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若冰(左2)与参与抗疫的医生及护士合影。右图为砂中央医院感染科实习医生谢若冰。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砂拉越最终也沦陷,成为疫区,当时古晋及三马拉汉“泛红”一片,成为疫情的“重灾区”,当时两地陷入人心惶惶,闻“冠”色变的情况,彷佛眼前被病毒笼罩着,望不见光明!

Advertisement

正当人们几近绝望之际,有一群白衣天使,手持抗疫的令箭,勇敢地站在最前线,守卫着脆弱的人心,与病魔抗战。

他们可能当下也和一般人一样,会感到害怕,面对一些资源短缺、人手不足,甚至接二连三发生死亡病例,以及爆发医护人员感染的多重打击,但为了人民及砂拉越的安全,他们并没有因此打消他们抗战的士气及决心,更没有退缩及放弃,反而越挫越勇,继续作战。

谢若冰在查看病人的病历。

最终他们历经10周左右,夜以继日不停歇的抗战,以及全体砂人民的配合下,疫情总算受到控制,以致成功将疫情爆发的曲线压平。

如果没有这一群勇敢的白衣天使站在最前线,坚定不移地与病魔斗争,拯救每个可能会被病魔夺走的宝贵生命,现在砂拉越疫情会怎样?

Advertisement

到底在抗疫期间,他们是怎样走过来的?砂中央医院的3位前线医生将揭开及重温他们在抗疫期间,所经历的点点滴滴及心路历程,且听他们的抗疫故事。


 

谢若冰:花了很多时间
安排病床比看诊还难

砂中央医院感染科实习医生谢若冰。

砂中央医院感染科见习专科医生谢若冰坦言,当砂拉越于3月中旬接获首宗确诊新冠肺炎病例时,其实是蛮兴奋的;因为在西马和其他邻近的国家(如新加坡)有确诊病例,每天都有很多人来回两地,所以砂拉越很难不受波及。

因此,该部门已准备就绪,检查所有相关的疑似病患,以便能及时找到确诊患者,以便顺利的控制疫情。

谢若冰日前接受专访时,如是表示。

Advertisement

从兴奋到压力增加

“当我们接获首宗确诊病例的第一天,其实是蛮兴奋的,病患很顺利被找到,我们没有感到很惊讶,他也很顺利被安排进来感染科病房隔离。首位病人也不是病得严重,可是,这只维持1天,之后开始,就有很多情况很严重的病人进来,就感觉压力开始增加了。我们也花了很多时间积极的安排病床,人手和物资分配。”

她坦言,其实安排这些事务比看诊还要困难。因为看诊的目标很清晰,就是根据病人的病情,对症下药就好。

第一波疫情爆发时, 一天有30至50个确诊病人需要病床。

穿上全副武装防护服的谢若冰。

“因为你不知道这50个病人接下来有谁的病情会恶化 。当我们拿到50个病人的名单,要想办法安排病床给他们,而我们不曾见过这些病人,所以需要时间慢慢一个个去鉴定及筛检。我们有一批医生和护士特别负责这项任务,逐一去筛检他们,以安排他们到适合的病房。那时候是我们最多确诊病患的时候!”

“传染病科的隔离病房只有11张病床,根本不敷应用,很感谢院长的带领和其他科室主任医生积极配合,骨科、外科和其他等让出他们的病房给我们使用,甚至还让出他们的护士给我们照顾病人,我们很感谢他们的帮助。”

留院隔离病患逐增

谢若冰续说,疫情开始的时候, 确诊个案必须等到2个核糖核酸检验报告为阴性才被容许出院。

“当时,全世界还没有一个相关标准指南,每一个国家都有各自的标准,大家自行决定何时让病人回家修养。我们砂拉越也没有相关指南,毕竟我们对这疾病还没有临床经验,大家都不确定何时可以让病人出院回家。那个时候,我们就制定病人必须通过2项检测呈阴性结果才可回家,一些病患可以留院长达四个星期 以上。因为当时很多病人都达不到核糖核酸两次呈阴性的检验结果,以致留院隔离的病人越来越多。”

护士们在准备发药打针。

她指出,最高峰的时候,2个中心可以住100多个病人以上,即青年体育大厦(KBS)及婆罗洲高原路的古晋卫生部培训中心(Institut Latihan Kementerian Kesihatan Malaysia,ILKKM);还有砂中央医院的6间病房,加上她自己的病房,合计9间病房每一天都爆满。

“每一天我们要保持大约200张病床,之前治疗过的旧病人,基于没有达到相关标准而无法出院,而且每天又有新的病人进来留院隔离。”

病重者需时间治疗

她指出,五月开始,才有国际报告关于无症状或者轻微症状的患者,只要治疗隔离14天过后,病人就可以出院回家。但是,病人本身须健康良好及没有其他症状,一般过了14天的治疗,就可以出院回家,勿需等到检测呈阴性才可出院。多个国家医疗报告表示,这类患者隔离14天后并不会感染他人,所以可以安全出院回家。

“如果病患的情况严重,需要插管、借助呼吸辅助器、肾脏不好或影响其他器官,就需要更多时间治疗。就算在康覆的过程中,这类病患也需要较长的时间隔离观察。因为目前还没有权威的国家指标关于重症患者病出院的标准。重症患者的出院时间会根据患者的情况而定。为了安全起见,我们鼓励患者和家人注意个人卫生。”


 

体验患难见真情
很多人出钱出力

患难见真情!让砂中央医院感染科见习专科医生谢若冰在抗疫期间,深深体会到及有所感触!

