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員眾多的受惠家庭在獲得糧食援助時,都喜上眉梢。

自今年3月18日实施行动管制令之后,许多依靠日薪过生活,以及依靠政府援助过活的贫困家庭,在这段期间,都面对粮食短缺的窘境,促使政府及非政府组织都积极投入帮助这群弱势群体的工作之中。

Advertisement

对于政府和坊间彼此发动的粮食援助计划,捐赠物资的善心人士非常多,不过,把粮食物资送到受惠家庭的“运送志愿者”却不多,毕竟这个工作吃力不讨好,甚至要冒着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风险。

陳小文(左起)、謝劭業、鄭國棟、和魯晉崧在行動管制令期間,天天駕著這輛“戰車”運送糧食給貧困家庭。

然而,古晋市有4名热心社会工作和慈善事业的青年,即郑国栋、谢劭业、陈小文和鲁晋崧,在行动管制令期间,马不停蹄帮忙政府和非政府组织运送粮食物资给受惠家庭,让弱势一群解决断粮之困。

四人都是晋汉连省华青团的理事,分别是郑国栋担任财政、谢邵业担任秘书、陈小文担任副团长、鲁晋崧担任经济组组长。

他们一开始是响应晋汉连省华总救灾委员会的号召,帮忙载送粮食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后来,联邦政府和砂拉越政府推动粮食援助计划,寻求他们的帮忙,因此他们义无反顾的接下这个任务,行动管制令期间,每天就忙着到处运送粮食给受惠家庭。

Advertisement

根据四人披露,行动管制令期间大概两个月时间,都在全天候运送粮食物资到古晋各处,最远是到晋连路17哩,无论多偏僻和多荒凉的地方都到过,也看见城市里依然有很多贫困家庭的存在。

國棟(左)和魯晉崧(右)把糧食交給一個獨居老人,并了解他的需求。

他们至今已经运送3000多份粮食给有需要的家庭,其间还多次自掏腰包购买其他日常用品,如奶粉、小孩食品、尿片等给有婴儿和小孩的家庭,因为政府并没有提供这些小孩用品。

鄭國棟:見救命糧
受惠者下跪感謝

郑国栋受访时说,他在一开始送粮食物资的时候,发现有些寻求援助的家庭已经断粮两三天。他们看到我们送来粮食,还激动的想要下跪感谢。看到这样一幕,让他非常心酸,想要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更多面对同样困境的一群,让他们在行动管制令期间不会再断粮。

Advertisement

当时,家里有10岁和9岁的孩子,以及妻子怀孕7个月的郑国栋在分享时,说出自己坚持要在疫情高峰期与志同道合的战友,每日运送粮食物资到古晋各地的原因。如今的他提起这个印象深刻的事,依然会红了眼眶。

派送糧食的過程中,他們全程帶上口罩和手套,做足防疫工作。

他坦言,正在怀孕的妻子,起初非常反对他参与这份工作,担心他在外面四处奔波会不小心感染病毒带回家。

“但是,我觉得这个工作必须有人去做,为了社会公益,我想要继续去做。在我和太太沟通之后,她最终放软态度同意了。但是,她要我回家时必须做好消毒工作,在外也要注意防疫工作。”

他笑称,那段时间里每天回到家之前,都需要打电话通知太太,然后抵达住家停车房时,就会看见太太放置的毛巾和消毒液,必须在屋外先洗一次澡清理干净,之后进屋到冲凉房再清洗一次,是有生以来洗澡最多次的时刻。

他说,每次运送粮食给受惠家庭之后,大家都会好好消毒一番,再前往下一家,这件事是他们绝不马虎的,因为要保护自己和保护他人。

郑国栋指出,运送粮食期间发现其实古晋有很多贫困家庭,都是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手停口停,有些不懂得可以申请粮食援助,有一餐没一餐的过日子。

“有时候,我们送粮食到一间受惠家庭时,发现周围也有很多家庭都缺粮,他们不知道可以申请粮食援助。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况,也会立刻把现有的粮食先给他们,再帮他们做记录和呈交给有关单位去安排。”

他声言,有时候会自掏腰包去帮助迫切要解燃眉之急的贫困家庭,之后再帮助这些家庭去申请政府的援助。

鄭國棟(右)移交糧食給其中一個受惠的家庭。

謝劭業:政府沒提供
掏腰包購幼嬰用品

谢劭业受访时说,在运送粮食给贫苦家庭的过程中,他们发现政府虽然提供粮食给有需要的一群解决三餐温饱,但是,却忽略了婴儿和幼儿的日常需求,所以他们在郑国栋自掏腰包帮忙下,一旦发现受惠家庭有婴儿或幼儿,就会附加送上奶粉和尿片之类的婴儿必需品。

