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巫中央醫院的抗疫人員展示:我為你站崗、你為我守候在家的標語。

在这次的抗疫任务中,诗巫医院是被指定为砂中区新冠肺炎疾病治疗中心之一。

Advertisement

由去年9月才由林梦医院调派到诗巫中央医院任代院长职的黄声发医生表示,诗巫抗疫医务团队中,还好是一支由经验丰富及献身力强的医务人员,以坚固团结毅力,自动自发,向心力强,坚决不离队的苦力和耐力战斗,才有效缔造没有死亡病例的记录,也很快控制感染情况。

尽管现在诗巫疫情已转黄区,但防御工作并没有松懈下来,反而随时待备病毒专家所预测中的第二波疫情爆发风险的到来。

了避免浪費(防護裝不夠),醫務人員在執行任務期間盡量少吃少喝,因為防護裝一脫下去就要換裝。

劝市民防疫不松懈

为防疫情反扑,他告劝诗巫市民,人人还是要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外出时一定要戴上口罩,不要大意,不要太放松,只要疫苗未面市,人类,每个人都还未算是真正的安全,病毒并未远离我们而去。

Advertisement

他指现在的新常态生活,即保持社交距离,不聚集、强调个人卫生、佩戴口罩,没事不外出的生活方式是人人都要学习去适应的,不管你要不要。

詩巫中央醫院任代院長職的黃聲發醫生說,說抗疫已成功嫌太早!

据悉,卫生部鉴定作为处理2019新冠状病毒(COVID-19)疑似病例(PUI)及确诊病例的医院,这些医院拥有良好的医疗设施及隔离系统,也拥有着专业训练的医疗团体处理疑似病例及确诊病例。

在砂拉越除了诗巫医院外,也包括古晋中央医院、美里医院及民都鲁医院。

截止今日(6月29日),诗巫中央医院共接获34呈阳性报告的病例,这些新冠肺炎病例有来自木中、实文然、加拿逸、达罗、达叻、加帛、泗里街及诗巫地方。

Advertisement

感染病例中占多数
无症状患者最难防

他指,人们还未安全躲过病毒的魔爪,主要原因除了真正安全可靠的疫苗未面市外,另外一个不可小觑的原因是,一些新冠肺炎病毒患者中是无症状患者,这种形态的感染严重。

而在诗巫的病例报告中,也很多是属于这种的感染情况,无踪可迹,除非通过检验后才能知真相。

“所以为何国外专家还是苦口婆心的要大家保持社交距离,勤洗手、外出在公共场合时一定要用口罩,没事最好在家。”

他指,这种的新生活常态至少还要维持约一年,只因疫苗的研发成功至少需要18个月的时间,没有疫苗,大家还未算真正的生命无虞。

解封面临第二波疫情

尤其国外一些较早宣布解封的国家,目前正处于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的肆虐,卫生部不断警告国内必须提高防范,避免社区感染进一步扩大。

“庆幸的是,诗巫医院有了上回面对2003年萨病毒( SARS)的经验,包括这次的诗巫抗疫医务团队中的医务专家,一些医生当年曾在外国应对萨病毒( SARS)来侵的实战经验,尽管疫情在大肆爆发的初时,医务人员脚步有一定的慌与乱,毕竟新冠肺炎病毒的侵入太过凶猛,全球都受害,这还是第一次史无前例的经验,面对这些挑战,还好政府、政府医院及时作好防备工作来面对病毒的攻克。”

面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来势如破竹,不仅普通市民心生恐慌,之前从未面临过如斯挑战的医务人员,他们心里无不踏实、连家人也担心他们身为前线人员的安全问题。

职责所在勇敢抗战

最终,在抗疫人员心里有些怯弱和忐忑不安的同时,身为医务人员的他们,因职责所在,他们退无可退,只有勇敢结合众人的力量与之宣战。

黄院长说:通过各种方法,无论是人力、物力及思维上的装备,心里素质的调适,诗巫的抗疫医务团队在过去3个月里,每个队员不断挑战自己的极限,考验自己的耐力,在极其艰困的环境下,包括在医务人员防护衣短缺的情势里,仍旧告诫自己,这场与病毒的作战一定不能输。

