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参与站岗和巡逻工作的国家警卫团员,在执行了一天的工作后,回家休息时,回到家门口就必须进行全身消毒。消毒后,洗了澡、吃了饭后,他们也不可以接触家人,只可以在家里特别空出来的一个房间休息。过后,又要回到他们的工作岗位。

Advertisement

国家警卫团团员陈立仁说,在执行任务的这段时间,他们回家并不能够和家人聚集,跟家人的沟通几乎都是通过手机短信和电话,这些都是不为人知的事情。

柏迈再也区警卫团队员协助警察展开路检行动,确保道路使用者都能在管制令期间遵从指令。

在3月18日行动管制令全国实行时,警察奉命在通往每个城镇、乡村的道路设立路障,确保人们遵从管制令留守在家。

受召助警执行任务

由于设路障的工作涵盖全国各地,政府召集多个执法团体和制服团体,包括国家警卫团发动人手,前来协助警方执行任务。

Advertisement
行动管制令期间,军警和警卫团团员设路障检查来往车辆。

国家警卫团美里区主管阿比吉召集了50多名来自美里10各分区的警卫团团员,在管制令期间协助警方执行工作,包括协助军警执行安检和巡逻工作。

因为这样,国家警卫团团员陈立仁和他的团员们,应召前来协助警方执行设路障和检查车辆来往工作。

陈立仁是锦绣山庄警卫团的曹长,他加入警卫团已有14年,他也是这次管制令期间,美里区奉命前来协助军警执行工作的40多名警卫队队员之一。

面对不礼貌对待

Advertisement

在连续2个多月协助军警执行任务工作中,陈立仁主要是协助在路障处站岗,以及连同军警执行巡逻工作。当中,也有一些警卫团团员被派到隔离酒店执行工作,和军警一同负责监督从外地返回美里的人士。

执行任务期间,陈立仁和参与工作的警卫团团员必须轮流在路障处站岗。在他们执行工作期间,不可离开岗位,必须面对日晒雨淋,夜间被蚊虫叮咬,有时还面对一些顽固人士的无理对待。

由于在第一阶段管制令实行时,路障是24小时执行,军警和警卫团员必须轮流负责看守,检查路过的车辆是否持有特别通行证,更要不断的提醒人们注意个人卫生和防疫工作,劝告人们留守在家。

陈立仁说,在路障服务时,他们多次面对一些人的不礼貌对待。他们也遇到一些没有特别通行证的人,以让人意想不到的借口要通关。

雨夜守候备感艰辛

在分派到巡逻工作时,陈立仁和他的队友是配合军警一同执行巡逻工作。多次的夜间巡逻都遇上了雨夜,让巡逻工作倍加艰辛。

在执行巡逻工作时,他们经常遇到一些店主不遵守管制令的指示,偷偷开店营业。通常军警会劝告商家要遵守行动管制令,但也有遇到一些相当顽固的商家不愿意配合时,军警就会依法处理。

在行管期间,一些人深夜还在外头溜达。

此外,巡逻队伍在夜间执行巡逻工作时,也遇上一些商店被小偷撬开店门的事件,并扣留一些深夜还在外头走动的人。

执法队伍夜间巡逻时,发现流浪汉在商店门外留宿。

陈立仁说,夜间巡逻最常遇到的是流浪汉问题。流浪汉睡在商店走廊或巴士亭等地方。遇上这个情况,他们就必须通知福利部来处理。

隔离酒店工作压力大

被安排到隔离酒店和飞机场工作的警卫团团员,在工作时,就必须非常小心,在行管期间,凡是乘坐飞机回到美里机场者,都必须强制性在酒店隔离14天。

表面上,人们无法确定这些从外地回到美里者是否已经受到感染,因此负责在隔离酒店和机场工作的军警和警卫团团员,在执行工作时,难免感到极大的压力。

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国家警卫团队员并不畏缩,反而挺身而出勇敢战“疫”﹐奉献自己的力量﹐积极助力身边的疫情防控工作﹐用实际行动筑起守好乡土﹑守好防控的防护墙。


 

互相打气 前线冲锋
熊千雨抗疫不退缩

柏迈再也区国家警卫团队长熊千雨以保障国家安危保护人民安全为己任,不畏惧疫情来袭勇敢战“疫”。

甫于去年升任柏迈再也区警卫团队长的熊千雨表示﹐在保卫国家社会安危中﹐警卫团是充当第二道防线﹐也就是继警方﹑军人之后﹐一直扮演着政府的耳目﹐不仅协助警方关注当地的刑事案件﹐也在社区上设置巡逻队﹐协助执法单位及警方维护当地治安。

他坚定不移地说﹐作为一名国家警卫﹐就要勇于扛责﹐坚守岗位。因此﹐在这场突如其来没有硝烟的疫场上﹐不畏惧疫情,用自己的坚守换来了人民的健康安全﹐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着力量。

“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疫情,我们没想这么多,直接就去前线为人民服务,希望我们的付出,能够保护好人民的健康及财产(商店)。乐见的是﹐每个部门的前线人员上下一心团结一致,配合政府一起捍卫抵抗疫情!”

