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想一个情况。

Advertisement

急症室内,一个身体不算太硬朗的人突然感染新病毒倒下,徘徊在生死边缘。作为主治医生,你已经加重紧急救护剂量,也尝试电击,总算见到脉搏有些起色。

但令人困扰的是,急症室能救援的资源已不多。接下来你会用尽全力,不管资源库存,继续加强救护措施,直到病人脉搏恢复正常,或是选择暂时退场观望,让子弹飞多一阵,由上天决定病人的存活命运?

这是国家银行面对的难题。

自从3月实施行动管制令以来,除了少数电子商务外,国内几乎每个行业都遭受重创,算是继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后,再度遭到全面性的经济冲击力量。

Advertisement

不同的是,当年的金融风暴源自于美国房屋次级贷款危机,是个结构性累积的计时炸弹,爆开后送往急诊室,算是有迹可循,能按照伤口的发炎程度与历史经验来对症治疗。

而这一波的经济危机,算是毫无预警的生化武器。这个武器打破了“市场有一双看不见手”的游戏规则,再也不是单一国家崩坏而牵累贸易伙伴的恶性骨牌效应,而是全球经济共同面对金融体系外的新敌人,犹如每家医院急诊室都爆灯的惨烈画面。

而最先能走出急诊室的人,先决条件就是医院的资源是否充足。

国行降息自救

Advertisement

对国行来说,首相在行管令期间宣布3次大型的经济配套,预计国家财政赤字可能会超过6%,甚至可能会超越2009年的史上新高记录6.9%,若要再从国库拨款拯救,犹如要向其他医院借血库来泵血,而且依照大马经济体质,受惠人士的反馈未必会反映在经济数字上。

这绝对是下下策。

若要病体快速止血并复苏,目前最好的方式还是透过自体免疫力对抗,即降息。

从年初至今,国行几乎在每两个月一次的议息会议上决定减息,至今4次会议已减息1.25%,从年初3%至目前1.75%,并创下了史上最低利率记录。

不过,以目前大马经济情况仍蹒跚无力的状况,加上全球疫情还未完全平复,大马也藏著二度疫情爆发的风险,我预计国行在下个月还是会降息,今年隔夜政策利率甚至会下探1%至1.25%。

一般来说,连续降息若在3次以下,就属于是为了振兴市场信心的“预防降息”,但国行已经连续4次降息,甚至可能还会出现“连5”或“连6”的情况,这不仅代表短期内经济复苏的景象难见,反而意味著大马正面对前所未有的经济风暴。

金融业迎营运危机

这场风暴甚至与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不同。当时股市崩盘,大马紧急以货币政策中的基础货币与汇率来应对,对外贸易仍有一线生机。但目前全球经济共同缩紧,对外贸易出口急冻,货币政策如今也没太多弹性,而在低利率的环境下,金融业甚至可能会迎来另一波更具挑战的营运危机。

这也是为何经济看似没有好转,股市交投量却异常高的原因。许多人认为钱放在银行储蓄已没有价值,尤其随著国行不断调低利率后,放在银行的钱几乎与放在床底收著没两样。与其静待,不如主动出击,将钱投入至少有手套医疗股撑场的马股,运气好的话一个月就能赚到几年的银行利率。

若都是自己储蓄的钱,买入的股票也是有厚实业绩撑住的,那倒还好;就算本益比偏高,长久以来还算是有些赚头。

最怕有些人为了追求这些快钱,向各种金融单位借贷,相信能趁住这个时势大捞一笔后,再赶紧偿还本金。

相信我,会透过借贷来买股的人,与向大耳窿借钱赌博没两样。两者绝对都没有“见好就收”的特质。一旦尝到甜头,势必会持续往下投注,就算超越了原先的预期水平也不会收手,甚至还会进行无现金在手却仍下场的“炒孖展”对敲杆杠。

别用应急钱投资

目前马股这一波仙股交投潮非常不寻常,根据这几个月数据,显示外资拚命撤退,而国内资金却不断接手,对比国内经济环境仍疲弱的情况,可想而知,未来几个月会有更多人陷入周转不良或破产的局面。

国行持续降息的目的,若最终能把钱导入各行业的运作机制,加上政府的辅助政策,或许明年下半年就能有起色;倘若降息的钱大部分都流入股市炒作,而交投炽热的都是毫无出色业绩表现的低价股,为了预防投机风险过高,那政府也不排除会祭出一些应对措施。

无论如何,永远切记投资的首要原则——别用随时急需的钱来投资,也别借贷投资。否则随时一个政策或突发事件,你就可能成了永远躺在急诊室里的病人。

评论: 郭朝河(超斜杠青年,乐观豁达,臣服天命,悠游穿梭在时评、影评、乐评、旅游等的世界,用卑微的心经历人生。著有《在生活,藏一座雪山》。)

Advertisement