“我们每天都在开会,以便能及时应备突发的状况,也准备辅导员以开解在非常时期里可能会面对工作压力和情绪不适的队员,我们尽力在各方面照顾前线人员的安全问题,连人员的分配也要小心考虑,以免由医生,医药助理及护理人组成的前线人员过度疲劳或不小心受到感染。”

医务员感染冠病

在过去的抗力日子里,诗巫医务人员中仅有一名证实受到感染,他是因外出到古晋去接受治疗期间相信受感染,只因当时古晋正值疫情的红区,经过两方医院的感染群追踪结果,证实感染地是在古晋。

为了更好的工作和充备的休息,以及不将病毒带回家,抗疫的医务团队成员有些并没有返家休息,而是选择住在政府提供的酒店住宿房作休息所。

由开始的客房不满到不够住情况可知,疫情的危机风险到后来越来越紧,令成员们无法返家好好的休息,只能在酒店里暂时安顿自己,以达到专心一致抗敌。

为了储备抗疫医务团队人员的精力和势力,以期达至化整为零的出发,队员中,看所分配的工作性质、经验的累积来调派人手,甚至是安排休息时间,以求人手在任何时候都是充足待备的,也避免人手被感染而导至队友们全部被迫要被隔离。

黄声发代院长表示欣慰,在抗疫期间,被派到工作的医务人员皆自动取消年假返回工作岗位,有需要待备的职位也有自动自发的人选,所以这一切的整动员令式配合及默契,让他在领导诗巫中央医院投疫的工作中有所发挥,并带来效果。

还好上至政府的及早宣布封国,封州及封县的政策,下至人民的合作,绝大部份的人遵循政府行管令的各种行动和外出限令,实施严格的社交距离措施下,以及卫生部的严密筛检、不放过及追踪与确诊病例患者有亲密接触的感染群,一切的一切,终使今天我国,包括砂拉越的诗巫感染曲线一直保持平缓,最终是受到控制。

据悉,在MCO期间,卫生部有增派人手来到诗巫医院,特别是那些不被鉴定为处理2019新冠状病毒COVID-19)疑似病例(PUI)及确诊病例的州内其他医院。

疑似病例被救護車送抵詩巫中央醫院急診部門時攝。

分配资源应付需求

为了抗疫,卫生部门也从半岛调来几十名的护士和医药助理人员,促使诗巫抗疫队伍有足够的能力应敌,因为除了被指定为砂中区新冠肺炎疾病治疗中心之一的医院外,诗巫医院在抗疫期间,也是要维持平常的运作如接受问诊和预约式看病,不仅人力划分一半,连建筑物界线也有病毒治疗中心和日常医院的分野,即形式上有两个治疗中心。

由3月份到现在,诗巫抗疫队伍基本上是由86人医务人员待备应对疑似病例(PUI)及确诊病例,成员包括38名医生、18名医务助理及30名的护士人员,病毒治疗中心被预算可以安顿与治疗最多171名的病人。

本身来自西马,已在本州成家立业的他在砂州医院执业已有11年,他赞扬诗巫有一支合作无间,不分部门彊域的抗疫队伍,富有经验,大家推敲各种有效的方法来克难,以期病毒可以早日消除,虽然中国专家只到古晋分享抗疫工作,没有来到诗巫,但诗巫医院的人员及时跟当时在古晋的专家们线上开会和交流。

人手由各部门调派,在完成即定任务后,又换另一批的队员充填抗疫人员,基于抗疫时间是为期三个月,如果单靠一个部门的医务人手献力,那这将是很累人的一件事。

黄院长称,疫情已经缓和下来,抗疫人手的安排已不需要这么多人,如今(6月29日当天),新冠病毒病人只剩下两名在接受治疗,但队员们并没有因此而松懈,而是随时要应机伺动,只因病毒尚未远去,与病毒的战争还未结束。