锻造非凡战疫力量

熊千雨队长不时了解队员的需求和给予鼓励打气,赐予他们正能量和信心,并教导自身防疫。

熊千雨是于2008年加入柏迈再也区警卫团,当时并不活跃;直到2012年积极投入参与其中,多年来从一个小小警卫员,到2019年1月1日正式跃升至队长一职。

他表示﹐本身了解没有国就没有家的道理﹐队员从来没有因为疫情而退缩过﹐反之队员之间会互相帮忙,相互打气﹐而他身为队长,也会不时的给予队员们鼓励﹑了解队员的需求或是面对的问题﹐尽力而为帮助他们给予正能量的支持。

“因此﹐从我国实行行动管制令期间至今﹐大家都在工作岗位上默默的付出﹐锻造出不平凡的战‘疫’力量。”

他坦言﹐面对冠病病毒的肆虐﹐多少都会害怕感染病毒的风险。但是﹐穿上制服代表着本身该履行的职责﹐战“疫”前线﹐就要以保障国家安危,保护人民安全为己任﹐哪里有困难﹐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他们冲锋在前﹗

行管期罪案减少

“干我们这一行﹐存在一定的风险。说实话﹐感染大家都会惧怕﹐但若是每个人都因为害怕受到感染而不出来执行任务﹐人民的安全和国家社区安危就岌岌可危了。能在风险中为社会服务﹐也是对国家的奉献。”

他说﹐在行管令期间﹐除了风雨无阻展开巡逻工作、执勤路检﹑封路﹐也开始到各处执行任务﹐包括了被安排在每个酒店隔离中心﹑小贩中心﹑商场等地点﹐成了他们新服务对象。

警卫团必须到机场协助军警执行工作。

熊队长指出﹐相较下﹐在行管令期间更容易管理,罪案发生比之前来得少﹐因为这期间市民都被指示乖乖待在家中不要外出。因此﹐只要有人违反偷出街在外活动,就很容易被发现踪迹。

“一开始的时候﹐有些商店不了解管制令的措施而照旧营业或是偷偷营业﹐间中也有案件发生﹐比如盗窃行为﹐都被我们成功侦破。”

看守隔离者没遭为难

他表示﹐在展开巡逻工作期间,抓到的犯案者都是乖乖束手就擒﹐而他们给予警告训话后﹐就会交回给警方处理。

他强调,警卫团是充当警察的辅助角色,无论任务之大小,包括巡逻或站岗等,警卫团都会通知警方,才会展开和执行任务。

他说﹐在酒店隔离中心执行任务期间﹐隔离者都非常配合前线人员﹐警卫员很少遇到隔离者或病患上前寻求帮助﹐只是间中会有一般的基本求助,如若是不适合通知看守的警卫员﹐或者诸如饮用水不足之类的﹐并没有做出故意为难的行为。

柏迈再也警卫团工作室每个星期都会进行一次消毒,为防疫把关。

负责看守隔离人士的警卫员,是以轮班制进行﹐共有3班﹐每班执勤8小时﹐即午夜12时至早上8时﹑早上8时至下午4时,以及下午4时至午夜12时。驻守的前线人员必须守候在外,面对日晒雨淋﹐熬夜值班﹐有时甚至还需要忍受蚊子的“无情侍候”。

执行任务做好防疫

熊千雨表示,一开始,柏迈再也区警卫团队员一天需要工作17个小时,除了早上需要配合政府执行任务外,晚上也要回到自己的服务区展开巡逻工作,而巡逻工作365天不间断,每晚都有8名队员轮流执勤,分成2轮班执,每班4名,即晚上7时至半夜12时半,以及12时半至凌晨5时。

“抗疫路上我有份﹐做好工作就是实践为人民服务的初心﹐因此并不辛苦。”

随着新冠病毒的肆虐﹐在这些地方执勤﹐难免都会害怕不幸感染病毒,并传染给至亲好友们。

为了安全起见﹐熊千雨和伙伴在执行任务时﹐都会做好一定的防疫措施﹐如戴口罩﹑戴手套﹑保持社交距离、常洗手保持清洁﹐并尽量待在空气流通的地方。

政府各组织赠口罩

结束工作返家后﹐在进家门前﹐会先把身上衣服进行消毒杀菌﹐再将衣服立刻清洗,然后冲凉方才安心。

砂交通部部长拿督李景胜关注并全力支持柏迈再也区警卫团,在疫情肆虐时刻赠予口罩,让队员做好防疫。

熊千雨表示﹐担任前线工作者﹐年龄仅限至60岁﹐超过60岁就无法参与前线工作﹐而且他们并没有领取月薪﹐仅政府给予津贴(一个小时8令吉,砂前线警卫一个月200令吉)﹐但很开心的是,得到了市民给予警卫员的尊重,以及人民代议士的全力支持和发展商为他们提供一些经费。

在防疫用品上﹐除了获得政府和非政府组织等热心团体赠予口罩﹐他们也会自掏腰包购买洗手液等﹐共同防疫不松懈﹐为守护社会贡献力量。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