谢若冰说,在抗疫期间,她深切地体会到社会的温情及有爱心的人处处都在。

“在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对这个疾病不是很了解,我有一些较资深的同事,有些是在我们医院其他科工作的,有些是在私人医院工作的专科医生,他们都很给予支持,甚至是有求必应。他们虽然没有参与医治患者。但是,他们都很关心感染科医生和护士。可能看起来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比如买一杯咖啡给你,或者叫人送点心来,对我们来说,是很大的鼓励及支持,尤其是在我们比较辛苦的时候!”

她续说,在抗疫期间,有很多个人或团体都积极的帮忙,他们真的是出钱出力,他们自己前来,看医院需要什么,他们就去筹集,他们也会写信给砂中央医院的院长交代他们捐了什么,有时他们也会送上来及帮忙安装。

“古晋博爱协会知道我们医护人员及病人一天可能会冲凉很多次,担心我们不够洗发水和沐浴露 ,他们会寻找不同味道的洗发水送过来给我们;还有病人需要剪指甲、剃胡须等,但是,碍于当时政府颁布行管令,许多商店没有开门,加上那时候医护人员还要医治病人,我们根本没有时间出去买这些东西,这时真的很需要有人帮助你完成这些小小的事情。”


 

感染科4医生轮班
连续10周抗战无休

谢若冰表示,砂中央医院只有4名传染性疾病的专科医生,他们4个人轮流值班,但他们在这段期间,他们是没有周休的,他们连续10个星期都在医院前线,执行新冠肺炎的任务。一大部分的内科专科医生,肺科和肾脏科的专科也陆续加入抗疫,轮流问诊和看病。

全部医生出动,为民众采集拭子测试的样本。

她说,其护士及感染科医生吴俊贤和皮肤科医生奴赛拉法汀,当时每天工作12个小时。其他各个病房也都有足够的医生护士值班。

除此之外,加护病房的医生和护士也是功不可没,很多重症病人都得到很好的照顾而康覆。这个真是整个医院和医疗系统的努力,并不是几个人就可以做到的。

她称,除了古晋以外,美里、民都鲁及诗巫医院,那里的医生都会和古晋中央医院的他们讨论那里的新冠肺炎病人的病情,我们需要提供咨询及交流意见。

如常回家注意卫生

“那10个星期,大家都工作的很辛苦。刚刚开始时候,大家都对疫情不太确定,但是随着对新冠肺炎的认识增加,大家也开始明白及知道如何医治这个新的病毒。”

谢若冰表示,在疫情那段期间,本身如常回家,因为本身还是跟父母同住。而其他三位感染病专科医生也是如此,他们也一样有一家老小,但大家都很小心做好个人卫生和防疫。

“这段期间,我和前线同事,如吴俊贤及奴赛拉法汀,每天都如常回家,只是我们都很注意个人卫生,确保在冲好凉,换上干净的衣服才回家。吃东西也尽量不共享,也不要睡同个房间。当然,我们有些同事,2、3个月没有回家,因为担心家人的健康,而我们的院长也热心安排宿舍给他们住。”

尽量避免院内感染

谢若冰表示,传染性疾病最困难的是怕它传染更多更多的人,如果能很顺利防止它传染更多人,就是最大的成就了。但是,这个不仅需要医务人员的努力,公共卫生局的奋斗,更需要民众的配合和体谅。

她说,当砂拉越接获首宗新冠肺炎病例时,尤其这是属于全球大流行的传染性疾病,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把疫情控制下来,并且将患者安排到隔离病房,以免传染给其他病人及医护人员。

“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病人去到一个非隔离病房,使那个病房的医护人员被感染。院内感染是我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所以如果能很顺利将病人安置在传染病隔离病房,就不用担心我们的同事或其他病患受到感染,更重要的是,也减少患者的家人及朋友受到感染的风险。与此同时,公共卫生部门也能尽快找到之前曾与确诊者接触的人前来检查。所以,我们恳请民众如果有收到通知,请尽力配合检验和居家隔离,因为这个是控制疫情不可或缺的一重要环节。”

“我很感激医院全体工作人员的高度配合和努力,我们共同的努力成就了疫情的控制。我为我们全体医务人员感到无比骄傲!”

“我们还请民众继续保持社交距离和注意个人卫生,出外要正确戴口罩,勤洗手和尽量避免去拥挤的场所。积极抗疫需要大家的努力。”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