他感到庆幸,因为诗巫医院的抗疫人员中,都是具丰富经验和肯献身的一群,不同部门中皆自动调派人手出来,而人手的安排并非天天都一样,视当天情况决定,高峰期人手自然最多,而在最多时候,诗巫医院也曾在一天里处理过最多的17个阳性报告的病例。

他表示,新冠肺炎病毒是新的经历,全球措手不及,需要改变的东西有许多,但感恩队伍的付出,为了应急,也要够快解决如凶猛毒兽上门的病毒,当时的医院处在每天开会阶段,眼看着医务人员的个人防护装要缺货了,只剩下一个星期用量,着急的他们不断向卫生部催讨。

现在终于一切稳定下来,个人防护品储存量可够三个月使用,他感谢公众和私人界捐助以及卫生部本身、州政府的积极援助。

在急診部外的檢測區檢查完畢后,有疑似病例症狀的病人就會被送去隔離房隔離和治療。

医院新常态下运作

现在医院虽已恢复过去的运作模式,不同的是,多了一个标准作业模式,也是有新常态了。如一个小时前才可允许进入有关问诊的病房,但病人仍被允许在病房等候区外边等待,为了预防,入院的病人都会被检视是否为病毒高风险的病人,手术的进行是以重症情况病人为先。

他强调,如果说我们已战胜病毒,那还是太早了!

目前砂州还在施行复原式行管令期间,所以人们还是要遵守标准作业,病人虽然减少了,但还是要有警惕心,不能大意还是忽略了。

那些被指示隔离在家的人士,一定要自我彻底的隔离,乖乖在家,外出尤其到人多地方,一定要戴上口罩,要有醒觉心,因戴口罩是为本身和他人好,避免群体感染。

医师取消返乡行程

在诗巫中央医院行医五年的赖秋霓医生说,在行管令前,她有计划返乡休假,但计划赶不上变化,病毒的入侵令她打消探访父母的行程,除了职责所在,她也害怕不小心会将病毒带回家,祸及年长的父母。

她表示,疫情爆发期间,开始时大家包括病人及医务人员都有些恐慌状态,因为当病人来到急诊部门时,医务人员也不知道病人的背景和病历,人人都很担心。

她说,刚开始时会有害怕心理,因为新冠是没有疫苗的新病毒,更没有正确药物可以治疗的,但既已成为医务人员,就不能逃避责任。

“开始时家人也反对我接触新冠病人,他们说如果可以的话,就避免接触,但这些终究是不能避免的,当你的父母有此感受时,别人的父母也一样有同个想法。何况此病不单在砂拉越有,全球都有,家人最后也明白也理解,此时此刻,这是不能逃避的职责。”

急診部門醫生賴秋霓。

病患不合作找麻烦

“加上会碰上一些不老实的病人,不说真话,在重复被问话时,间中有些会发脾气,这对欲施救的医务人员来说有一定的难度,因为急诊部门工作繁忙,想要保持安全的社交距离也是有难度,有些病人就会提出要求,即他的隔壁不要有人,这些也是急诊部很头痛,极力去想办法解决的问题。”

她形容,处在有恐慌又空白思维状态中,有一度大家都不知如何去改进,因为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要求,急诊部很难去达至每个病人的要求,所以急诊部当时也不断在改进,以期能阻断感染的做法。

“抗疫初时过程满辛苦,还好途中有些病人会理解,刚开始时连有些家属也不谅解,为什么我是家属,但为何我们不能陪伴病人?后来在解释原由后,多数人都能理解,这令部门比较放松,也较能控制状况。因为家属在急诊部的话,也比较麻烦,会碍手碍脚,要阻断感染会较难。”