他表示,在运送粮食给贫苦家庭的时候,深深察觉古晋市虽是很发展的城市,但是周遭依然存在很多贫苦家庭,领着日薪辛苦度日,行动管制令就令这群人的生活陷入困境,但是也让更多人知道了他们的存在。

他指出,自己对于社会公益工作一直很热爱,所以自愿在疫情高峰期与战友们一起运送粮食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

“我目前是跟太太两个人住,所以我比较不担心,我太太也支持我去帮助那些有需要的人。”

他声言,在运送粮食的期间,发现一些受惠家庭有婴儿或幼儿,但是政府给予的粮食主要是米、油、糖、干粮之类,并没有婴儿食品和用品。

他说,在考虑到这些家庭在行动管制令期间肯定难以购买婴儿食品和用品,他们商量之后决定自行添购这些物资,一旦发现家庭有这方面的需求,就能给予帮助。

他披露,带领他们运送粮食物资的郑国栋就义不容辞自掏腰包去添购婴儿用品。

与此同时,谢劭业表示,他们也运送粮食给盲人和聋哑人士,因为这批依靠按摩或制作手工品谋生的弱势群体,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彻底失去收入,生活陷入困境。

他坦言,这个工作让自己看到无论任何种族都有非常贫困的一群,需要社会大众去关注和给予协助。

搬運糧食物資到“戰車”之前,先來張合照。他們每天必須多次來回載送物資。

陳小文:生活困苦
窮鄉僻壤仍有人住

陈小文受访时表示,运送粮食物资到古晋市周围各地给贫苦家庭,让他去到很多偏僻的地方,更看到不少难以想象的居住环境,深深感受到还有一群生活极度困苦的人,在这个城市某个角度努力生活下去。

陈小文所拥有的货车,被同伴们称之为“温情战车”,因为他把这辆货车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全天候用来载送粮食物资到各个地方派发给受惠家庭。

他表示,行动管制令期间被迫暂时停顿工作,因此就萌生在这个时期为社会出一分力的念头,所以响应晋汉连省华总的号召,运送粮食物资给有需要的家庭。

“后来,政府的粮食物资也由我们去派送,我们就变得需要来来回回更多趟。”

他指出,由于货车装载粮食的数量始终有限,就算自己把货车没有使用到的后座拆掉,每天依然需要来回几趟装载物资,才能完成任务。

他披露,大家每天早上9时就开始展开派送粮食物资的工作,消毒“战车”也是每天进行,以策安全。

“我在车里放了所需的消毒药水,我们一开始出发,就会频频消毒。这是为了保护自己,也保护其他人。”

他笑称,在疫情高峰期,到处去派送粮食给有需要的一群,自己心里难免也有担懮,尤其是想到家人的健康,但是深知这个工作必须有人去做,弱势的一群才能得以在行动管制令期间有三餐温饱。

他说,所幸家人都了解这一点,因此给予支持。

谈及这段期间最印象深刻的事,陈小文表示,不少受惠家庭都位于很偏僻的地方,常常要花很多时间去找到正确的位置,而且在前往的过程中,会一直怀疑是否走错路,进到不知名的山路。

“很多地方真的很偏僻,会一边驾一边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路,因为很难想象有人住在这种鸟不生蛋,没有人烟的环境。”

他指出,后来发现确实不少贫困家庭住在这种偏僻的地区,在城市人难以想象的环境中努力生活求存。

近乎斷糧的貧困家庭,看到政府援助的糧食送抵時,感到慶幸和開心。

 

魯晉崧:上門送糧
遇疑似病患慌了

鲁晋崧受访时说,有一次他们运送粮食给一个受惠家庭,路上看到有救护车同行,但是没有多想。岂料,抵达那个住家的时候,发现救护车是来这间家载走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患。当时他们都慌了,但是又不能不把派送粮食的工作完成,所以他们就做好防疫工作,硬着头皮去做,完事后赶紧进行消毒工作。

比较沉默的鲁晋崧在分享这段期间的难忘经历时,诉说这件事,在一旁的同伴们配合点头,表示此事确实难忘,也让他们吓得不轻。

他被同伴们戏称为“熊二”,虽然体重150公斤,但是身手敏捷,派送粮食物资都是由他负责扛米送物到贫困家庭,上山下岭难不倒他。

鲁晋崧同样表示,行动管制令让自己无法正常工作,所以就想到为社会服务,参与运送粮食物资给贫苦家庭的工作。

他指出,这段期间,与同伴们经历很多难忘的事,最难忘的就是抵达一个受惠家庭,看到救护车正在载走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患,大家在回程时,都一直在频频消毒,当时的感受是又担心又觉得彼此很搞笑。

他说,参与这个工作之后,深刻体会古晋周围有许多需要被社会关怀和关注的弱势群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