已表现出释怀的心情。

对于乐天和积极的张慧娇主任而言,新冠肺炎对其家人带来的打击是非常残酷的,特别是其三姐和妹妹确诊时期,自己也因和她们密切接触而需进行隔离,这段煎熬的时期,对自己和家人而言,都是心理上的折磨。

晋汉连省华总捐赠个人防护装备用品给民都鲁华总。中为华总会长拿督黄良杰,左2为妇女组主任张慧娇。

在等待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当下,她一度感到无力感,且对未知的检测结果感到无助和恐惧。庆幸的是,华总理事们在她艰难时期伸出援手,向其确诊的三姐和妹妹提供需要的援助。

“由于姐妹确诊,因此我从4月8日至21日进行两星期的居家隔离。在这段时间,我都是自己在一间房间自我隔离,吃喝也和家人分开。”

庆幸的是,她的检测结果是阴性的,让她在结束隔离后,继续忙于救灾组协调工作,确保救灾组工作继续执行。

她透露,追溯新冠肺炎在中国爆发,华总妇女组早在3月4日就成立“全城防疫小组”,策划防疫项目,并着手于采购洗手液、瓶子和设计宣传海报等,以向大众宣导防范新冠肺炎。

晋汉连省华总妇女组主任兼紧急救灾组副主任张慧娇。

紧急救灾组于3月15日正式投入运作,其中6名全城防疫妇女组理事也加入团队为抗疫工作付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放缓,华总紧急救灾组于5月12日有条件性行管令启动后便功成身退,惟救灾工作并没因此而中断。

其中,最近因疫情在民都鲁增加的趋势,晋汉连省华总也立即提供支援向民都鲁华总捐赠个人防护装备(PPE) 用品,希望能把物资捐献给前线人员作为抗疫用途。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