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必须连夜下葬。

在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展丧事服务秉持着无惧的服务精神,摒除他人的异样眼光,展丧事服务董事经理李细展与其团队穿起防护服,毅然无惧的为感染新冠肺炎的往生者处理身后事。

Advertisement
展丧事服务成立殡葬业敢死队,在新冠肺炎疫情高峰期为往生者服务。

展丧事服务为其服务团队称之为“殡葬业敢死队”。

展丧事服务董事经理李细展在受访时表示,谁不怕死?每一个人都怕死,在决定为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处理身后事的时候,他和其团队也做好了觉悟的准备,认为这是服务行业的一环,如果他们不做,还有谁来做,因此即便这是开业以来,第一面对如此大规模的全球性感染疾病,展丧事服务肩负起为处理往生者最后一程的工作。

他也坦言,这句话可能会得罪人,如果他们都不接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身后事,有谁敢?大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需考虑到很多事情

Advertisement

他说,当时的情况,他考虑到很多,除了自身的安危,也考虑到展丧事服务员工们的安危,因此他并不勉强员工们一定要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工作,也不一定要因为老板接下处理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处理身后事而必须工作。

但是,他感到庆幸和骄傲的是,员工们都非常勇敢的接下了这一份不容易的工作,为此,全力降低新冠感染风险,最大限度地保障客人和职工的安全和健康,就成为该公司面临的严峻课题。

“坦白说,心里是很挣扎的,当了老板之后会担心员工的安危,所以当团队们答应处理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处理身后事,我也另外安排他们的住宿,不要让他们和家里人有太多接触。”

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必须连夜下葬。

 

李细展:默默承受
面对各种攻击与抹黑

展丧事服务董事经理李细展与夫人。

李细展表示,这是一份不容易的工作,当外人知道展丧事服务居然敢接手处理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处理身后事的时候,各种不同的声音都会冒出来,除了恶意抹黑、无中生有的网络攻击,他们只能在内心默默的承受,但是,有明白事理的往生者家属替他们澄清事情的真相。

Advertisement

李细展表示,这些无中生有的恶意抹黑,包括了该公司的全体员工都感染新冠肺炎、运送尸体到印尼去却是空棺材,甚至烧错尸体、埋错尸体的说法都有。

往生者家属写信感谢

他也表示,虽然其妻子忍不住在面子书上对这些攻击抹黑回应,但是他认为,嘴巴是别人,要怎么说,也只能任由他去说,回应也只是白费公诉,他相信“公道自在人心”。

往生者家属的感谢函让李细展深感安慰,他和其团队的付出被肯定。

所幸的是,他说,承受这些攻击抹黑之后,新冠肺炎往生者的家属在之后有送礼篮、写感谢信给他,感谢他和该公司的付出,让往生者能好好的走完最后一程。

他说,因为感染新冠肺炎而去世的往生者,都无法让家人瞻仰遗容、祭拜等,他和公司团队只能代表家属来完成这最后的仪式和敬意。

他认为,这些付出,感受最深的就是往生者的家属,因此,他们的谢礼、信函对在这段期间默默付出的展丧事服务,是最大的肯定。

他也不否认的表示,这些感谢对他来说,是最好的动力让他继续做下去。


 

公司承担一切成本
为员工做足防护设备

李细展也提到,由于疫情的关系,该公司也为员工们增设了防护设备,这些全套设备从头到脚都是一次性的使用,价钱不菲。然而,这些成本也只能由公司承担下来,并没有因为疫情而有附加收费。

他说,当然说风凉话的人一定有,说我们为了赚钱,这样的敏感时期都要做生意,他则选择不去理会这些外人的误解。

他也说,该公司以领导身穿防护装备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方,领导的姿态和对应赢得了客人的信赖。

抗疫不忘慈善,展丧事服务在行管令期间照顾社会上的弱势团体。

他说,在新冠肺炎的行动管制令期间,该公司也看到了这个社会有许多无法承担生活负担的,他们也对这些有需要的人士提供食物上的援助,甚至感染新冠肺炎往生者无法承担殡葬的费用,该公司并没有继续追讨。

“生活不容易,在疫情的时候,有更多人生活过得不好,我们都会尽力的协助这些人。”

团队接受心理辅导

在经历了行动管制令、有条件行动管制令到今天的复苏行动管制令7、80天以来,李细展表示,该公司的工作都是高强度的工作,尤其是新冠肺炎感染的往生者,都在医院进棺木之后,就马上送往埋葬或者火化,工作的过程大家都打起十二分精神的小心,也承受不小的心理压力。

烈日下展丧事服务团队为往生者下葬。

他说,为降低葬礼中感染的风险,疫情期间的葬礼规模被缩小,仅通知远方亲友,不请宗教法师念经、取消平常的吊唁过程,减缩在3、4个小时完成最后的殡葬仪式。

他称,他也会与其团队进行心理辅导,了解团队在这段时间工作的心理感受,避免他们承受太大的心理压力。


 

“敢死团队”队长
翁铭鸿:终生难忘

“敢死团队”队长翁铭鸿。

“敢死团队”队长翁铭鸿,在展丧事服务了6年之久年,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冒着生命危险为往生者处理后事,也让他对此终生难忘。

在接到第一宗的死亡案件时,并得知是由展丧事服务为死者处理后事,他与数名队员带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太平间,等候全副抗疫服卫生局官员为遗体消毒,再由他们把往生者遗体运到火化场,然后安排携带骨灰到墓地安葬。

展丧事服务“敢死队”。

虽然他们成员全部都戴上头套、手套及防疫服,整个行程也只需要短短3至4小时,但是仍然有受感染的风险,他坦承难免会感到害怕,不懂自己会不会受到感染。

他透露,在处理完往生者后事之后,他们全员在现场会进行消毒,灵车也不例外,内外也需要喷射消毒剂,还有身穿的抗疫服也要经过特别处理掉。

身为队长的翁铭鸿,更要照顾其他队员的安全。

最怕传染病毒给家人

翁铭鸿说,在下班返家后,也不能够直接进入屋内,因为不想连累家人,所以消毒工作必须做足,先在外面清理一轮后,才进入屋里与家人相聚。

他表示,最害怕的是自己受到感染了,再把病传染给家人,所以在这个病疫期间,他前后做了3次的身体检测,也曾经被安排到隔离中心自行隔离,所幸报告出来显示呈阴性。

另外,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至今,翁铭鸿所带领的“敢死队伍”,处理约30个确诊和怀疑病例的往生者后事,从一开始心里的恐惧感,直到现在变成责任感。

由于疫情原因,死者家属不能祭拜往生者,只能由展丧事服务团队人员代为祭祀。

他说,最让他难忘的一事,一些病患因新冠肺炎而逝世,就连家人也被安排进行隔离,因此造成家人无法见往生者最后一面,无奈的家属,唯有通过手机的录音,在出殡时播放,才出来送别往生者,让现场所有人都感到鼻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