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黄瑞泰

Advertisement

在马来西亚这个国家,华人的困境在于需要不断地展现自己的忠诚和毫无威胁性,才能够在这片土地上平稳地过活,过去(到现在仍然是)马华与巫统的关系,后来希盟中行动党为了降低马来社会对他们的误会而对华人社会课题长期采取一个低调保守的态度,皆有如此的味道。

今天华人社会有两种方式来面对这个困境,其中一种是期待中国崛起,希望中国崛起能够增加马来西亚华人在这片土地上生活的话语权,似乎只要中国成为能够与美国抗衡的强权后,国内的政治氛围也会改变,华人的困境也会迎刃而解,只是这种对中国充满期待的想像在目前看来不仅没有解除困境的味道,反而更将华人的处境搞得更复杂与尴尬。

就在网络资讯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而言,只要一个翻译按钮就能够打破语言边界,拥抱中国的言论任何人都能够看到,在其他族群眼中无疑就是不爱国,甚至是卖国的表现。华人不爱国、华人滚回中国这种让我们觉得被歧视和排挤的言论就因此而生,我们听了不舒服,所以彼此间不断互相叫嚣,两边阵营的保守派系更保守,困境不仅无解,反而更恶化。

再说,马来西亚华人的生活文化早已与这片土地相结合,多年来发展出属于马来西亚特有的华人文化。只是在中国崛起后大家似乎看到了某种正统,因此转而拥抱正统而忽略了本身的特殊性,导致很多马来西亚特有的华人生活方式不断地被蚕食,而越是如此,大家就越是焦虑,反而更加往中国方面拥抱和妥协,导致马来西亚华人的问题更复杂。

反思自身独特性

第二种方式是反思华人自身的独特性,从马来西亚本土的特殊性中寻求一条属于马来西亚华人的路线,这必须要寻找与创造一个在地的独特性,一个融合马来西亚不同族群文化的马来西亚华人群体,打破彼此的界限,经营一个属于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我们的子子孙孙,将要世世代代在这可爱的土地上同工作、同游戏,在遥远的将来更可因文化的交流,习尚的相染把界限完全泯灭而成为一家人。我们当前的责任就是要为我们的子子孙孙打好友爱与合作的基础,培养起共存共荣的观念。”

这是林连玉所留下的文字,如何将彼此的界限完全泯灭成为一家人,是我们马来西亚华人社会当务之急必须要思考的部分,中国的强大肯定会对整个区域,甚至会对全球的政经社会文化带来巨大的变化,而中国的强大不一定能够成为马来西亚华社打破困境的筹码,反而会导致自己的特殊性消失,沦为非中国人,却又没有本土性的存在,反而会陷入更深的困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