她称,后来因为方法用对了,管理也起奏效,情况很快就受控制,虽然有看到很多情况相似病例,基于病人后来都会坦诚相告病历,知道有关病人是不太可能被感染后,也多数都能被排除在病例外,此时自然就比较安心了,只因病人被感染的机率不高,他们并非外国回来或有参加集会。

她表示,病人本身也会害怕,那是因为对病毒不甚了解,如果医务人员给予适当解释后,病人就会安心,也能接受和愿意配合治疗。

值班12小时疲劳轰炸

她说,在抗疫期间,队员们一开始工作时间走轮班制,工作时间是7到10个小时,之后又调12个小时,两班制,虽然急诊部有31个医生,但大家休息时间还是不够。

她称,做工的12小时中,队员们都装上防护装,很辛苦,过程中不管是热还是冷,想上厕所或吃饭什么,都不方便,连听觉也不甚清楚,因为被层层盖住。

“只有在要吃饭时才脱下防护装,工作时间不怎么喝水,尽量只有一次,只因脱下的防护装不能重穿,因此在工作时,人人尽量少吃少喝,避免浪费资源,因当时全球皆面临防护装供不应求的困难,这期间的抗疫人员体力极其疲劳。”

她当时并没有每天打电话报平安,因为讲多了父母也会担心,通常一个月才一次拨电找家人谈家事以减压。

她到现在还未有回家的决定,除了医院人手问题外,另外原因就是病毒事件未过,她也担心自己不小心会被感染,而将病毒带回家,尤其是年长的父

她希望病毒快快消失,因为返乡的心很急切了,这也是她眼前最想做的一件事。

小心翼翼免受感染

诗巫医院新冠肺炎病患前线人员,重症科医生林晓莉(34岁)坦言,一开始接获任命上前线,内心多少是有点恐慌,必竟是首次上“战场”,之前从未经历过类似事件。

不过,当接触了新冠肺炎患者之后,感受与之前看顾重症患者情况大同小异,接受治疗的过程雷同,所不同之处是必须小心谨慎,避免受感染。

她称,在病房内,必须一整天穿上至少三层厚重防护服,犹如太空装,在冷气房内依然汗流浃背,异常不适,除了佩戴口罩外,另加面罩,有时感觉呼吸不流畅。

在这情况下,又不能不多饮用水,由于工作性质,不得不时刻提醒自己多喝水,虽然水喝多了,少不免经常跑厕所,但为了本身健康着想,不得不照做。

重症科醫生林曉莉。

林晓莉医生称,在这期间,其主要职责是照顾重症患者,例如泗里街国会议员黄灵彪,情况较严重,需要插管,对方在诗巫医院接受70多天治疗。

她直言,基于是照顾重症患者,压力多少是有的,不过,还不至于要寻求心理治疗的程度。毕竟平日的工作,同样也是照顾重症患者,所不同的是,为了避免受感染,必须多小心谨慎才是。

这其中最大的差异是,家属不能陪伴在患者身边,一切必须由医护人员代为陪伴,在重症科(ICU)每位医生轮班负责照护廿四小时,随时接受待命。

下班回家自行隔离

林医生身为诗巫人,能够为家乡的乡亲父老服务,她感到欣慰,她一直在家乡行医达9年之久。

“在这非常时段,家人自然担心,下了班回到家,跟家人间也要保持适当的社交距离,就算用餐也要分开。”

此外,她也告知,在疫情高峰期,即四、五月期间,当局也安排值勤的医护人员留宿在指定的酒店,三餐也由酒店负责,且个人单独住一间房。

她表示,充做医护人留宿的总共有60多间房间。

“如有关医护人员担心把病毒传染给家人,在这期间,可安排在酒店留宿。”

她坦言,在照护患者期间,最令她难忘的是平日重症患者,都由家人陪伴在身边,不过今次为免受感染,全程由医护人员照料,坚拒家人探访。

患者视讯家属互动

不过,医护人员则协助患者在清醒时,透过视频与家属进行互动,报告病情,传达患者近况等等。这对医护人员甚至患者来说,这是一个特别的经历。

同时医护人员要穿戴全副武装上战场,这也是一个特别的体验。

无硝烟防卫战
抗疫经历非凡体验

诗巫医院重症科主任李丽仙医生指出,透过今次新冠肺炎抗疫的经历,对医护人员来说,是一个很好的训练,因毕竟对未来,人类何时又得接受类似的另一波挑战还未知。

这次疫情在全球爆发时,香港,台湾等地在防范疫情来袭时的防御系统与控制的很好,这也是因两国曾在2003年时经历SARS的袭击有关,因此才能在今次经历新冠肺炎时临危不乱,反应很快,在短时间内,让疫情受到控制。

她表示,经历过疫情的洗礼后,这对一名医生来说,也是一个特别的应对经历,未来,他将学习如何应对另一波疫情的来袭。

詩巫醫院重症科主任李麗仙醫生認為,沒有硝煙的戰爭是一個很好的經歷。

“这仿如上战场,但所不同的是,今次的战场,是看不到敌人,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李丽仙医生称,之前仍未发生疫情时,如发现有人佩戴口罩,旁人就会用异样的眼光看他,而今情况相反,没有佩戴口罩,才会面对异样的眼光。

她表示,在行管令期间,当民众在前往商场,超市等,都会被要求佩戴口罩,初时,民众也很排斥这种做法,而今却已适此这种新生活常态,自动接受体温检测,填写个人资料等,渐渐的,现今也已习以为常了。

她坦言,当初接获指示上抗疫前线一刻,害怕肯定是有的,当政府呼吁民众留守在家中,身为医护人员的我们,为了病人,此时一定要站在最前线。

“一开始,就是抱着战战竞竞的情形,不知未来面对的是甚么,需要应对几个病人,所面对的场景,会否像美国一样,这些全都浮现在脑海里。”

她表示,作为重症科(ICU)的主任,一般上她会委派资深,有经验的医护人员上前线,毕竟做为安置新冠肺炎患病房的重症室,里面设备齐全,除了人手足够是关键外,最重要是要有经验,熟悉各方面的操作,做起事来得心应手的医护人员,这也是要避免人手多时恐会被感染的机会高因素所致。

她称,这方面绝对不能委派毫无经验的实习医生或甫升任正式医生的医务员出使战场,尤其此战役的敌手是看不到的病毒,毫无行踪可寻,惟有依靠过往熟悉的医者仁心和医术外,各种配备的使用和熟悉,加上责任感和使命感的督促,自动自发负起抗疫的责任才是此时重诊科部门需要的人选医生。

她表示,其属下的医生们,其中一部份医生负责照护患者,另一部份则在疑似患者单位站岗,同时也要顾及其它或许并非新冠肺炎的其它症状患者,只因每个病人都有可能是可疑患者。

身为医生,时时刻刻都要做好充份准备,只因眼前时下任何时刻,都有可能面对的是确诊患者。

慢性病患风险较高

她表示,俱有慢性疾病新冠肺炎患者,所面对风险相对较高。

“一开始,医院也面对器材不足问题,但幸好不单政府,民众也积极作出捐献,补充医院的不足,同时民众也乖乖留守在家中,不若西方国家,在生命与自由当中,崇尚人权的自由,不愿意被隔离。”

她也分享,在跟病毒打战的时候,也发现了一些人与人间的感人故事,体现出人性的真善美,抗疫期间虽然压力不减,但希望之火从未熄灭,因为诗巫人民在行管期间的配合度是无上的,在出钱出力捐献抗疫衣物和物品上是不遗余力的,人人乐意与院方站在一起,也彷佛成了一道病毒攻不入的人性重墙,这是值得高度赞扬的。

為策安全,詩巫區國會議員林財耀(左)及南蘭國會議員劉強燕也在行管令期間到醫院進行檢測。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